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写字族!

首页 > 目录 > 《平凡的清穿日子》在线阅读 > 正文 四、大事

四、大事

Loeva 2021-11-25 09:22:47
原来是富查盼咐去守着小儿子的丫环,位叫玉珠,向来是侍候富查夫人的,为人非常很老实可信。她去年了十八岁了,夫人作主把她许给衙门里一个狱吏的儿子,两人早已认识了,彼此都郎有情无意妾无意,只等过了年就办喜事。那再次穿越的小儿子但是才十一岁,人人都会觉得最稳妥的玉那穿越的小儿子不过才十一岁,人人都觉得稳妥的玉珠去看着他,最适合不过。谁知那小子小小年纪,竟然色胆包天看上了玉珠。不但对人家动手动脚吃豆腐,还说些什么日后飞黄腾达、必让她吃香喝辣的混话来。。...

原来富查吩咐去守着小儿子的丫环,名叫玉珠,一向是服侍富查夫人的,为人十分老实可靠。她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夫人做主把她许给衙门里一个狱吏的儿子,两人早就认识,彼此都郎有情妾有意,只等过了年就办喜事。

那穿越的小儿子不过才十一岁,人人都觉得稳妥的玉珠去看着他,最适合不过。谁知那小子小小年纪,竟然色胆包天看上了玉珠。不但对人家动手动脚吃豆腐,还说些什么日后飞黄腾达、必让她吃香喝辣的混话来。

那玉珠本是老实人,才得主人信任去照看儿子,听到这些话怎么不生气,直接到女主人面前告状去了。但在场的老太太心疼孙子,不肯信小孙子小小年纪就这样乱来,骂了她一顿。那小子知道了,越发胆大起来,当着别的仆人的面,就对玉珠说,身边有这样漂亮的女人,他决不会放过,能来人世一遭,自然要创一番事业,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叫玉珠乖乖从了他,日后定有好日子过。那玉珠哪里听过这种话,哭着跑了。在场的仆人背地里说闲话,叫街坊都知道了,纷纷感叹富查好好一个正经人,居然养出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混账儿子来。

谁知还有更混账的事在后头。等那玉珠的未婚夫两天后听见传言,找上门来问事由,才知道那玉珠丫头竟然死了。原来那小儿子晚上趁玉珠不备,闯进她房里想坏她清白,嘴里只说会让老太太做主纳她为妾,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要剥人家大姑娘的衣服。玉珠被他逼得羞愧难当,深以为耻,哭着把他打出门去,半夜里就上了吊。她未婚夫知道噩耗,当即哭死过去,回家和老父告到府尹大人跟前,要他做主。

富查只觉得晴天霹雳,觉得儿子自醒来后就变了个人,从前只是顽皮,现在居然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什么也不说,狠狠打了小儿子一顿,老母和妻子来拦他,他也埋怨她们惯坏了儿子,让他闯下大祸。

他夫人虽然心疼儿子,但玉珠一向是她心爱的丫头,如今横死,心里也有不舍,也不明白儿子怎么变得这般厉害。后来娘家一个积年的老家人来跟她说了一番话,她顿时醒悟过来,命人去请了几位有名的道士,看是不是有鬼怪附在小儿子身上,要不就是中了邪。

道士来作法那天,小桃因有活要做,出不得门,便用三支糖葫芦贿赂邻居家的小厮,让他去看热闹,回来说给她听。那小厮在围观的人群中挤了半天,才挤到前头,看到人家院里的情形。那几个道士果然有点道行,不一会儿,那富查家的小儿子就迷糊起来,说起了混话。说什么女人都是嘴里说不要,心里千肯万肯的,他这样做是为了一展男儿雄风,谁知她会寻死,真是傻子;说什么别人穿来都是被女人追着跑,多少公主千金格格都倒贴,怎么轮到他就这样倒霉;什么别人都能发财,为什么他就要受窝囊气,他不服,他也要把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下,为王为帝。

说到后来,已经很不象话,连做法的道士都捏了一把冷汗。富查恨不得当时就死了,这混小子说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话,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听见,方才又被人挤开了门,门外的街坊邻居,个个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下可完了。虽然来不及,但他还是带着两个人把门关上,又哄走围墙上看热闹的顽童。等到法事做完,他小儿子已经昏昏沉沉地,他连忙叫人送回房去,又招呼几个道士吃了酒饭,才送他们走。回到房里,见老母对着小孙子哭泣,妻子却坐在一边,脸色不定,大儿子只在房门口坐着擦鼻涕。他心里乱乱地,叹息一声,回院里坐在石阶上,只是发呆。

这件事再次闹得整条街沸沸扬扬。府尹大人体恤富查家中有事,也特许他不必到衙门办差了。他家门整日紧闭,除了每隔两日有人出门买菜,完全不与人往来。

张保回家跟夫人说起这事,也感叹不已:“富查老兄在衙门里做了十几年,好不容易熬出头来,却没生养个好儿子。如今这事一出,恐怕他的差事也泡汤了。”佟氏十分诧异:“不能吧?府尹大人只是让他回家处理家事,并没有辞了他啊。”

张保却只摇头:“你哪里知道这其中凶险。那日做法事时,富查小儿子说的话,有半条街的人都知道了,那可都是诛心之言啊。万一上头得知,怪罪下来,府尹大人说不定会受牵连哪,所以早早让富查回家去,以后也不会要他回来。你看平日里跟富查交好的几家,可有人到他家去慰问?”佟氏叹服:“爷真是火眼金睛,妾身就看不出这些门道来。既然如此,妾身就吩咐下去,不许下面人跟他家人来往。”张保欣然同意。

最受这条禁令影响的,就是小桃。她虽然从邻居小厮那里打听到了当日的情形,但后续也很重要,她心里怎么不好奇?但事关重大,二嫫又看紧了她,连找香儿都不能,只好留在屋里,一边做活,一边自顾自地YY。

柳西西知道其中细节,已是几天后了,还是刘婆子上门来给几件冬衣作最后修改时跟小桃闲聊,她才知道的。她没有为这位穿越同伴可惜,只觉得他太不小心,可能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大孩子,在起点看了几本穿越YY种马书,就以为是世间真理,一来到这个时代,也不弄清楚情况,就照着YY书的做法来,起先只是闹笑话还罢了,后来生搬硬套书中的情节,居然弄出人命来了,虽然不知以后会怎么样,但想必他也受了教训了吧?

不管古代还是现代,女人都不是会乖乖赞成三妻四妾的,先别说自家老娘不声不响就干掉了一个小妾,那玉珠已经有了正经姻缘,怎么可能会愿意嫁一个小屁孩做小?可见,尽信YY种马书,会害死人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晴天。阳光洒在地面上,照得人人身上心上都暖和起来了。过了晌午,佟氏命人抱了儿子女儿到前院,好好享受一下初冬的暖阳。端哥儿听见门外孩子们的嘻闹声,心就有点痒,但他刚病愈不久,佟氏怎么肯让他出门胡闹?他只好乖乖待在母亲身边。因见妹妹在乳母怀里,阳光晒得小脸粉红粉红的,眼睛眯眯,分外可爱,便闹着要抱妹妹。

二嫫被他缠到怕了,见佟氏笑眯眯地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将小妞妞轻轻放到他手上,叮嘱道:“千万抱稳了,摔着了可不是玩的。”端哥儿抱着妹妹,心满意足,一个劲儿地点头。他虽然过年才满六岁,但力气不小,把小妹抱得稳稳当当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唬得二嫫跟在后头,看得死紧。

柳西西虽有些怕他小孩儿未必抱得稳自己,但抬头见到他一脸坚毅,又抱得自己稳稳当当地,心也柔软起来。看着他粉嘟嘟的小脸,分外觉得可爱,忍不住咧开嘴,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端哥儿哪里想到“妹妹”是在吃自己豆腐?只当是她在亲近自己,喜得见牙不见眼,特特抱到母亲面前显摆,佟氏也开心不已,捏了他的脸几把,端哥儿不依,抱着妹妹跑远了,惹得母亲大笑,众人也跟着笑起来。

这一家大小正和乐融融时,街上传来一阵马蹄声,伴随着整齐的步伐,似乎是哪里来的兵马。众人都在奇怪,佟氏沉吟片刻,就命一个办事老到的家人,也是二嫫的丈夫长福,到街上打听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长福就来回话,原来是郑亲王亲自上富查家去了。佟氏让他再去打听,又吩咐二嫫和小梅看好儿子女儿,不要晒得太久,说罢就回屋里去了。

端哥儿没了母亲管束,更高兴了,抱着妹妹去看树、看花,最后甚至来到大门口,抱着妹妹指着街上的行人瞧。有几个往日与他要好的孩子经过,招呼他一起去富家门口看大马,他十分想去,但二嫫拉紧了他,他又抱着妹妹,十分犹豫。那几个孩子见他这样,就一哄走了。

端哥儿见朋友都走了,心里更是痒得不行。只听见不远处的富家大门吱呀一声的开了,走出两个穿着华贵的人来。街上有不少人围着看热闹,还有几个孩童想偷偷上前摸一摸那明显跟常见的马匹大不相同的高头大马。端哥儿小孩子心性,哪里忍得住?趁二嫫也在探头探脑地瞧,手上松了,就趁机跑到街上去。二嫫连忙跟在后头。

出来的两个人,为首的是个面相威严、脸色却有些发青的青年,看着约摸三十岁上下,另一个是面色铁青的中年男子。他们头也不回地走到马跟前骑上去。后面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捆着一个少年出门来,要往街上停的一辆马车上拖。

那正是富查的小儿子,他不停地挣扎,嘴里叫骂不已。富查跟着出了门,闭着嘴,脸色也是一片铁青。他母亲和妻子在后面哭哭啼啼,老人家几乎要抢上去拉小孙子,却被媳妇扯住,于是大骂:“难道他不是你的骨肉,你就这样狠心?”她儿媳哭着道:“媳妇如何不心疼,只是那不是我的孩儿,而是赶走孩儿魂魄、占了他身体的恶鬼,若是容他作恶下去,我可怜的孩儿又如何能超升?早早舍了他,也好让我的骨肉早日解脱。”说罢哭得更狠了,几乎站不住。那老人也悲从心来,婆媳俩哭成一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一、闲话 二、东厢 三、富查 四、大事 五、烦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