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商门小毒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靠山

第六章 靠山

临风色 2021-09-15
程昭笑着摇摇头:“老嬷嬷身体有点儿老毛病,每次生病了了都是用同一个方子,久而久之,我也就记住了了。”“因为你亲手出买药?”“在乡下可也没丫环侍候,煎药这种事我常做,养成了。”宋煜特别注意到,她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并不为在乡下的那段日子而倍感极度自卑,反倒会在“所以你亲自出来买药?”。...

商门小毒妃

推荐指数:10分

《商门小毒妃》在线阅读

程昭笑着摇头:“嬷嬷身体有点老毛病,每次生病了都是用同一个方子,久而久之,我也就记住了。”

“所以你亲自出来买药?”

“在乡下可没有丫环伺候,抓药这种事我常做,习惯了。”

宋煜注意到,她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并不为在乡下的那段日子而感到自卑,反而会在提起时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和欢喜,这位三小姐倒是性子很好。

程昭付了钱,把药包提在手里,接下来便是吃吃逛逛,她全然没有大家闺秀的羞涩和拘谨,怂恿着宋煜尝了臭豆腐,臭得他面色青白,自己则在一边哈哈哈地大笑。

这一逛,便逛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许府内新添了些灯笼,又买了不少盆栽装点,连丫环们的衣裳都换了新做的,一个个瞧着很是齐整干净,许府焕然一新。

看这阵仗,许志高是要好好招待他未来女婿了。

午饭准备得比程昭的接风宴还要隆重百倍,满桌的大鱼大肉,程昭只看了一眼都腻得心发慌。

注意到宋煜的神情也是如此,她有些愉悦。

因为有外男在,所以只有几位兄弟上了桌,其他几位姐妹今天都没上桌,被安排在各自院儿里吃午饭,程昭和宋煜早早定过娃娃亲的,同桌吃饭也不算失礼。

曹秋柏道:“来,两位少爷快请坐。”

许志高见程昭愣愣地站着,气不打一处来,又想到她是联系许家和宋家的纽带,把这口气压下去,装出一副温和的父亲模样:“来,阿昭,快坐下来。”

程昭依言坐下。

许承崇笑容满面道:“宋少爷,不知你家中行几?”

宋煜答道:“我家中行三。”

许承崇立刻拱手道:“原来是宋三哥,以后就这样唤你,以示亲近。”

倒是很会巴结人,刚见面就喊哥了,程昭心里冷笑,跟宋家的这门亲事是块肥肉,肯定有人觊觎,且走且看吧。

一顿饭吃饭,曹秋柏和许志高亲自送他出门。

等到人走远了才回身,许志高笑容不断:“瞧瞧,我们家跟京城的达官贵人有了交集,这可是莫大的机会啊,说不定我们能借此一跃成为皇商!”

程昭懒得听他在这儿痴人说梦,福了福就要回听竹院。

曹秋柏亲切地握住她的手,道:“阿昭,等下我再捡几个好的丫环给你送过去,下午我会叫裁缝去你院儿里给你量体裁衣,对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提,我算是你的母亲,事事都要为你考虑周到的。”

丫环?绝不能像之前一样任由她塞人进来了,程昭很有主意:“夫人这样设身处地地为我想,阿昭真是感激,不如,把新来的都叫到面前,我自己挑。”

“你年岁小,哪里会挑人,还是我帮你挑吧。”

程昭定定站着,不动也不反驳,只含笑看着曹秋柏,眼里透着坚定。

许志高正高兴着,见她们关系僵滞,教训曹秋柏:“她要什么就顺着她,不就是几个丫环嘛,有什么重要!”

得了一门姻缘,程昭正在风头上,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与她为敌,曹秋柏叹气:“随我来吧。”

流珠院最为宽敞气派,院中两棵硕大银杏足有百年历史,一雌一雄,正值三月,银杏树萌动展叶,小扇子似的嫩绿叶片挂满枝头,别有意趣。

程昭听钟嬷嬷提过,母亲生前最爱的就是这两棵银杏树了,她禁不住多看了几眼,神情向往。

正在这时候,衣香领着十几个小丫头进来,在曹秋柏身侧站定,恭敬道:“夫人,这便是新来的一批人了,大都是八九岁的。”

程昭粗粗扫了一眼,个个面黄肌瘦的,低垂着头,怯怯的,她实在挑不出一个像样的人,索性问道:“是不是有个叫小杏的?”

最边上那个丫头抬起头来,怔怔的:“小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怎么知道的?回府当日,许雨锦嘲讽她跟小杏穿的衣裳一样,这句话她可印象深刻呢。

“夫人,就她吧。”程昭定了主意,小杏根基浅,可以慢慢培养。

“好。”端坐一边的曹秋柏喝了口水,神情有些淡淡,“你那边院子虽小,但一个人伺候你还是不够,再挑两个做些杂活之类吧。”

做杂活的,不必进她的屋子,程昭随手点了两个,领着三人回了听竹院。

小杏模样普通,脸木木的,看上去格外老实,程昭道:“以后,你就叫惊蛰。”

“惊蛰?”小杏眼睛动了动,有些茫然。

“春雷初始,万物萌动,是个好兆头。

钟嬷嬷睡着,程昭吩咐小月守着她,自己则窝在房间里做药。

正房三间屋子,一间厅堂待客,一间卧房休息,另一间书房被她改成了药方用来做药。

忙了一个下午,她做出了解药,装在瓷白的干净瓶子里,又用了蜡液封存,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药性,防止发散。

这时候嬷嬷也醒了,已经能下床,被小月扶着过来。

“甜甜,那宋公子怎么样?”

“他挺好的。”程昭回答。

初初看来,这位宋煜倒还算是人品尚可,不嫌弃她在乡下住了多年,也不曾嫌弃她的衣着打扮,对她始终耐心而有礼。

“那就好,那就好。”钟嬷嬷稍稍放心,“我也听说了,宋家现在是官宦人家,你若是能嫁过去,嬷嬷这辈子也算是能放心了。”

“只是,我怎么会和宋家有娃娃亲呢?因为母亲跟宋家人是旧相识吗?”

“宋家当时不过是一个破落秀才,家里只有两亩薄田,上有两老下有两小,跟我们结亲算是高攀,也是你母亲心肠好,答应给小儿子和你定下娃娃亲,又给了他们不少钱,不然,宋家哪能活到现在。”

“等等。”程昭似乎抓到了什么重点,“跟我定娃娃亲的是小儿子,那应该是行几?”

“行二啊,他只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可不就是行二吗?”钟嬷嬷暗笑她傻,“怎么这么大的姑娘了,连这事都闹不清楚?”

“宋煜是行三。”程昭落下一句话,声线有些飘乎。

宋阑是行二,那么宋家还有个大哥,所以跟她定亲的,究竟是谁?

钟嬷嬷今天上午隔着窗子看过了:“不会错啊,跟你定亲的是宋煜,今年十六,年岁还有名字都是对得上的啊。”

“那就是宋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大约跟我们家的情况一样,有什么外室吧。”程昭不去琢磨这些事情,反正她只打算借着娃娃亲让自己日子过得舒坦点儿,至于嫁给宋煜,她没想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回府 第二章 接风宴 第三章 父亲的厌恶 第四章 真相 第五章 婚约作数 第六章 靠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