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虐恋情深 >

素衣锦食小说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被打的兔子

时间:2022-04-02 14:14:23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开始,阿柳仅仅只是想当个食神;然而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下属认她为主!还让不让她当个单纯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世英年早逝,今生格外惜命,山野长大的阿柳是奴身,所以这辈子是不打算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今日河里捞一道小鱼小虾,明日上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又惬意。被主子点名进府当厨娘,赶紧先找个大腿抱抱。可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落霞似锦,映入如灵溪流光如梦。

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阿姐,有多少有多少?”胖乎乎的小人儿瞪着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对着少女焦急地问到。

少女一只手牵着裙角,往岸上走,一边回答:“多着呢,够你吃几日的。”

胖小子立刻拍着手,欢快地叫到:“吃虾虾,吃虾虾。”

少女失笑,上了岸,放下虾笼,拧干浸湿的裙摆。

“阿姐阿姐,我们快些回去吧。”

“小馋猫。”少女点了点他的鼻子,顺便掀了他的口水兜给他擦了擦口水。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人牵着手,一路往家的方向去了。穿过了小树林,穿过了田野,到家的时候,一轮弯月恰好落在屋顶。

家家炊烟起,农人荷锄归。

胖小子撒开少女的手,直奔厨房,“阿娘,让姐姐做饭。”

“嘿,你小子都开始嫌弃老娘了。”

“小五没有,可是,姐姐做饭好吃。”

少女进来时正好听到夸赞,脸上笑开了,道:“阿娘,您歇息去吧,我来做。”一边说着,一边麻利地将虾倒入木桶里,拇指盖儿大的小虾米活蹦乱跳,还有一些半寸长的麻古鱼,她用清水淘了两遍,将鱼和虾分开。然后摘出半碗个头大些的虾,剪了脚和须,又倒了半碗酒,立马又盖了一大碗在上面。这是给阿爹备下的醉虾。阿娘见状,摇着头就出了厨房。

“今天的鱼有一大碗呢,待会儿炸了吃。”少女自言自语。却别胖小子听到了:“阿姐,留一点做成小鱼干嘛。”

“哥哥们今儿要回来,他们喜欢吃鱼,那些虾阿姐都给你做成小虾干好不好?”胖小子内心仍有些挣扎,但还是点点头。

她麻利地将麻古鱼的内脏清理干净,加了小半勺盐拌均匀之后,将锅里已经煮熟的饭都剩起来放到一边,胖小子则扔了两根木材到灶里,不一会儿,火旺了。待锅底烧红了,她再往里倒油,胖小子快速地跑到门口站着,只等她将小鱼倒进去。

油光四溅,她也不惧,用一双长筷子在锅里翻动了几下,一会儿,鱼的香味已经飘出来了,胖小子的口水又流了下来。

她将炸好的小鱼分成一大一小两份,盛出多余的油,倒入蒜泥、花椒、姜丝,加了点儿白糖,翻炒几下,倒入大份的炸好的小鱼,再翻炒几下,盛了出来。

一只小胖爪子伸向灶台,被她一把拍开:“忘了阿姐说过的话啦?吃饭前要洗手。”

小五立刻舀了一瓢水,到厨房外面洗手去了。她把两盘鱼放到一边,又炒了两个青菜。阿娘过来把菜端到堂屋里,她将灶台清理干净,这才揭开盖碗,嗯,小虾也醉好了。

又另取一个小碗,倒入豆酱清、醋、麻油、葱白、姜末调成汁。

她拈起一只虾,沾了调料,放入口中,鲜滑的口感让人觉得——活着真是太好了!

时间已经不早,三位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阿爹也背着锄头到了家。

“老远就闻到香了,丫头今天又抓小鱼小虾去了?”

少女咧嘴一笑,“今天只是去收网。”

见还有醉虾,更是高兴:“我昨儿还想着这玩意儿,还是丫头懂我。”

阿娘一听,叉腰道:“不许多吃,小心拉肚子。”

“娘,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每到饭点,柳家总是最热闹的,一家七口人,说说笑笑,气氛温馨。她的话不多,只是听着旁人说话也觉得开心。

用过饭,哥哥们点一盏煤油灯在堂屋里对着账本,小五在一旁描红,再过几个月,他要进学堂了。

这个时候阿爹阿娘在房间里说着体己话,她则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待着,有时候会做一些糕点,有时候会做一些小孩子都喜欢吃的零食。将她前世的技艺慢慢地捡回来。

她名唤柳夷光,据说,阿娘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垂死挣扎之际看到一只金灿灿的鸟儿飞入她的怀里,七色流光映得夜幕如同白昼,不一会儿她就出生了。传说名动天下的美人西施也是这么出生的,于是阿娘坚持给她取名夷光,与西施同名。可是阿爹说,那是阿娘迷糊了,根本就没有的事儿,不过即使是做梦,也是吉兆。

也不知是不是这名字取得好,柳夷光越长大越好看,小小年纪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貌过人。

这个朝代的人都爱美,据说帝都里的男子不装扮就不出门,姑娘们串门不化妆那是连家门都出不去的。乡下虽然好一些,男子不怎么打扮,姑娘们还是很爱俏。柳夷光自小就不爱梳妆打扮,别的小姑娘穿红着绿,她从来都是一身灰白布裙,不施粉黛,不带荆钗,利落清爽。因为,她是个厨师,以前是,希望将来也是。

前世,在即将封神紧要关头因过度劳累而猝死,造成了她永久的遗憾,即使已经重生了,她还仍心有不甘,她可是从小就立志要当食神的女人啊!每每想到这里,她都要捶捶自己的胸口,就差那么一步,一步!

看清楚了现状,现在的她连自己开家小店都难,更别说当食神了。

柳家阿爹是瑞王旧仆,随瑞王上过战场,在战场上救过王爷的命,自己也瘸了一条腿,大军凯旋之后,他便被瑞王安排到了双柳庄当个管家,帮王爷打理双柳庄,因着王爷的关系,几个儿子才能入中和乡李家的族学念了几年书,之后就到了王府当差。

在中和乡,柳家阿爹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人物,但这也改变不了柳家所有人都是奴籍的事实。

奴婢无私产,即便她开了食肆,即便她成了食神,食肆只能是王府的,她仍是王府的一个奴婢。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她经常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咒骂,尤其是阿娘请人教她女红的时候。

她烤好了虾干,蒸好了栗子糕,端到了堂屋。

“阿妹,累了吧。”大哥柳晋诚搬过来一张椅子放自己这边,又拿出一本书放在椅子上:“阿妹,你得换个爱好了,现在你要书可是越来越贵了。”

柳夷光忙伸手拿过来,是一本《酉阳杂俎》,平日里没有什么可消遣的,唯有看些志怪小说打发闲暇时光。

她真的太闲了,每日里除了做点吃食,便是上山下乡找食材。

没有空运、没有商店,她只能自己亲自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原料。这对她而言既有趣又无奈,她既喜欢这种探索,又厌烦这些琐碎。

中和乡依山傍水,食材丰富。只是乡民们对美食并不热衷,以至于许多山珍都还未被他们发掘,都给浪费了。尤其是一场春雨过后,深山至阴处香蕈丛生,枯木上这儿一簇,那儿一丛,长势喜人,她半个时辰就能捡一筐。乡民竟都不知道香蕈可以食用,简直暴殄天物,她常常这么想。

哥哥们天还未亮便已经外出忙碌,她和小五也起得早,带着小五在院子里跑上几圈,然后吃早餐。吃完早餐,小五的启蒙老师带他习文,她则背上竹篓上山去。

这日,柳夷光才背上竹篓准备出门,就被阿娘唤住:“柳儿,阿娘有话要对你说。”

柳大娘性格爽直,平日里有什么说什么,很少见她扭扭捏捏的样子。

柳夷光回忆上次阿娘这种作态时,还是怀上小五时,顿时吓得脸色雪白,结结巴巴地问:“阿娘,你该不会是……又有了吧?”那真算得上老蚌含珠了,柳大娘看着年轻,实际上已经四十有余了,要是再怀上,生产就更危险了。

“你这丫头……”柳大娘伸出食指颤巍巍地点了一下她的眉心:“老娘要说的是你的事。”

“我有什么事?”柳夷光松了一口气,态度散漫多了。

柳大娘见她这样,心里就更没底了,这丫头放养惯了,哪里适合王府那样的环境,但除了王府,还能送她去哪儿?

“过几日你爹要送几篓新鲜果子去王府,打算带着你一起过去。”

阿娘不是从来不让她出远门,这次居然让她也一同去王府,太过反常了。

去不去王府她倒是不在乎,但是那繁华的帝都,她还是很想走一趟的。但见阿娘愁眉不展,便问道:“阿娘在发什么愁?”

“傻丫头,”柳大娘叹了一口气,摸摸她的头:“娘是想把你送进王府。”

开什么玩笑!自古侯门深似海,她这样的小虾米也就能在小溪里蹦跶蹦跶,到了深海,能活几日?而且,在乡下的生活自在得很,她还准备踏歌山水,走遍天南和地北呢。

“阿娘,我不想进王府。”柳夷光咬着唇,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来,让人看了心就是一痛。

柳大娘从未拂过她的意,只有这一项,她说什么也不能由着她。这丫头自出生就在中和乡,又被父兄娇惯,哪里有半分奴婢的样子。但奴婢就是奴婢,让她待在庄子里不知天高地厚还不如让她去王府里受受管制,不然这都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在这乡下庄子里能找着什么好人家。何况,她长成这样,不少人已经开始打主意了。

柳大娘像是想起什么烦心事,冷哼了一声,又宽慰她道:“为娘打听过了,王府正在招厨娘。我常听你在梦里说什么食神食神的,要是能得王爷王妃赞誉,那还真的算个小食神了呢。”她就这么一个女儿,

原本还很抗拒的柳夷光一听,露出点兴趣:“阿娘,在王府遇上皇上的机会大么?”要王爷王妃赞誉有什么用啊,比不得皇上金口御封的有意义。

呵,野心倒不小,柳大娘扶额,你当皇上是想遇就能遇上的?不过这会儿还是得哄着她:“嗯嗯,皇上和王爷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王爷生辰的时候皇上会亲临王府。”

“那,我考虑考虑。”柳夷光一本正经地回答,心里却忍不住发慌,虽然她有着踏歌山水的大志向,但她还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中和乡,逢年过节时去阳城赶集已经是她走过的最远的地方。

转而又自嘲地想,怪不得说封建社会是吃人的地方,她这才当了多久的“奴婢”,竟已经缩手缩脚成这般模样,这哪里还是前世自信张扬的叶神厨。

柳大娘也不想逼得太狠,让她自己想一想吧。

这个消息让她的好心情去了一半,但她仍坚持要上山,眼见天气越来越热了,她要上山采点凉粉草做仙草冻。而且前段时间她又在山里找到几株山葡萄,约莫着这几天该熟了,成熟的山葡萄仍然带着酸涩难以入口,却是酿酒的好材料。

夏日进山,容易碰上蛇,她在这片山林里至少碰上过十几个品种的蛇类,行走时也格外小心。

自七岁起,除了雨雪天她不上山,她几乎日日都要到山里去,山里什么时节有什么可吃的她门儿清。为了保证营养均衡,她可是想了不少法子。山里的野果子她没少吃。

采完一筐山葡萄,她又翻过一个山头,才采到了凉粉草。

夏日树林里很是凉爽,她也不着急回家,在山里转悠,看还能不能找到难得的宝贝。

“唷,这不是柳管家家的小娘子么?”

一个声音从她不远的地方传过来,非常突然,在这寂静得只听得到虫鸣鸟叫的地方,也很突兀。她几乎要尖叫。

山上不少人来,但她很少碰上过什么人。

循声看去,是位眼生的妇人,年龄似乎与母亲差不多,于是她低声回道:“大娘好。”

妇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番,明明眼中不屑,脸上却堆着笑意,柳夷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柳娘子经常一个人上山?”

一个人?柳夷光手臂上的汗毛竖起来了,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还不快追!”妇人大喊一声,便有几个猫在草丛里的人从不同的方向朝她追过去。

这山上她熟悉得很,如同这山里最狡猾的野兔,往草木更深处跑去,她没空想追她的都是什么人,只是拼了命的跑,往她设下陷阱的方向跑。

山上的树林茂密,又是夏季,树叶遮天蔽日,偶尔几束光照下来,也只在草木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即使熟悉地形的人也很容易迷路。

将他们引到了她的地盘,她便不再害怕了。林子里很黑,她轻巧地爬上了一颗粗壮的大树上,用树叶掩住自己的身躯,屏息凝神听着下面的动静。

这里到处爬满麻葛蔓,大片大片的麻葛蔓浑身是刺,在里面穿行找人实在受罪。

因她突然失去了踪迹,妇人着急了:“人呢?”

“没往我这方向去啊!”

“也没往我这方向去!”

听声音,下面应该有三人以上,她心中暗暗盘算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抹微笑。

展开内容+





素衣锦食的作品  素衣锦食小说集  素衣锦食小说完结版  素衣锦食下载  素衣锦  素衣锦食txt百度云  素衣锦食是成语吗  素衣锦食的小说  素衣锦食全文免费阅读  素衣锦食意思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