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飞鸟与鱼小说

第30章 飞鸟与鱼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9 06:48:56 作者:浮生大人

“安安正闹着呢,哭了好一会了,怎么也哄忍不住,先生刚回去,可安安但是那个不停地,我刚要回去找你呢。”“安安怎么了?”苏卿言一下子就撇开了所有心情低落情绪,一刻也没多逗留“安安怎么了?”。

>>>《余生悲欢皆是你》章节目录<<<


《第30章 飞鸟与鱼》精选

“安安正闹着呢,哭了好一会了,怎么也哄不住,先生刚回来,可安安还是那个不停,我正要出去找你呢。”

“安安怎么了?”

苏卿言一下子就抛开了所有低落情绪,一刻也没多停留,冲进了屋里。

果然听见了沈熠安撕心裂肺的哭声。

只怪她太专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以至于刚刚在门口没有注意到沈熠安的哭声。

沈子瑜将沈熠安抱在怀里,轻拍着他的背,低声哄着,明明以前很管用的招式,今天却不太灵了。

“安安!”

“对不起,妈妈回来晚了。”

苏卿言跑过去直接将沈熠安揽到自己怀里,额头紧贴在安安的额头上,低声道歉。

“安安最乖了,不哭了,不哭了,好吗?”

沈熠安果然开始收复情绪,哭声渐小,却打了几个不小的嗝。

看到沈熠安水肿如葡萄的眼睛,苏卿言又心疼了几分。

近日沈熠安脾气越来越古怪,动不动就哭闹。

开始她和许阿姨还以为沈熠安是身体不舒服,可据家庭医生的检查结果来看,沈熠安的身体很健康。

最近几天她也一直在安抚他,可还是没怎么见效,常常莫名其妙的就闹了起来。

沈熠安哭了挺长一段时间里,有了几分倦意,神经一放松下来,就开始打瞌睡了。

苏卿言不想再把他折腾醒,只拧了帕子,给他擦干净脸和手,换上睡衣就把他放进了被窝里。

沈子瑜一直在一旁看着苏卿言做这一切。

刚回来那会看到沈熠安哭,却不见苏卿言踪影的时候,有一瞬他心里莫名的染了几分燥意。

就算他这段时间没怎么搭理她,他也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苏卿言似乎有些抵触情绪。

居然教一个三岁不足的孩子独立,不依赖别人。

这个年纪的孩子懂什么?他不相信苏卿言不懂这个道理,除非她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沈熠安好不容易才睡下,苏卿言不想再吵醒他,看到沈子瑜靠在墙上,明显是在等她,与他对视了两秒后,她才别过头。

沈子瑜知道苏卿言有话想要对自己说,率先走了出去,径直进了书房。

苏卿言将沈熠安的房门关上后,犹豫了一分钟才慢吞吞的走进书房,还不忘关上门。

“你今天去哪里了?”

苏卿言刚把门关上,手还放在门把手上。

一听到沈子瑜的问话,下意识的捏紧了门把手,差一点就推门出去了。

“在公园逛了逛。”

“逛到现在才回来?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沈子瑜质疑的话,刺痛了苏卿言的心。

“对不起,我下次注意时间。”

沈子瑜本意本不是想要责怪她,想要听她说实话而已。

可苏卿言对自己所受委屈却避而不谈,反而向他道歉。

心里莫名的产生了烦躁的情绪,脸色沉了下来。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察觉到沈子瑜的情绪,苏卿言知道自己又惹他不快了。

心里更没了底气,话到嘴边,有些说不出口了。

沈子瑜双手交叠,撑着下颚,耐心的等她开口。

“我......”

顿了一下,尽管之前已经开过一次口,但时隔两年多,再次开口,仍有些羞于启齿。

“我能、找你借一点、钱吗?”

沈子瑜并没有太惊讶苏卿言会提出这个请求,应该说他早就猜到了。

能让她难以启齿的事有两件。

一是借钱。

二是解除婚姻关系。

这一瞬间,他竟有点庆幸,苏卿言提出来的不是第二件事。

为什么?

他脑海里那些怪异的想法又在作祟了。

“多少?”

“十、十万。”

十万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与客户吃一顿饭的消费。

但对于精打细算的苏卿言就是一笔巨款了。

她一下要借这么多,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是怎么与他拉开关系,怎么还会找他借钱。

联想到苏卿言刚刚哄沈熠安时,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

她那个哥哥又来找她要钱了。

这一次直接要了十万。

这么大一笔钱,苏卿言自然拿不出,她这两年好不容易存了几万块钱,肯定也不会答应苏卿翼。

但她还是来找他借这笔钱了。

苏卿翼这次又是拿什么威胁她的?

在等待沈子瑜回复的时间里,苏卿言意外的消除了心里的紧张感。

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她在沈子瑜心中的形象只怕早就如地上的泥土了吧?

罢了罢了,他们总归是要分开的。

若干年后,沈子瑜或许就会将她忘得一干二净,哪还会记得她有这样不堪的一面?

她初次见沈子瑜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飞鸟与鱼的距离,始终隔着海平面。

飞鸟不能入水,鱼离不开水。

沈子瑜就是那只翱翔在广阔天空的飞鸟,而她则是那条仰望蓝空,仰望飞鸟的鱼,他们之间隔着无法跨越的海平面。

“明天我会让顾浩打二十万在你的账户上,如果下个季度集团的产品大卖,按合同的规定,你将得到5%的分成。”

说完,看到苏卿言有点不可置信的表情,沈子瑜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异样。

“咳。”

“如果对方得寸进尺,最好的方式是不再搭理。”

苏卿言刹那就明白了沈子瑜的意思。

她不知道她理解的对不对,沈子瑜非要让她签合同的原因,就是为了让她分成?

还从侧面提醒她,不要再给苏卿翼钱。

他这算是在关心她吗?

苏卿言心中涩味蔓延,眼睛发酸,她强迫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

闷闷的用极微小的声音道:“嗯。”

不管沈子瑜是不是为了她着想,能在这个时候得到一丁点的关心,她也是很开心的。

不知不觉,她都快忘了被人关心,放在手心里疼爱的感觉是怎样的了。

听出苏卿言的哽咽,从来没哄过人的沈子瑜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

淡定的说了句,“如果没有其他事了,你先回房间休息吧。”

苏卿言搓了搓袖口,鼓足勇气,抬头与沈子瑜对视。

“谢谢你!”

这句谢谢不带任何除感谢以外的感情,她是真的很感激沈子瑜这个时候还愿意帮她。

她觉得沈子瑜这个人其实是矛盾的,明明对她冷淡到不行,却还是会在关键时刻,伸手拉她一把。

她也是因为这样,从第一眼,爱到如今。

余生悲欢皆是你

余生悲欢皆是你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奇幻修真
  • 作者:浮生大人

沈子瑜说:“我这辈子只会再婚,会再婚。”因为当苏卿言拿着刚领的离婚证赴法国后,他对外宣成爱妻去世。一个月后,助理在他的两只手臂上看见了泛红的纹身,一山,一鸟会在公司楼下遇见沈子瑜是在她意料之外,但看到他旁边坐着另一个女人,却是意料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