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重生成恶毒皇后靠养崽HE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4章 许他国夫之位

第004章 许他国夫之位

喵呜打呼噜 2022-11-21 11:38:19
八年前,周王宫。“凤君……孤断你双足,剜你双目,已属无可奈何之举!孤的心比你要痛上百倍、千倍不只……”金色堂皇的宫殿里,满身伤痕的男子坐地撤退。面前蹲着的红衣女子,手握一柄烧红的烙铁,绮靡的笑声渗得男子的面色面目狰狞,他额头上的青筋直跳,齿关锁紧时“凤君……孤断你双足,剜你双目,实属无奈之举!孤的心比你要痛上百倍、千倍不止……”。...

八年前,周王宫。

“凤君……孤断你双足,剜你双目,实属无奈之举!孤的心比你要痛上百倍、千倍不止……”

金色堂皇的宫殿里,满身伤痕的男子坐地后撤。

面前蹲着的红衣女子,手握一柄烧红的烙铁,靡丽的笑声渗得男子的面色狰狞,他额头上的青筋直跳,齿关锁紧时,视线满生哀怒。

女子的眸子幽幽转动,上前狠厉的摁住对方的双足,眉梢吊着矍铄的蛮劲。

“啊——”

烙铁烧红的花纹,直接印在男人的腰间。

耳畔却只有男子的低声闷哼。

殿内满是湿漉漉的血迹,男子的双足被女子缠上白纱,依旧止不住的淌血。

“你这人太过顽固,何苦执拗要逃离孤呢?是孤待你不好吗?”

这周国的“凤君”之位都予了你。

那是旁人企及不来的荣华。

她的唇角勾着苍凉,回想两年前在战场上鬼迷心窍的救了男人,明明知晓对方铮铮傲骨,桀骜难驯,更是敌国与她对战的男子。

但是她偏偏不顾朝臣劝阻,执意许了他国夫之位。

两年里,她扪心自问,待他甚好。

在太医们都说束手无策时,她硬是固执,不解衣带的照顾了他七天七夜。

最终他在第八日翕然开眼。

宫里的人都惊诧极了。

只是男人在醒来后脸色冷淡,哑然不语,并不领她的情分。

她对此并不在意,继续照顾他虚弱的病体,十指染上阳春水为他洗手作羹汤,又为了哄他欢颜,亲手在他的殿前挖了十亩地,种上南国生有的红豆树。

只是她投以真心,却得不到他的片刻温柔。

他的眉头总是锁着桀骜乖戾,与她疏离的很。

没想到白日里,竟有宫人前来禀告,那一度被认为是个哑巴的“凤君”,居然和送晚膳的宫女耳语了?

她的面色忽地冷成一片。

但是来至他的寝殿时,和往常般没有两样,依旧挂着温柔的笑靥,只是手指绕上男人的肌肤时,她的眉头忽而狠动……

男人的胳膊被向上提拉时,蕴藏在体内的武功直接被废。

她将玄青色的铁链从他的足底穿过脚背,锋锐的弯钩在宫灯的照拂下,泛着铮铮冷厉,并且用狼烟熏盲了他的一只眼睛。

“凤君,孤要你时,可对你百般纵容,但若你要背叛孤,孤断然要你生不如死。”

言语过后,她的心稍有安宁。

此时她的左手握着红烛,眸光丛生妖冶,指间捏笔,不紧不慢的蘸那朱颜,在他的瘢痕上面细细勾出一枝冷梅。

她的冷眸,带着无限媚丝,端看男人雕琢精致的眉眼。

男人那双阴翳的鹰隼眸被白绫绑缚,眉头紧绷,俊美清朗的脸庞蒙上寒霜,肌肉在不自觉的收缩。

双唇痛苦得在颤栗,但是倔强的不与她言语。

她微微俯身,将手指贴拢他冰凉的肌肤,男人瑟缩的脖颈直挺。

“你想干嘛?”

粗粝的声音尽显惶乱。

她的眼里夹杂怜惜,又派生浓稠的深情,凤尾却勾着餍足的笑意,下颌抵在男人的肩窝,将脸庞贴紧他的脖颈,声音娇媚:“往后,可不许这般了。”

那日过后。

她待他更加的温柔,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月摘予他。

时间平静的过了十月。

她犹记得除夕夜至,宫里忙乱不已。

冬雪覆盖在红栏金漆的琉璃瓦顶。

“啊——”

一阵又一阵的嘶嚎,揪着宫人们紧绷的心弦。

她在狩猎时,从山崖上滚落,受了重伤,满头紧着冷凝而出的汗珠,眉头蹙得痛苦。

男人看着病榻上的她,眉眼里布满不忍。

他缓步上前,行为较往日收敛了许多,自从他沦为废人,便少了那与生俱来的傲骨,在她的面前变得时常瑟缩彷徨,眉里皆显温顺。

她孱弱得呼吸紊乱,双眸看向前方忐忑的男人时,抬手招徕间,眉目莞尔,“凤君,过来。”

冰凉的手指勾过男人的脸庞,动作轻得生怕划破对方的脸颊,“孤要你好好的留在身边,只要你听话……你想要的,孤都愿意为你做,你可是知晓?”

“这……”

男人心里悸动着复杂的情绪。

他的手指忽地被握紧,掌心里淌过一条红绸,眉头瞬间紧蹙,他知晓……这平静的十月里,她时常在夜里顶着红烛,亲手绣制喜服。

也因这般,所以……累得在狩猎时分了神。

宫里的人皆言女帝生来尊贵不凡,幼时便被赞有治世的经纬之才,周国的女子从不屑于女红。

但是女帝为了他,竟亲手绣制他封后的华服。

他的薄唇轻颤,手心感受到一阵紧捏,她的身体不堪重负,内息窜动得没有规律,他的眸光不忍,喉咙滞阻:“陛下,且好是休息。”

“凤君,这一生孤是做了许多错事,可是从不后悔!”

“若有来世,孤还会不遗余力的,将你留在身边,若是孤死了……你定不能安于独活,每逢孤祭,都要思悼孤啊!这黄泉路冷,你且放心,孤会等着你,你断不能背叛了孤。”

“哈哈哈哈——”

她的笑意疯魔魑魅。

男人的心间一颤,声音粗哑沉沉:“你都知晓了!那你……”

“孤欠你的,理应还你。孤不怨你……”

她在这十月里,看着男人难得与她相敬如宾,但知晓他早就筹谋逃离,便故意设计,在她最为虚弱时,让他有投毒的机会。

她将一切看在眼里,也在等他反悔。

但是他没有。

她的手指蓦然收回,四肢已然无力,眼波里流转的却皆是脉脉温细。

男子蹙着眉头,声涩阻碍,“你还有旁的心愿?”

“孤此生妄念和你拜个天地,现在……罢了!”

她的话语平静,唇角的温柔系挂着,但是喉咙里汹涌的黑血猛然窜升,在男人靠近时,直接吐在他俊美的脸庞上。

迷糊的视线,缓缓昏聩……

她忽地想起周国的传说,“只有拜了天地,这黄泉路上才会有红绳相系,若有来生,定不会将前世痴情的夫妻拆散……”

可是——

她没有机会了,这大红的华服终是穿不在他的身上。

他不会同她拜天地礼。

她知晓在他的国家,喜服是要新娘绣制的才算合仪,无奈她手脚粗笨,花了整整十月,方绣制出那“龙凤呈祥”的图案。

若是早知道他如此狠心,她就不依那规矩了,这人都抢了?不体面的事情都做尽了,何必固执的遵循那正儿八经的规矩?

在他匆匆走后,再看不清身影时,她的目光方沉沉闭合。

失望与无奈,也是轻松。

她终于有了理由,放他离开。

没成想男人前脚刚走,耳边便有人斗胆步近,她无力的躺在床上,瞳孔征得蓦然放大,眼睁睁的看着至亲对她心狠投毒。

衰微之时……

她的目光钻进红色罗帐,那是她为大婚而准备的,轻盈的幔帐在风中恣意摇曳,她的唇角勾着笑,苍凉又美好,静静的等待死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重生成敌国的恶毒皇后 第002章 囡囡是朵小白莲? 第003章 望兄不成龙 第004章 许他国夫之位 第005章 太子的心机,提防! 第006章 谢东能有什么坏心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