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掌河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表兄出事

第六章 表兄出事

饭团桃子控 2022-11-21
“姑娘这下可遭了大罪了。使公就是剑南的天,那贼子敢对顾家动手,是何其的亡命之徒?”知路一脸心有余悸,拿起一旁的蒲扇,替段怡轻轻地地摇了摇。夏日里酷热,一碗鸡汤入肚,段怡出了一身的汗。说着段家便到了顾家。顾家世代从军,早先威风八面不显,最少也就做了个从军夏日炎热,一碗鸡汤下肚,段怡出了一身的汗。。...

掌河山

推荐指数:10分

《掌河山》在线阅读

“姑娘这回可遭了大罪了。使公便是剑南的天,那贼人敢对顾家下手,是何等的亡命之徒?”知路一脸后怕,拿起一旁的蒲扇,替段怡轻轻地摇了摇。

夏日炎热,一碗鸡汤下肚,段怡出了一身的汗。

说完段家便到了顾家。

顾家世代从军,先前威风不显,最多也就做了个参军。可不想段怡的外祖父顾从戎,是个绝世之才,靠着一杆长枪雄霸沙场,做了这剑南道节度使。

节度使军政大权皆在握,知路说他便是剑南的天,那可是半点没有夸张之语。

顾家样样都好,偏生人丁单薄。

顾从戎不好女色,有妻无妾,只得一子顾旭昭,一女顾杏。孙儿辈的,更是只有顾明睿这么一根独苗苗。

那么顾杏一个诸侯嫡女,皇后都做得,怎么偏生给了绣花枕头做填房?

段怡心中疑惑,眸光微动,看向了知路,“我想去京都看爹娘……唉……”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也罢。阿爹阿娘鹣鲽情深,想来平安和睦,用不着我操心的!”

那知路听段怡这么说,顿时急眼了,她愤愤地说道,“夫人瞧着老爷那张脸,都能吃下三碗饭去,又有五娘同二郎承欢膝下,那京都,姑娘你不去也罢!”

段怡竖起了耳朵,又道,“我阿爹是生得极好看的……”

“老爷若不是好看,当年夫人便不会在惠安公主新丧之时,抛弃亲族也要义无反顾的嫁进去了。只苦了我们姑娘,顾使公恼了夫人,同她断绝了关系,迁怒了您。”

“这整个府中,也只有明睿小郎君,三五不时的过来探望,偷偷教您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要不然厨上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婆子,怎么也敢对姑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呢?”

段怡听着,心中对着知路竖起了大拇指!

这张快嘴,敌人的十八般刑罚还没有上,她已经能把主家老祖宗的裤子底都给掏出来了。

正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段怡抬头一瞧,只见那外祖父顾从戎领着先前那位吃了一手瓜的祈郎中,一道儿走了进来。

不过片刻功夫,那顾从戎竟是比之前瞧见的时候,老了三分。

“段怡醒了,祈郎中有些关于明睿的事情,想要问你。”

他说着,声音有些沙哑。

段怡轻轻地点了点头,“表兄被贼人长剑刺中,护心镜挡了一挡,是以一气尚存。我替他上了金疮药。”

“路遇江南道崔子更,他身边有位晏先生,说表兄中了毒,给了他一颗保命药丸,然后让我寻保兴堂祈郎中救命。”

顾从戎见她说话不拖泥带水,且条理十分清晰,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祈郎中倒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他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就说祈某乡野村夫,怎么还有贵人指着我的大名来瞧病,耽误我吃瓜了。原来是晏镜那个老家伙使的坏。”

“祈某尽了人事,听了天命,毒已经都逼出来了。之后的问题,我可瞧不了了……”

他说着,有些蛮横地走到了段怡床边,一把扯住了她,哗啦一撕,将段怡一截袖子扯了下来,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真是天可怜见,活着回来两个人。一个跟河山印一样,路过的蚂蚁恨不得都讨好一二;一个跟路边草似的,撒尿的狗都懒得踩上一脚。”

“你这脖子,再深一分,今夜老郎中我便能去段家吃席了!”

祈郎中阴阳怪气地说着,又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气鼓鼓的知路,“你还气呢?就你这么个包扎法,明儿个你家姑娘的胳膊,那便要烂成豆腐乳了。”

知路一听,瞬间着急起来,她嗓门颇大,凑到了郎中身边,旁若无人。

“我家姑娘大家闺秀,从前最多也就是被绣花针儿扎了手……我凑近些看,您弄慢一些,金疮药也给我留点,我学会了,好给我们姑娘换药。”

“一会儿我在您胳膊上先试试,包错了您狠狠骂我,我面皮厚不怕骂。先前我就觉得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知路嘀咕了几声,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一边看,手还一边在空中照着比划。

祈郎中用余光瞟着,哼了一声。

他手脚麻利替段怡包扎好了,伸了个懒腰,站了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向了段怡。

“晏镜那个人,晦气得很,他跟着的那个崔子更,更是晦气。小娘子最好烧艾洒盐,省得沾了晦气!”

不等段怡追问,那祈郎中袖子一甩,背着药箱子,一瘸一拐朝着门口行去,头也不回的便走了。

段怡瞧着,拍了拍知路的胳膊,“你不是要学么?快跟着去罢。”

知路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拔腿追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段怡掀开了薄薄的锦被,下了床榻,走到圆桌跟前,到了两杯茶水,一杯推向了顾从戎的方向,一杯端起一饮而尽。

“祖父喝茶,里头放了川芎,茶叶,还有花椒。我在家中的时候,一年四季都爱喝这个。”

顾从戎没有动。

段怡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噜了下去。

鸡汤有些咸,她口渴得很。

“表兄性命无忧,可祈郎中未尽之言,当是有什么变故?祖父应该有许多话要问我,想问什么,直接问便是,段怡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从戎神色莫名的看了她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

“没有想到,歹竹出好笋。你阿娘那么个胡闹的性子,竟是生出了你这样的女儿。外祖父同你舅父,这些年疏远于你,你可知为何?”

段怡心头一动,顾从戎在考验她。

可为什么要考验她?

“祖父在中央做相公,外祖父在地方做使公。文臣有嘴,武将有枪,成了姻亲,天家夜不能寐。割袍断义尚能苟且,欢喜往来……那是抱着老虎喊救命,自寻死路。”

填房是什么?在妾面前是妻,在原配面前却等同如妾。

顾杏自降身份硬是要嫁入段家,若是两家欢欣鼓舞,那皇帝心中,怕不是要警铃大作了。

顾从戎听得神色复杂,却是话锋一转。

“我想着来日方长,可万万没有想到,有人不想要我们有来日了。”

“这回杀你舅父之人,绝非什么为了钱帛而来的贼匪。”

“明睿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却是失了心智……”

顾从戎说着,声音颤抖了几下,一下子红了眼眶。

段怡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明睿他傻了?

那个拉着她的手,要领她去京都讨说法;大敌当前,还能够冷静地让她活命的顾明睿,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逃亡千里 第三章 奔丧少年 第四章 马上遇刺 第五章 锦城段怡 第六章 表兄出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