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乘风逝星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初至雪阳

第六章 初至雪阳

辰笑雾 2020-10-17
是在地球,确实是有很多种方法迅速伤口愈合,虽然在这里?  他四下上下打量一番,这是一个石头垒成的房间,身下的床和屋子里的桌椅,都是石头材料,屋顶是一种杂木搭起的。  如此的贫困领先,怎么可能会有办法让伤口伤口愈合到这种程度,或许是我昏迷太久了吧,陈羲只“啾啾,叽叽,啾啾”。...

乘风逝星空

推荐指数:10分

《乘风逝星空》在线阅读

  乌飞兔走,光阴似箭,转瞬即逝。

  “啾啾,叽叽,啾啾”

  鸟鸣声像放大了数倍,直刺耳膜,连着脑袋都跟着嗡嗡作响,陈羲缓缓睁开眼睛,又无力的闭上,仿佛太久没有看到光芒,亮光刺眼,过了半响,他才睁眼逐渐适应。

  “大爹,人族小子醒了”

  陈羲循声只见一个兽皮身影匆匆出去,应当是被这户人家救醒了。

  撑起身体,他发现上身的伤口被人用麻布包扎好了,隐约有些麻痒之感,伤口竟然开始愈合了?

  这种伤口,若是在地球,的确是有很多种方法快速愈合,但是在这里?

  他四下打量一番,这是一个石头垒砌的房间,身下的床和屋子里的桌椅,都是石头材料,屋顶是一种杂木搭建的。

  如此的贫穷落后,怎么可能有办法让伤口愈合到这种程度,也许是我昏睡太久了吧,陈羲只能如此想到。

  他轻轻下床走了两步,未有什么不适,倏地,感觉头皮发痒,伸手一挠,五根白发出现在手中,对此,他只能苦笑两下。

  就是这个怪病,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掉落一根头发,最开始的时候,大概三十天左右会有一根黑发转白掉落,之后二十天一根,直到最近,已经恶化到十天掉落一根。

  医生也束手无策,只预测到他生命的终点,就是三年后。

  最为头痛的是他每次受伤,头发掉落的速度就会加快,就像这次受伤,一次掉落了五根头发,他可以轻易推断出,这次受伤的代价是消耗了他五十天的生命。

  抛开这些习以为常的杂念,陈羲走出了屋子,发现外面下着大雪,以他的体魄倒不觉得多冷。

  屋檐下落着几个不知名的灰色鸟雀躲避大雪,毫不怕人,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刚刚就是被它们吵醒的。

  屋外是一个小庭院,说是庭院,其实只是石头垒出的一人高围墙,院里共两间厢房,中间是个主屋。

  此时,漫天雪花飘飞如絮,地面堆银彻玉,叠了厚厚一层积雪,与附近一些石头屋顶的雪花相互掩映,远处数百米的地方就被飞雪遮住了视线,再也看不清楚了。

  此时,院门走进了三个身影,让陈羲愣在当场。

  在这个兽族星球,救他的十有八九不会是人族,纵然他早就有定论,但看到眼前人的模样,他依然吃惊不小。

  正中间那人,四十岁年纪,身形高大,足足有两米,给人一种巍峨之感,人身牛蹄,头有牛角,面部五成似人,穿着兽皮,最奇特的是手掌,仅一个大拇指和一肉掌,没有人类的五指模样。

  另外两人也是相差不大,左边兽族明显有女性特征的胸脯,脸上的线条柔和一些,用人类的审美看,不算太丑,是个中年妇人模样。

  右边那个比陈羲高一个头,看起来有些年轻,应该算兽族中的青年吧

  高大兽族率先走过来,伸出一个拳头放到陈羲前面,露出欣喜之色道:“朋友,你醒了,太好了。”

  陈羲看他那大拳头杵在那里,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类似握手的礼数吗?他试探的握紧拳头,轻轻锤了一下。

  “哈哈哈哈”看到兽族爽朗的大笑,陈羲知道他蒙对了。

  “多谢救命之恩,不知道您怎么称呼?”陈羲乘机道谢,顺带探寻一下对方身份。

  “哦,倒忘记介绍了,鄙人莽威,这是俺婆娘,牛氏,这是小儿,唤名莽力”兽族指着身边两个人,一一介绍。

  牛氏对他点点头,目光颇为和善,倒是那个莽力一双牛眼瞪着他,一脸凶相,哼了一声,径直去了旁边的屋子。

  陈羲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

  莽威正要喝骂,牛氏赶紧打圆场,劝道:“外面还在下雪,别让客人冻着,里面说话。”

  “嗨,你看我,你这伤还没有好,我们里面谈,”被牛氏提醒后,莽威走到前面把陈羲引进屋子,同时带些歉意道:“小儿被我们夫妇惯坏了,十五岁年纪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才十五岁,陈羲以为二十五呢,兽族都是这么老成吗,心中这么想,口中却道:“我也比他大不了几岁,无妨”

  两人进屋,分宾主坐在石凳上,牛氏并未跟进来。

  “不知道您为什么救我,我是个人族,好像这个星球的兽族并不欢迎我们?”陈羲不知道鼠王话语的真假,这次有兽族的原住民,他倒想了解一下真相。

  莽威豪爽道:“不要用您,简单点称呼就好,我是寒牛族,你叫我牛大叔好了。”

  “救你只是顺手而为,当时,你在河边奄奄一息,我们寒牛族不是那种见死不救之辈,再者,十五年前,我也被人类救过一次,那恩人使得一手好棍法,我一直想着报恩,这下也算是机缘巧合。”

  “至于你说的兽族不欢迎你,其实与我们并不搭噶,雪阳谷与世隔绝,鲜有外人进来,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形,老牛还真不知道。”

  “还未请教客人姓名?”

  “我叫陈羲”他回答道,之后却是想到了什么,踌蹴一下,没有立即出口。

  莽威看他有些犹豫,冲他爽朗一笑:“陈小哥,有话但说无妨,”

  “我有些饿了,”陈羲捂着肚子,有些不好意思。

  莽威拍拍额头,有些歉意道:“是我疏忽了,你已躺了两天,不饿才怪,你先房间休息片刻,我让婆娘准备些吃食,”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陈羲暗自庆幸,假如遇到的是凶残的兽族,只怕他现在就是食物吧。

  片刻,那年轻牛族进到偏房,手里拿着大石碗,‘碰’的一下放到桌上,似乎在发泄什么。

  陈羲缓缓收功,方才用源气稍微梳理了一下身体,他感觉再有两三天就会痊愈。

  正常情况来说,刚晋级的境界需要立刻巩固,不然丹田内源气会发生紊乱,轻则掉落境界,重则有性命之忧,就算捡回小命,也终生难以寸进。

  可体内双星同辉的星璇竟格外稳定,他刚晋级就遭遇险情,根本没有时间搭理过,真奇怪。

  陈羲乘机好奇询问道:“是不是牛大叔给我服用了什么灵药?”

  莽力牛眼一瞪,粗声粗气道:“废话,要不是大爹给你吃了‘生肌丸’,你以为能好这么快,那可是我大爹保命用的。”

  “大爹的腐火之毒每个月就要发作一次,那雪灵花每次就开那么一朵,牛他个爷爷,这下怎么办呢?”莽力重重靠在门口,望着外面的雪花,愁眉不展。

  这下,陈羲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家对自己有意见了,原因出在这里。

  他喝着石碗中的竹笋肉糜羹,食无滋味,同样心事重重,莽威不仅救了他,还将保命的丹药给他服用,仅凭被人类救过这个理由应该说不通吧。

  难道莽威有什么企图?陈羲暗自思量,实在是想不到他有什么东西可以值得图谋的,神兵利器,斗战绝技,绝世药剂,他统统都没有。

  多思无益,陈羲将这些杂念抛出脑后,也许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给你,大爹说你用得着,”莽力隔空抛过来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陈羲顺手抓过来,摊手一看,居然是芯片卡,尽管外形粗犷厚重,一看就知道是兽族工艺,不过他的探测仪同样能用。

  他思索一番,将卡片插进仪器后,发现果然可行,里面大部分都是兽族资料,他在显眼的位置看到了蟒麟鳄蛟的信息,当下好奇点进去看了一眼。

  旋即,他退出芯片,仍还给莽力,开口道:“受之有愧,我不能接受。”

  “哼,算你识相!”莽力瓮声瓮气瞪着他一眼,目光倒是在他的探测仪上停留了片刻,这东西他听父亲说过,他家祖上也有,切,有什么了不起。

  “莽威,把人类交出来,人族做了那么多坏事,你还救人类。”

  “交出来,为牺牲的兽族讨回公道。”

  院子外面传来的不少嘈杂声,听声音人数不少,陈羲皱皱眉头,不动声色的走到门口查看。

  ……

  “小月,这河边你已经徘徊两天了,到底在寻找什么?”

  一个老者须发都呈灰白色,衣着简朴,垂手而立,一副仆人的打扮,面对着河边那道白色的身影有些担忧的说道。

  白色身影臻首转身,露出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正是和陈羲有过一面之缘的月儿,只是此刻她那双漆黑似墨玉的双眸中,隐约有些愁思。

  “岁爷爷,你上次招喊小妖精问路的绝技,还能在用一次吗?我只是想知道那个探测仪到哪里去了,”月儿语气半撒娇半哀求,紧锁的黛眉让她看起来忧心忡忡。

  老者眼中的怜爱一闪而逝,叹口气道:“这绝技对神念的消耗非同小可,短期内我也无法施展了,再者暴露我的实力,上次的动静你也看到了,整个林子的猛兽都被惊动了,此处疆域同样有不少强者,上次那个霸绝体鼠族实力便不俗,若不是我及时用秘法隐藏你我踪迹,想脱身只怕会颇费周折。”

  “那探测仪再怎么特别,也是人族的东西,与我们终究有别,龙熊秘境即将开启,不能再耽搁了,”老者将终究有别四个字咬得很重,话中隐含的开导之意非常明显。

  月儿身体一顿,秋水般的双眸凝望着远处的河流,眼中的复杂神色一闪而逝,恢复成古井无波的模样,平静道:“放心吧岁爷爷,我只是觉得这人类的有些观点比较新奇而已,在这个多事之秋,少了他是人族的损失,也许同样是我们的损失,谁说的清呢。”

  半响后,苍老的声音说了一句走吧,河边再次静谧下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未知之地 第二章 兽族疆域 第三章 生杀之权 第四章 惊天逆转 第五章 人族之耻 第六章 初至雪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