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修真 >

乱世龙虎传小说

乱世龙虎传

乱世龙虎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忘川情

作者:浪子喋血天涯

时间:2020-11-20 08:24:26

身在乱世、身不由己、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人性的思考,道德的沦丧,权力的争夺,金钱的诱惑,爱恨的相互交织;多少人能独善其身,多少人随波逐流,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尸骨无存;爱情、亲情、友情能禁受住多少世间的考验;承若、信誉、海誓山盟又能第一章寒山寺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一首《寒山道》多多少少说出了寒山的寂寥,寒山,位于北疆极寒之地,是属北寒极目的势力范围之内,此处终年积雪,人烟罕至,端是个冷清之地。但今天的寒山似乎有些不同,也许是寒山上来了一个远客的缘故吧。寒山之上的寒山寺今夜来了一个客人,而此时,这位远来之客正端坐在寒山寺主持寒山子的厢房之中。烛火摇曳,只见五丈见方的厢房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红漆圆桌,桌上四五个碗碟中盛放着几样素食小吃,两个中年汉子正相对而坐。其中着藏青色长袍的便是这寒山寺主持寒山子啦,要说这位主持却也是一奇人。这位主持也不知姓甚名谁,只是十年前突然到此,那时寒山寺还是断壁残垣、破败不堪,这寒山子到来也不哀叹世事无常、天道不公,将这过气宝刹拾掇拾掇,随后又请了几个能工巧匠,竟将这寒山寺弄的渐渐生气起来。随后更是自领了主持一职,招了几个伙夫幼童相伴左右,竟在这寒山之上安定下来。这寒山子非儒非道非佛却似儒似道似佛,他颂诗书,着道袍,住古刹,还自号了个寒山子的道号,平时也是仙风道骨般的存在,但他不诵经,不炼丹,不坐禅,只知日日饮酒,酒后还喜欢吟诗作赋,端像是李太白再生,那首《寒山道》便是他的酒后雅作。这寒山子还有一个怪处就是喜欢雨夜习武,每逢雷雨交加他必在后山舞上一阵,也不许他人观看,也不讲究甚套路,就一阵狂打,似雨中恶魔一般。打过之后也不沐浴,也不更衣便直接蒙头大睡,这一睡就得睡到他日日落西山。你道这人怪是不怪。而此时怪诞的寒山子对面坐着一个不是那么怪诞的男子。该男子四十岁上下,着一身墨绿色锦缎长袍,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脸长得方方正正,剑眉星目,双目有神,唇红齿白,皮肤更是异于常人的白,这与寒山子那枯槁的面庞形成鲜明的对比,显然这位汉子日子过得比寒山子惬意的多。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端坐着,也不言语,也不动筷,只静静地注视着对方,时间在此刻似乎凝固了一般。良久,寒山子徐徐拿起酒瓶给对方满满斟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也不待对方达意,竟低头一口将自己杯中之酒灌下,然后猛地抬头,凝望着对方,两片干煸的嘴唇轻启,以极其沙哑地声音开始了他们的对话。“十年啦,还是躲不过啊,该来的还是来啦,但我没想到来得是你‘玉面阎罗’啊,人家都说‘玉面阎罗’不轻易出世,出世必血雨腥风,想不到为了我一糟老头子竟然不远千里而来,我也真是有面子啊。”寒山子说完苦笑几声,似在自嘲。没错,此时寒山子对面坐着的正是江湖人称‘玉面阎罗’的冷玉堂。这冷玉堂生于富贵之家,从小便与小厮们习武打闹,后来神秘失踪五年,归来后便有一身高强武艺,特别是其寒瀑掌,威力无穷,刚猛异常,有瀑布般倾泻而下之势,中掌之人轻者武功尽废,重者五脏冻结而死,当年怀东一役,他凭借一双冰掌击毙敌军数千之众,由此扬名。由于本身长得白于常人,平时也不苟言笑,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所以被江湖人冠以‘冷面阎罗’的称号。今日,这活阎罗出现在这寒山之上也不知因何缘由。“是啊,十年啦,我苦心寻觅,东奔西走,风餐露宿,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然何以十年不见踪迹,但不见你的尸体,没有找到那样东西,我们又怎能放弃啊,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前阵子让我让查探到你躲在这寒山之上过起了自在日子,我便星夜赶来,说起来,你也真是能选地方啊,这寒山终年积雪、人烟罕至,端是个藏身之所啊”冷玉堂说完也不见有何表情,只缓缓拿起酒杯浅酌一口。“不到这极北之地,如何能摆脱那老狐狸的鼻子,又如何能躲过你阎王的寒刃呢。”“天道循环,你最终还是躲不过不是吗!”冷玉堂说完表情显得有些玩味,就像看着将死的猎物一般。“是啊,还是躲不过啊,我早该想到东方狗贼不会放过我这该死之人。来吧,能死在你阎王的寒瀑掌之下,也不算玷污我的名头。”寒山子说完便将眼睛睁的浑圆,高高地昂起头颅,大有英勇就义般的气概。“你不怕死?”“怕,这世界人人都怕死,也包括你阎王,哈哈。”冷玉堂不否认也没承认,只淡淡地问道:“那为何不求饶?”“求饶?我虽然怕死,但我更怕卑贱的活着,我不是你,我做不了东方老贼的走狗。”“放肆,”冷玉堂一声大喝,也不见有甚动作便将一米开外的寒山子如捉小鸡般捉了过来,提起寒山子那佝偻的身躯,眼睛中似要喷火。寒山子也不害怕也不反抗,只缓缓说道:“不是吗,东方老贼做过什么别人不知道然道我能不知道吗。那老贼表面一副仁义道德,背后却坏事做尽,他当年阴谋害死王大哥一家,抢了王大哥的位置,阴谋被我撞见又想害我性命,幸好我早有警觉躲入柴房密室之中才能苟活至此。而你,你们这些人都成了他的帮凶,烧杀抢掠、荼害百姓,你们不是走狗又是什么,其实你们连走狗都不如,狗尚且不食父母兄弟,而你们呢,只知争名夺利,哪管过一丝仁义道德,可怜王大哥一生磊落、侠义心肠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王大哥啊,兄弟无能,不能帮你血刃仇人,让你在九泉之下也瞑目。”“王大哥、、、王大哥是东方大哥所杀、、、、、你个臭道士又想搬弄是非以求不死乎?”说完冷玉堂狠狠地将寒山子丢了出去,这一丢可是暴怒而发、力大无穷。。

点评: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第一章寒山寺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一首《寒山道》多多少少说出了寒山的寂寥,寒山,位于北疆极寒之地,是属北寒极目的势力范围之内,此处终年积雪,人烟罕至,端是个冷清之地。但今天的寒山似乎有些不同,也许是寒山上来了一个远客的缘故吧。寒山之上的寒山寺今夜来了一个客人,而此时,这位远来之客正端坐在寒山寺主持寒山子的厢房之中。烛火摇曳,只见五丈见方的厢房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红漆圆桌,桌上四五个碗碟中盛放着几样素食小吃,两个中年汉子正相对而坐。其中着藏青色长袍的便是这寒山寺主持寒山子啦,要说这位主持却也是一奇人。这位主持也不知姓甚名谁,只是十年前突然到此,那时寒山寺还是断壁残垣、破败不堪,这寒山子到来也不哀叹世事无常、天道不公,将这过气宝刹拾掇拾掇,随后又请了几个能工巧匠,竟将这寒山寺弄的渐渐生气起来。随后更是自领了主持一职,招了几个伙夫幼童相伴左右,竟在这寒山之上安定下来。这寒山子非儒非道非佛却似儒似道似佛,他颂诗书,着道袍,住古刹,还自号了个寒山子的道号,平时也是仙风道骨般的存在,但他不诵经,不炼丹,不坐禅,只知日日饮酒,酒后还喜欢吟诗作赋,端像是李太白再生,那首《寒山道》便是他的酒后雅作。这寒山子还有一个怪处就是喜欢雨夜习武,每逢雷雨交加他必在后山舞上一阵,也不许他人观看,也不讲究甚套路,就一阵狂打,似雨中恶魔一般。打过之后也不沐浴,也不更衣便直接蒙头大睡,这一睡就得睡到他日日落西山。你道这人怪是不怪。而此时怪诞的寒山子对面坐着一个不是那么怪诞的男子。该男子四十岁上下,着一身墨绿色锦缎长袍,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脸长得方方正正,剑眉星目,双目有神,唇红齿白,皮肤更是异于常人的白,这与寒山子那枯槁的面庞形成鲜明的对比,显然这位汉子日子过得比寒山子惬意的多。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端坐着,也不言语,也不动筷,只静静地注视着对方,时间在此刻似乎凝固了一般。良久,寒山子徐徐拿起酒瓶给对方满满斟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也不待对方达意,竟低头一口将自己杯中之酒灌下,然后猛地抬头,凝望着对方,两片干煸的嘴唇轻启,以极其沙哑地声音开始了他们的对话。“十年啦,还是躲不过啊,该来的还是来啦,但我没想到来得是你‘玉面阎罗’啊,人家都说‘玉面阎罗’不轻易出世,出世必血雨腥风,想不到为了我一糟老头子竟然不远千里而来,我也真是有面子啊。”寒山子说完苦笑几声,似在自嘲。没错,此时寒山子对面坐着的正是江湖人称‘玉面阎罗’的冷玉堂。这冷玉堂生于富贵之家,从小便与小厮们习武打闹,后来神秘失踪五年,归来后便有一身高强武艺,特别是其寒瀑掌,威力无穷,刚猛异常,有瀑布般倾泻而下之势,中掌之人轻者武功尽废,重者五脏冻结而死,当年怀东一役,他凭借一双冰掌击毙敌军数千之众,由此扬名。由于本身长得白于常人,平时也不苟言笑,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所以被江湖人冠以‘冷面阎罗’的称号。今日,这活阎罗出现在这寒山之上也不知因何缘由。“是啊,十年啦,我苦心寻觅,东奔西走,风餐露宿,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然何以十年不见踪迹,但不见你的尸体,没有找到那样东西,我们又怎能放弃啊,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前阵子让我让查探到你躲在这寒山之上过起了自在日子,我便星夜赶来,说起来,你也真是能选地方啊,这寒山终年积雪、人烟罕至,端是个藏身之所啊”冷玉堂说完也不见有何表情,只缓缓拿起酒杯浅酌一口。“不到这极北之地,如何能摆脱那老狐狸的鼻子,又如何能躲过你阎王的寒刃呢。”“天道循环,你最终还是躲不过不是吗!”冷玉堂说完表情显得有些玩味,就像看着将死的猎物一般。“是啊,还是躲不过啊,我早该想到东方狗贼不会放过我这该死之人。来吧,能死在你阎王的寒瀑掌之下,也不算玷污我的名头。”寒山子说完便将眼睛睁的浑圆,高高地昂起头颅,大有英勇就义般的气概。“你不怕死?”“怕,这世界人人都怕死,也包括你阎王,哈哈。”冷玉堂不否认也没承认,只淡淡地问道:“那为何不求饶?”“求饶?我虽然怕死,但我更怕卑贱的活着,我不是你,我做不了东方老贼的走狗。”“放肆,”冷玉堂一声大喝,也不见有甚动作便将一米开外的寒山子如捉小鸡般捉了过来,提起寒山子那佝偻的身躯,眼睛中似要喷火。寒山子也不害怕也不反抗,只缓缓说道:“不是吗,东方老贼做过什么别人不知道然道我能不知道吗。那老贼表面一副仁义道德,背后却坏事做尽,他当年阴谋害死王大哥一家,抢了王大哥的位置,阴谋被我撞见又想害我性命,幸好我早有警觉躲入柴房密室之中才能苟活至此。而你,你们这些人都成了他的帮凶,烧杀抢掠、荼害百姓,你们不是走狗又是什么,其实你们连走狗都不如,狗尚且不食父母兄弟,而你们呢,只知争名夺利,哪管过一丝仁义道德,可怜王大哥一生磊落、侠义心肠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王大哥啊,兄弟无能,不能帮你血刃仇人,让你在九泉之下也瞑目。”“王大哥、、、王大哥是东方大哥所杀、、、、、你个臭道士又想搬弄是非以求不死乎?”说完冷玉堂狠狠地将寒山子丢了出去,这一丢可是暴怒而发、力大无穷。

  前言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杯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一首《临江仙》道出了多少历史的铁律,也说出了多少英雄的无奈。也许你金戈铁马一生,所到之处无不披靡,战功彪炳史册,位极人臣;也许你享尽人间富贵,极尽奢靡之事,红砖玉瓦、真玩奇珍;也许你纵横捭阖,席卷天下,包举宇内,但在历史面前,我们永远只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我们创造着历史,历史也创造着我们。我们的一切的一切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黄沙,随着历史洪波前行,不管你多么的成功,当你老去,当你死去,你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点点谈资。正如《临江仙》中说的那样,“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做到功名利禄不动于心,名利权势不言于色了。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所以一个个都成了权力的奴隶,一个一个都成了历史的悲剧。历史长河奔流向前,没有停歇。有人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从远古时期盘古开天辟地,到三皇五帝之治天下,而后夏商周三朝绵延,到秦朝一统,中间多少分分合合。可以说,中国几千年历史便是一部分分合合的记录史。而时下,便又到了一个“分”的时期。当今天下是四方逐利,东方宏文雄踞中原地区,占领四州三十五城,实力强劲,手下更有西山十戾这等高手相助,统领四十万铁甲到处逞威。西门尚武盘桓西域两州十八城,实力也不容小视,尤其其手下宗族弟子更是英才辈出武功绝伦。南宫崇德在南,占领南疆之地两州十五城,北寒极目在北,占领北疆一州五城,虽领地较小,但北疆之地气候恶劣,民风彪悍,所以谁也不敢小觑。四雄皆龙虎,虽名为兄弟,实则寸土必争,虽不至于大动干戈致民于水火,但背后勾心斗角不断。所以说当下之势是风雨欲来风满楼。而我们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乱世王者龙虎关怎么进  龙虎逆神传  龙虎仙女传  三国龙虎传  龙虎传漫画  龙虎传攻略  吞食天地龙虎传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