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他是不是在撩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惹到他了

第3章 惹到他了

伪装清纯 2022-11-17 17:37:18
工作台那边,紧绷绷站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男人,眼睛刀着肖行雨。章陌烟记得我,上次拍卖会公司总经理去给肖行雨交流时,第一个找的是他,这人所以是这件莲花洗现在的的收藏人。会场里平地卷来一团寒风。拍卖会公司总经理大事好地从台上奔到肖行雨跟前,声章陌烟记得,刚才拍卖公司总经理去给肖行雨沟通时,第一个找的就是他,这人应该就是这件莲花洗现在的收藏人。。...

工作台那边,紧绷绷站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男人,眼睛刀着肖行雨。

章陌烟记得,刚才拍卖公司总经理去给肖行雨沟通时,第一个找的就是他,这人应该就是这件莲花洗现在的收藏人。

会场里平地卷来一团寒风。

拍卖公司总经理大事不好地从台上奔到肖行雨跟前,声音都发颤了:“肖老师,您这就要走吗?这、这样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哪!”

“哦,我还有点儿事。”肖行雨轻描淡写地说。

“有什么事!”收藏人脸色铁青:“你看了就走,你知道会对这件藏品带来什么恶劣影响吗?”

肖行雨转过头,隔着十几排座位看向收藏人。

收藏人怒指肖行雨:“我完全可以指控你蓄意影响拍卖过程,你必须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我不管你是哪里的专家顾问,今天绝不能坐视你这种损伤名瓷清誉的行为,你不能说走就走!”

说着他冲着大门一阵乱指:“安保呢?安保在哪里?!把门守好,绝对不能让这个存心搅局的人跑出去!”

安保不知所措。

肖行雨盯着收藏人看了会儿,短促地一笑:“这位先生,两亿多的物件你们不会是打算强买强卖吧?买古董讲究的是眼缘,跟名不名瓷的没什么关系,我刚才看过了,没相中,所以下面的流程就不参与了。不可以?”

“你……”收藏人暴跳如雷立刻就要冲出来,边上一位专家模样的中年女士站起来,好不容易安抚他坐下。

工作台上很多人都坐不住了,议论纷纷,对肖行雨指指点点。

那女专家转身走出位列,走到肖行雨跟前,和颜悦色道:“行雨啊好久不见,见到你很高兴!我说句实在话吧,你这样离开所有人心里都不踏实,你刚才到底哪里没相中能不能具体说一说?”

看起来这位好言好语的女专家与肖行雨从前相识。

肖行雨还是给了面子,略微停顿,像在脑子里斟酌了个理由,最后说:“就是,感觉吧!”

女专家满怀殷切的神色打住。

这诚意的敷衍,任谁听了都觉得这话里有话,只是碍于场面不方便说而已。

场面一时揣测纷纷,先前那个报价2.5亿的富豪紧张得直接开嚷:“喂喂,我刚才报的价格先不能算啊先不算啊,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女专家为难地站了会儿,语重心长说:“行雨,以你的身份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解读,你今天要是看出了什么,不妨直说,这里不少专业人士都在场,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探讨。古董这一行真就是真,假就是假,真理是越辩越明的!”

女专家说得入情入理,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在旁一个劲点头:“是啊是啊!肖老师您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不少专家内行也跟着这么附和要求。

“他是肖国涛的孙子?”

嗡嗡一片中,一个不知哪儿来的专家语调不善地发出声音。

肖行雨听见,高高偏过头,视线落在那人身上:“有事?”

那专家阴阳怪气一笑:“你们家祖祖辈辈的使命不是复烧北宋官窑的天青釉瓷吗?怎么到你转行做起古董鉴定来了?”

专家一发话,旁边马上就有土鳖买家不懂装懂道:“原来是烧仿古瓷的,半道出家做鉴定行吗?”

“听说肖家搞天青釉瓷搞几百年了,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呢!也不嫌一代代的浪费时间!”

“不止肖家,杭州还有个耿家也是,一根筋研究天青釉瓷,就是弄不出来。”

“听说这两家较劲几百年了,从宋代开始就比赛谁先烧出天青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有这话,这两家都是傻子!有这精力干什么不好?”

肖行雨眉尖微微抽动,脸色逐渐不是太好。

这时出来个老专家,状若体谅地对肖行雨说:“我们理解你们肖家对天青釉瓷的偏爱,你今天唱这一出,无非就是想保住天青釉瓷的成交纪录,怕秘色瓷超了天青釉瓷在高古瓷里的地位。”

“是这么阴险的目的?!”收藏人听言简直要跳起来,“古董的价值由市场决定,你们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干预?!你们肖家也是业界高古名门,能烧出媲美宋人的青瓷谁人不称一句敬仰。但真没想到,家风竟是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说,今天是不是肖国涛让你来的?!”

肖行雨眼睛皱起,针芒似地盯着收藏人,语含警告道:“说话尊重点,会吗?!”

接着,他不屑地撇了眼那个自以为是的老专家,声音慵懒而洪亮道:“北宋官窑天青釉瓷,是举世公认的人类青瓷制造工艺巅峰,还用得着我来给它正名?”

全场一片安静无人反驳。

章陌烟臂上突然一痛,是金学洋抓住了她。

她无语。

犹记得金学洋上回这样,还是大学时候他们一起去看校草一哥打篮球赛。那天一哥各种飒帅投篮灌篮三分球,她的手臂就这样被金学洋掐得左一块右一块青斑。

当年的金学洋还没见过几个俊男美女,比较容易这样。后来毕业他搞了娱乐新闻,逐渐见多识广,审美也到了珠穆朗玛峰的高度,人也变得心如止水,已经很久没人让他这么真情流露了。

“嚣张,太嚣张了!”好些来宾都瞪目摇头,“怎么天青釉瓷像是他家的一样!”

“这小年轻是哪里的专家,我怎么没听说过?”

“肖家?我只听说过肖国涛,其余人,呵,和陶瓷商有什么区别?”

……

女专家这时也十分尴尬,退一步打圆场:“行雨啊,这样吧,现在说白了大家无非是担心你对这件莲花洗有疑,所以你别的不用说,只要说一说它是不是秘色瓷就行了。”

这会儿肖行雨已经略略平复了眉宇。

他目光不咸不淡地扫过刚才言论肖家的几个人,一哂:“难道我表示得还不够明显?说出来不是——”

他眼尾阴凉一挑:“八擒孟获多此一举吗?”

就九个字。

完全诠释了什么叫白切黑!

这暗藏玄机的话一落,就像在现场投下了一颗原子弹,华丽的大厅内炸开了连锁反应,乱哄哄的议论简直要把屋顶给掀了。

肖行雨之前说话虽然都有点拽,但没带半点不敬,现在这话说出来,锋芒可说是已经相当露骨了。

从神色和口气能看出来,他是突然下的决心。

“我靠我靠我靠……”金学洋狂摇章陌烟的右臂,就差跪下唱《征服》。

章陌烟把膀子从他的魔掌里抽出来,用口型对他说了句:“够、了。”

那收藏人终于炸了,甩开位子扑到肖行雨面前,手指就快戳上他的脸:“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件莲花洗它有国际全套权威鉴定报告,你什么毛脚专家,别想在这里抹黑它是不古的东西!”

嘉宾席和工作台上不少人担心出事也跟了过来,七嘴八舌,群情激昂,总体和收藏人是一条战线。

全场看客们都不在原地坐了,潮水一样涌过来,把肖行雨周边团团围住。

会场内喧哗逐渐平息,乌压压的人群上空,像有一柄无形的巨刀朝肖行雨压下。

“我有说它是不古的东西吗?”肖行雨极其缓缓地偏了下头,侧首的动作拉出一段性感至极的颈脖线。

这个动作由于过度缓慢、过于困惑,显得极其欠揍,无异于一记充满挑衅的回杀,在空阔的会场制造出一种针锋相对的压迫感。

章陌烟感到腕上又一揪,她蹙眉,知道金学洋肯定被这个邪魅的歪头杀杀到了。

真的是,他这一抓,弄得她心脏也漏跳一拍!

肖行雨单手插兜,松形鹤立,凌厉强悍的气质和对过或儒雅或酸腐的同行截然不同。

说实话,章陌烟也没见过这样气质的专家。

的确,很不一样。

肖行雨说不是不古,收藏人那边阵营全体愣住,面面相觑,脸上表情摸不着北。

最后还是那位女专家开了口:“行雨,那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肖行雨转头看了眼台上的防弹玻璃柜,说:“物件是唐中期的没错,但是,不是秘色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他来了 第2章 帅哥、专家、大款 第3章 惹到他了 第4章 肖老师杀疯了 第5章 再遇章陌烟 第6章 我勒个去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