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从傻子做起》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大大徐大

第4章大大徐大

狼念狈 2020-11-22 15:54:02
不多,信息的传播大都靠人的口耳相传。因为,他们日常的谈资话题就很有局限性性。  于家,在昌隆郡,是数得着的富贵荣华人家。因为关于于家有个傻儿子的事情,好像也就比别的事情传的快一些,明白的人多一些。当然事儿儿,比谈论到隔壁的吴老二也痴傻,来的有趣的些古人,生活圈子比较固定狭小。虽然也不乏那走南闯北的人物,但是绝大多数人是只围绕着自己生活的郡县的。更有甚者,一辈子都没离开过生养自己的乡村。加之,古代没有如今的各类多种多样的媒体,娱乐项目也不多,信息的传播大多靠人的口耳相传。所以,他们日常的谈资话题就很有局限性。。...

从傻子做起

推荐指数:10分

《从傻子做起》在线阅读

  世界上有两种人的世界,常人是难以理解的。一种是那些天才,另一种就是众人眼里的于家荣这样的傻子。这两种人哪怕是平常的一些行为也会让旁人看得新奇有趣,同时也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于家荣的名气,就在于此。

  古人,生活圈子比较固定狭小。虽然也不乏那走南闯北的人物,但是绝大多数人是只围绕着自己生活的郡县的。更有甚者,一辈子都没离开过生养自己的乡村。加之,古代没有如今的各类多种多样的媒体,娱乐项目也不多,信息的传播大多靠人的口耳相传。所以,他们日常的谈资话题就很有局限性。

  于家,在昌隆郡,是数得着的富贵人家。所以关于于家有个傻儿子的事情,似乎也就比别的事情传的快一些,知道的人多一些。毕竟这事儿,比谈论隔壁的吴老二也痴傻,来的有趣些。这,好像就是大户人家的优势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于家荣多年痴傻,身体羸弱。同龄的孩子淘气磕破了膝盖,只就哎呦叫个两声,脸上泪痕还没干,就又闲不住的到处乱窜了。而于二傻于家荣,同样的磕碰一下,他却要一瘸一拐的好些时日。

  前段时间,于家的下人传出,二少爷病重,不止一个大夫说这孩子已经不中用了,就连最疼他的于大夫人也放弃了。却不想这傻子居然缓了过来,大病初愈后,也是异于常人,不止一个人说在于家附近看到了于二傻,而且称二傻看起来比之前好像多了点机灵劲,走路看起来也平稳了些。那当初看了于二傻,称这孩子不中用了的马大夫却说:“这真是傻人有傻福,那娃娃傻的冒气,就连阎王爷都懒得收他去。”

  其他说法自然是有的。总之,于二傻没死,神奇缓过来的事儿,又传了一圈。有那喜欢造谣的,更是编出几个版本。什么一个度外的和尚路经于家大院,却是驻足叩门,施了一丸灵丹妙药,便不留法号的去了。于二傻吃了那药丸,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来了。不但大病已愈,身子更比之前健康。什么于大夫人天天去庙里祈福,终于感动了菩萨,那泥塑的菩萨金光一闪就恢复原样,不想于大夫人回到家里,二傻子就好了,好像从没病重一样。什么于家大院下面压着一处灵脉,于家现在富贵也是这灵脉的作用。家里人看二少爷救不活了,就打算在院里树下挖个坑,随便埋了,却不想,这一挖,灵脉灵气外漏,于二傻吸了灵气,就病愈了。这里,就体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之大了,众口相传,也似乎把于家荣顺带的带上了神奇的光韵。于二傻名气,更胜之前,真真的成了妇孺皆知的于二傻。

  这不,鸿福酒楼的一楼,稀稀落落的坐了几桌吃客。虽然已是饭点儿,但是时常下馆子打牙祭的毕竟少数。

  最靠近掌柜账台的一桌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书生打扮,却是生的比一般书生粗壮不少。体宽而不肥,尽管他是随意的往那一坐,看起来仍是比常人挺拔干练。虽然他故意书生一样的打扮,听其言语,却和书生该有的儒雅区别很大,时不时的来个脏字或者浑话,好如一个市井一般。

  同桌和他对坐的人,和这人一比,就显得消瘦了些,却又穿着宽大的金钱斑纹的员外服,紫色的底色,衣服颜色过于鲜艳,但是衬着他比一般男人白皙的肤色,就不那么突兀了。这是一白遮百丑吧,不想在男人身上也能应了这话。

  这二人桌上摆着四盘下酒菜,桌上又有两壶酒,想来已经是喝光了其中一壶。那健壮的书生道:“你说的那于家二小子的事儿,我也是老早就听说过。前些天,因为于家在我这采买了些东西,我也就去于家走了一遭,看到了那于家二少爷。早闻那小子傻里傻气的,我也就故意多瞄了几眼。但就我看来,那孩子看起来正常的很,虽然的确如传言中一样瘦瘦弱弱的小鸡仔一样,但是看不出丝毫傻气。眉眼五官,也标致的很,这要是几年下去,长大了,该也是个坊间的翩翩美少年。”

  那对面穿员外服的人,正一边往嘴里不住的夹花生米,一边听着书生打扮的人说话。听到对方这么说,却是哈哈大笑,连那夹到一半准备吃的花生米也掉了。仿佛那书生打扮的人一本正经的说了个天大的笑话,让他笑了好一会。

  书生打扮的壮汉,恼道:“魏三,你笑个蛋?我可是说错了?你这龟孙!”

  一身宽大员外服的魏三,缓了缓笑意,也不急,捡起刚刚掉落桌上的花生米扔进嘴里,边嚼边说:“徐大,你走南闯北,见识广不假,但是这次你却是看走了眼了。那于二傻眉眼五官标致是真。莫说现在,就是他还是怀里抱着的娃娃时候,就比别的孩子生的好看,招人喜欢。可要说他不傻,那就是你大错特错了。说句难听的,这孩子傻气之所以人人皆知,就是因为太傻了,有那通人气的小猫小狗都比他机灵乖巧。你别忘了我娘是谁。”

  那粗壮的书生打扮的人,虽然被唤作是徐大,却不是因为他是家里排行老大,相反他却是一母同胞里最老幺的一个。只是上面的几个都陆续幼时夭折或者少时病死,他徐家后来就剩下他一棵苗了。别人都叫他徐大,而不提其姓名,是因为这人和“大”字有关的太多,大家也就给他起了个“徐大”这绰号。也不难听,徐大也就默认了,久而久之的,就没人叫他本名了。

  徐大,原名徐富贵。因为家里之前穷困,老人两口子都是没学问的农户,所以就让旁人帮起了个这名字,意在让徐家脱离几辈子的穷困,能富贵些。徐家困苦,陆续几个孩子都没了,就剩下这徐大一个。好在这徐大不但争气,而且孝顺,和他绰号里的“大”,关系最大的就是这个孝顺。古人重孝,一个人因孝顺而出名,别人就会相当敬重他,提及也会竖起大拇哥。所以,徐大之名,其实也算是尊称,别人敬他极孝。

  徐大,不但大孝,而且有大志,有大本事。虽然出身穷困,家里其他人也是不藏力的辛苦劳作,但是只有徐大不甘继续几辈子人的生活模式。他很小的时候,上面的姊妹就都不在了。等他大了些,能干些活计的时候,他却想要谋其他出路。好在,徐家二老虽然没啥学问,却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居然支持徐大选择。

  所以,徐大少时就离开山沟,来到离村子最近的大地方昌隆郡。而徐大刚刚到这,肯定只能先干体力活,出膀子力。不想,刚刚来此他就出名了。半大的小伙子,力气大的惊人,二三百多斤的东西,别人咬牙切齿,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才能抬起走上一两步。徐大却是背上背,一脸轻松,搬货之余还能和身边人说话聊天不耽误。那雇人的掌柜看了,自然乐的合不拢嘴。因为是按人头付工钱的,一个人干几个伙计的活,他自然赚大了。那遇到力气小的,不就亏了?怎么会,做生意的嘛,你力气太小,干啥力气活,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适合你。

  等到中午时候,是要管饭的。那掌柜又暗自握紧拳头,心里暗骂:“这个。。。小畜生,怎么这么能吃?他旁边的那傻大个,比他高比他大,大了不止一圈,吃的却没他一半多。他是饿死鬼投生吗?”这精于算计的掌柜,表面故作镇定,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心里却是做好打算,晚些好好算算,这么能吃,雇他划算不。吃的比干的多,那就辞了他,理由都想好了。“你的力气太大,在我这屈才了,我们东西都太轻!”这么一想,老掌柜的就心情一松。“还是老夫聪明,最瞧不起有力气没脑子的了,老夫从小就聪明!所以现在是掌柜的。”

  徐大靠力气赚到了钱,那老掌柜的也乐呵招了个大力士,因为他仔细算了,雇佣徐大是划算的。徐大有了钱却不花,中午吃管饭,早上和晚上就随便吃些能填饱肚子的,夜里就睡在存货物的仓里,省了房钱。听徐大要睡仓里,老掌柜的先是老大的不情愿,后来故作大方,勉强答应。等徐大千恩万谢的走了,老掌柜的便嘿嘿的笑,心道:“你当我傻啊?如今他感激我恩惠,以后干活只会更出力。而他住仓里,我省了请看守的人不说,就说这傻小子力气出奇的大,怕是以后连虫鼠都不敢夜里祸害我的货。有人在里面,它们敢出来?”想到这里,老掌柜的又不得不自豪一番,聪明就是好,要有脑子的人管有力气的人。

  老掌柜的是个精打细算的人,自然知道雇了徐大是赚了,所以日常也是比较照顾徐大。逢年过节不是包个红包,就是发点其他福利。自然如他所想,徐大干活更卖力。

  徐大省吃俭用,攒的钱差不多了,他就辞了工作,打算做点小买卖,倒卖些小东西,赚其中的差价。他肯干,人又实在好说话,生意也就慢慢大了,赚的多了。他本想在郡城里买个小院,把父母从村里接来。父母却不答应,让他继续好好干,多攒些银钱,好娶妻生子,让徐家真真正正的富贵起来。

  徐大是好酒的,以前穷,不喝,现在条件够了,也会会上好友喝上两壶,享受一下。这魏三,就是徐大交好的,魏三家里的用物都是从徐大这里采买,所以徐大今日也是故意请魏三一回,聊表客气之意。只是二人相识已久,又彼此知道性格,说话上就更随意了些,没了本该买卖人之间的一板一眼。当然,他们称于家是大户人家,是因为自己的的确是小买卖,差距明显。

  徐大至孝,对别人的父母也是敬重,别人未必知道魏三母亲,他却知道。徐大纳罕道:“你的娘亲是董氏,这和咱们聊的于家有啥关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故地重游 第4章大大徐大 第6章当年于家 第7章傻娃思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