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纸婚残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换种方式折磨你

第5章 换种方式折磨你

诗酒年华 2020-11-22 16:11:36
“好,我吃!”秦希月皱着眉头、摒住呼吸的节奏,艰苦的将眼前的那碗东西拖到自己面前。而已,她刚拿起来筷子将一坨食物送进嘴边,一股腥腥的、呛鼻的味道登时满心恶意的窜进她的鼻只是,她刚拿起筷子将一坨食物送到嘴边,一股腥腥的、刺鼻的味道顿时满怀恶意的窜进她的鼻孔里。。...

纸婚残情

推荐指数:10分

《纸婚残情》在线阅读

“好,我吃!”

秦希月皱着眉头、屏住呼吸,艰难的将眼前的那碗东西拖到自己面前。

只是,她刚拿起筷子将一坨食物送到嘴边,一股腥腥的、刺鼻的味道顿时满怀恶意的窜进她的鼻孔里。

刺激的她胃里一阵恶心,当即放下筷子,捂着嘴干呕起来。

她原以为看着自己真的是吃不下的模样,厉诤言会放过自己。

可是他的态度依旧坚决、神情冷漠。

他看了看腕上的名表,对她发出了最后的通牒:“秦希月,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要么吃了眼前这碗你自己煮出来的东西,要么收拾东西,从我们厉家滚蛋!”

不行,她决不能离开厉家。

最后的最后,秦希月还是当着厉诤言的面,将眼前这碗乱七八糟的东西吃了。

接着,厉诤言才满意的起身从餐桌前离开,全然不顾对面还捧着碗、嘴里塞满食物、泪眼连连的秦希月,一把抓起旁边椅背上搭着的外套,决然而去。

即使就这样惩罚了她,可厉诤言的心里却始终开心不起来。

经过这件事情后,秦希月是深刻的知道了厉诤言的冷酷无情,再也没有懈怠过每一次早餐了。

而厉诤言则每天早晨都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一边监视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她。

然而不变的是,在她早餐快做好之前,他都会离去。

对此,秦希月心里有很多委屈。

虽然从一开始,她也知道自己嫁进厉家的日子不会好过,可却没想到会被这个厉诤言当做仆人一样看待。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对吧?为什么还要被他如此的误会。

她只是想去追求自己的爱情,想帮好闺蜜守住她的幸福,为什么到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

可是,即使在厉家遭遇了这些,她也没敢告诉自己的父母亲。

因为她知道,父亲不会管,他要的只是厉家的权势对他有利而已。

至于自己,只是被他当做一颗棋子。

虽然学做饭菜的过程波折重重、意外不断。

但是半个月下来,她的厨艺却精进不少,终于做出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早餐。

她以为这次厉诤言应该愿意坐下来动一动筷子了。

可是厉诤言对她依旧是那么的冷淡,只是在经过餐厅的时候,远远的看了一眼餐桌上她做的东西,又冷漠看了她一眼,傲然而去。

似乎她在他眼里,只是厉家的一个保姆,不值得他关心。

在答应父亲嫁进厉家前,她还天天想着,婚后该怎样应付厉诤言。

可没想到,现在完全不用。

这半个月来,他们从来没有睡在一张床上。

除了冷漠的吩咐,他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更别提对她感兴趣了。

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对话,她也了解清楚了,厉诤言的心里还有顾初彤。

这样,等顾初彤三年后从国外回来,她对她也好有个交代了。

她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在厉家平平安安度过这三年。

只是,她原以为冰冷无情的男人,却在第二天找了一位保姆来。

而她也被告知今后再也不需要做家务了。

这突然提高的待遇,让她暗道不妙。

于是,当晚上厉诤言从公司回来后,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请了保姆来……难道,你想跟我离婚?”

顿了顿,她又道:“不行,要离也是三年后才能离!”

“别误会,我只是想换个方式折磨你而已,还有,什么三年后?呵呵,三年的时间怎么够我折磨你,秦希月,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路!”

厉诤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与傲慢。

他轻轻的解着衬衣的扣子,就径直去了浴室。

她还以为这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大发慈悲,给家里请了一位保姆。

原来是想换个方式折磨她?

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早晨,保姆李晓在厨房里忙碌着,秦希月精神十足的从楼上下来。

终于不要一大早起来做家务了,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夫人醒了?早餐刚做好!”

她一下楼梯,李晓就急忙招呼她过来。

秦希月微愣了一下。

转眼,便看到了厉诤言。

厉诤言今天难得的脱下了平常一丝不苟的西装,换上了一身棕色的休闲服,正坐在餐桌前,优雅的吃着早餐。

即使是知道她来了,也没有给她一丝眼神,似乎她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一般。

秦希月也不在乎,快步走到餐桌前,在厉诤言左手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下。

李晓很快将一份早餐摆到她面前,她道了一声“谢谢”后,才问道:“喂,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结婚也快一个月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早餐。

然而,秦希月刚坐下,厉诤言就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动作优雅的拿着餐巾,擦了擦嘴,淡淡回道:“今天是星期六。怎么,难道是这段时间我让你过的太安逸了,你连时间都记不清楚了?”

她这段时间还叫过的太安逸了?没被他折磨死就算她命大了。

“呵呵,厉诤言,你这段时间对我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秦希月毫不示弱的回道。

厉诤言闻言,唇角微勾,忽然徐徐的向她倾身过来,在秦希月耳边轻轻吹着气:“怎么,难道是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冷落了你?你不开心了,要不,今天晚上,我们试一试?”

秦希月被他嘴里吐出的话给吓得目瞪口呆,身体忙往向后倒。

这个厉诤言,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不需要!”秦希月涨红着一张脸,义正言辞的回道。

厉诤言嗤笑一声,继续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夫人,别激动嘛,难不成你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厉诤言,你个无赖!”

秦希月不愿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起身就想走。

可是手腕却在下一秒被厉诤言狠狠的握住,他凉薄的语气顿时灭顶而来:“无赖?呵,你以为你这种心中只有利益的女人,我会对你有什么兴趣吗?别痴心妄想了!”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一场利益婚姻 第2章 新婚之夜争吵 第3章 被迫做家务 第4章 故意折磨她 第5章 换种方式折磨你 第6章 父亲的逼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