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家传碎片

第四章 家传碎片

咳咳keke 2022-11-12 19:11:05
魏其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并让自家小孙儿坐了下来。“说吧,又惹了你老子什么事?躲到我这儿来了。”“爷爷,是我爹坑我了,他骗我和一只秃毛鸡签了契约”,魏灼满脸黑线把这几个月的事...

魏其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并让自家小孙儿坐了下来。

“说吧,又惹了你老子什么事?躲到我这儿来了。”

“爷爷,是我爹坑我了,他骗我和一只秃毛鸡签了契约”,魏灼满脸黑线把这几个月的事一一道来,还满怀希望地让魏其重瞧瞧陈水心有没成为那只呼风唤雨的金乌大能的品质。

魏灼把怀里的陈水心捧了出来,放在了棋盘之上。

陈水心从魏灼温暖的怀里出来,有些不适应,循着本能抖了抖毛。

魏其重听着孙子的话呵呵一笑,只见他右手一挥,一道赤色光芒射向陈水心。

陈水心只觉心神一阵恍惚,像是回到母亲的怀抱,最为舒适、放松的时候。

当那赤色光芒扫遍陈水心身体,逼近陈水心的神识时,陈水心神识里的那颗小珠子突然融入陈水心的神识之中,好似变成了陈水心神识的一部分,极小的波动仍然被魏其重捕捉到,但任魏其重反复查看,却仍旧找不出所以然来。

魏其重在心里嗤笑一番,这小鸡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连小孙子都打不过,难不成还能作恶不成,刚刚应是自己晃神了。

魏其重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已然昏昏入睡的陈水心,笑着对自己的孙子说:“是只有趣的小鸡,体内确实有些微凤凰血脉。这东极大陆万年来都未见凤凰踪影咯,想来应是这小鸡的祖辈是神兽大能,可惜经历了数十代变得血液稀薄,只是返祖了一些微血脉,比锦鸡强上许多,不过却也不堪大用。”

“你说的她能像凤凰一般,八方来贺,还是别想了,”魏其重看着孙子一点点变绿的脸,转口道,“不过倒是如你父亲所言,她之火灵纯粹,这时候能帮你良多,与你倒是相辅相成。若是以后能有机缘得到鸾鸟、大鹏等精血与之炼化,想来能使其血脉之力更上一层楼。”

魏灼听了自己爷爷的一番话有些情绪低落,但当他看到陈水心黑溜溜的大眼依恋地望着自己,却一阵心暖,他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小鸡是自己的第一只灵宠,现在就已然帮助了他很多,他也会帮她找寻精血,助她获得血脉之力,就算是随着他长大,修为加深,而她不堪大用,他也要不离不弃。

陈水心刚清醒过来,却见魏灼满怀怜爱之意的目光望来,身上不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但她转头看到魏其重的淡漠目光,不由一颤。

她扑腾着翅膀回到了魏灼的怀里,找了个好位置,缩着不动了。

回到秀山峰之后,魏灼拿着几片玉简摆在陈水心面前,“心心,你从中挑选一种功法修炼吧,这可是我从爷爷那儿为你讨要来的,我爷爷出手的,可是比我爹好多了。”

陈水心一一看过去,什么《鸾鸟惊舞诀》、《大鹏展翅诀》、《通用飞鸟经》···

她凭着自己的直觉选了看似最普通的《通用飞鸟经》,因为不能明确自己的品种,只能当作变异锦鸡而言,这部法诀通俗易懂,也有较好的容纳性,以后有了更好更适合她的选择时,有变通的可能。

陈水心选中法诀之后,便开始修炼。这一修炼,她才发现似乎她的体内,还有许多没有消化完全的火性灵草的药力,一经炼化,她的气息开始节节高升,不一会儿她又晋了一级,到了练气期五层,她已经快赶上魏灼了。

接连的顺利,或者说是水到渠成,终于让她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魏灼因为是单火灵根,所以天赋高、修炼速度快。

这就说明她的天赋也高,可是灵兽的天赋来源于自身的血脉之力,同理她的血脉应该也是很好的,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大胆假设,她的身世并不简单,有什么特殊原因导致了这种奇怪的现象发生,并且至少是魏灼爷爷那种修为的人也看不破。

当然这一切都让陈水心悄摸摸地掩盖了下来,‘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想她以后紧跟着魏灼的步子就够了。

三年后。

这三年时间,足以让魏灼和陈水心磨合成拆家的最佳拍档。就当一人一鸡还要更加大胆之时,魏崇光把魏灼抓进了自己的炼器房。

在秀山峰魏崇光的专属炼器房里。

“灼儿,你的修为也已到达了练气十层,是时候学习炼器了。”魏崇光心中有些感慨,他和王落英所生的三个孩子中,幼子最有天赋,也最有资格继承魏家祖传的炼器之法,去找寻散落在东极大陆上的擎天鼎碎片。

“你可知东极大陆上炼器之术哪家最负盛名?”魏崇光一脸高深的问道。

魏灼想都没想,立刻答道:“自然是元氏一族。”说完了还不忘得意的看着自己的亲爹,好像在说,他可是遍读群书的人,是个好孩子,聪明的娃。

“世人皆道,在东极大陆上元氏一族在炼器上称第二,无人敢领第一,兵器榜上前十件,有五件出自元氏,一本《元氏九转法》更是让东极大陆各路人马想要夺之而后快,元氏一族一开门招徒,引得无数人争相拜入其中。可是世人却忘记了东极大陆灵器榜上的第一名准仙器擎天鼎出自魏氏魏凌”,魏崇光看着幼子略带得意的小样子,有些痛心的摸了摸孩子的头,心中不断感慨魏氏一族的没落,世人根本不知元氏之前的魏氏,而魏氏自身也被元氏逼着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谈何恢复祖上的荣光。

“爹说的是擎天鼎?”魏灼两眼泛着光,他早就能够把灵器榜上的前百名神兵从头到尾倒背如流,更是对灵器有大兴趣,如果能让他把灵器榜上前十的兵器任意一件看上一眼,他都会觉得满足至极,这会儿他爹说擎天鼎是出自他们魏氏,他简直要高兴上天了。

魏崇光看着幼子的反应,他随即想到当初知道这个消息的自己也是如此反应,他欣慰地点点头。

“爹,爹爹,你快把擎天鼎拿出来给我看看,快呀。”

魏崇光嘴角抽搐,心中暗道,我也想看看啊,可是擎天鼎早就随着万年前的人妖魔大战四分五裂了,他手上倒是有两块祖传下来的不知真假的擎天鼎碎片。

当然魏崇光嘴上还是问道:“你可知万年前的人妖魔大战?”

魏灼点点头,他在《东极大陆史话》这本书上看过,书上是这样描写的,‘天裂,适时,魔族趁虚入东极界,人族反抗,妖族倒戈,后一人擎天鼎而出,率众驱逐魔族,镇压妖族,集万众之力补天,而后飞升上界’。

“手持擎天鼎,力挽狂澜之人便是我们魏氏先祖凌,先祖魏凌在前人之坐化地偶然得到上界仙器半成品,先祖从上界仙器半成品中勘破练仙器之机缘,花费几百年时间炼制擎天鼎,擎天鼎甫一出世,便遭到九重天劫。”

“渡过九重天劫的擎天鼎在先祖手上只能发挥出七八成威力,若要是先祖发挥出全力威能,便会遭到天劫,先祖这才恍然大悟,他竟在灵界练得仙器,为天道不容,于是他将擎天鼎封印,使其成为了准仙器。”

“而后,恰逢魔族入侵,世道已乱,先祖便携擎天鼎而出,击败妖魔,平定四方,但在最后一战中,先祖惨胜,命不久矣,擎天鼎也在最后一战中碎裂,四分五裂散落在这东极大陆上。”

“而万年前的这场大战,更是让魏氏一族险些被夷族,留下不过零丁几位族人,先祖魏凌坐化后,他的玄孙女千虹更是叛出魏家,带着魏氏家传炼器之术嫁给了元亨,从此魏氏一族没落了下来,这才有了现在世人盛赞的元氏。”

“《元氏九转法》便是脱胎于《魏氏炼器术》。”

“而我们魏氏一族还保留有擎天鼎的两块碎片,这几千年间不断寻找,却遍寻不见第三块。”

“不过倒是听闻元氏一族手上有几块碎片,但元氏势大,而我们魏氏却早已东奔西走、支离破碎,只能退让。”

“今日,我便把这碎片和《魏氏炼器术》都传与你。”

魏灼有些懵懂,他还小,有些听不懂他爹说的话,怎么《元氏九转法》成了他魏家的祖传之法?擎天鼎竟然只剩下了碎片?说好的飞升上界,竟然不久就坐化了?

魏崇光也不管魏灼有没接受这些信息,接着便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祖传的擎天鼎碎片和一枚暗淡无光的玉简,递给魏灼。

魏灼双手捧着传说中的擎天鼎碎片和玉简动也不敢动。

“灼儿,以后能否复兴魏氏一族,就靠你了。”是集齐擎天鼎碎片,重现擎天鼎;或是像先祖一般,勘破仙器碎片,悟出炼制之法。

“你好好将这些想清楚明白,五天后来此,爹爹教你选材打胚。”

魏灼看着手上这两块锈迹斑斑好像一碰就碎的‘废铜烂铁’,一点儿也不会让人与灵器榜上第一名的准仙器擎天鼎联系在一起。

魏崇光看着魏灼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他十二岁时跟着父亲魏其重学习炼器,十七岁时从父亲的手上接过擎天鼎碎片,几百年过去他看着碎片仍旧毫无头绪,更是没有一点其他碎片踪迹的任何消息。

而将碎片传给魏家聪慧、有天赋的小辈,也是魏氏一族保护碎片的另类方式。

先祖魏凌之玄孙女魏千虹叛出魏氏嫁给元亨,之后的几千年间,元氏更是秘密对人才凋零的魏氏赶尽杀绝。

任谁都知道,越是修为高深之人,身上的东西也越是贵重,将这其貌不扬的碎片放在一个修为高深的人身上,很容易让人猜到这碎片是很有价值的东西,便是连此等修为的人都难以勘破的物件。说它不是好物,谁也不相信。

若是将这个放在修为低下的人身上,则往往不会引人注意。

这也是魏氏在一次次逃亡之中偶然发现的,那几百年间,追杀他们的人修为高深,自然看不上修为低等的族人的储物袋,能够让碎片一直保留在魏氏一族手中。

魏灼失魂落魄的走进自己的院子里,一点也没关心(嫌弃)正在院子里的大树上吱吱喳喳唱歌的陈水心。

‘啪’地一声,魏灼便把房门给关上了。

陈水心转动了下两只眼珠,心下暗道,这熊孩子不是去他爹那里学习炼器吗?怎么会失魂落魄的就回来了呢?不会是这小子傻的被他爹丢出炼器房了吧?

陈水心扑腾自己的小肉翅,悄咪咪地从窗户缝进到屋里,便看见魏灼下巴抵着桌子,对着桌子上的···破烂铁块发呆。

这画面叫陈水心看的十分诡异。

陈水心蓄力吐出一口火,直扑魏灼眼前而去,连带着烧到了破烂铁块。

魏灼头一颤,顾不上去抓陈水心,先护住了破烂铁块。

火慢慢消散。

魏灼将铁块慢慢的举起来,上下左右看个遍,它还是原样,一点变化也没有。

陈水心歪着脑袋,瞪着眼睛看着这破烂铁块,一时有些诧异,好歹她现在的火力越来越充足旺盛了,怎么这铁块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镯子,这破铁块你抱得那么紧,做什么啊?”陈水心的话在魏灼的心中响起。

魏灼正想骂一顿陈水心,转口却道:“心心,你过来,来烧烧碎···这个。”

陈水心看到反常的魏灼也没多想,就照着魏灼说的,蓄力吐出自己体内的真火,映照的屋里一片火光。

只见铁块在火里上下沉浮,却连一丝变红软化的动静也没有,还是锈迹斑斑。

陈水心加大力度,直到吐尽体内的真火,也没能让铁块变红融化。

魏灼想了想,从储物袋里拿出爷爷亲手为他炼制的六品焱剑,气势如虹地向铁块劈去。

铁块岿然不动,反而焱剑剑身出现了豁口。

魏灼看着碎片,心里想着,这果然是灵器榜上排名第一的准仙器擎天鼎的碎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变异秃毛鸡 第二章 契约 第三章 典藏阁 第四章 家传碎片 第五章 坊市 第六章 李明非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