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4章 离婚条件小说

第4章 离婚条件小说

发表时间:2021-06-11 19:58:34 作者:苏穗

“你说什么?秦慕白要和你复婚?”昏黄的酒吧里,苏墨一脸不可思议,抓着苏清泠的手臂问着。苏清泠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她醉眼朦朦胧胧地呢喃着:“薇薇,你说,我究竟在苏清泠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爱若尘埃》章节目录<<<


《第4章 离婚条件》精选

“你说什么?秦慕白要和你离婚?”昏暗的酒吧里,白薇一脸不可思议,抓着苏清泠的手臂问道。

苏清泠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她醉眼朦胧地呢喃着:“薇薇,你说,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白薇看着苏清泠落寞的样子,叹了口气,问道:“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我还有选择吗?”苏清泠失落的样子,让白薇一时间失了声。

她知道苏清泠为秦慕白到底付出了多少,也知道这个打击对于苏清泠来说到底有多大,所有人都说苏清泠是个恶毒的女人,只有她知道,苏清泠的心地有多么纯良。

白薇看着苏清泠的样子,心疼地抱了抱她。

她知道苏清泠说的没错,如果秦慕白坚持离婚,苏清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第二天,苏清泠宿醉醒来,下意识地抓起手机,没有任何电话和信息。她自嘲一笑,就算自己死在外面,秦慕白也不会担心一下她的。

也许,自己真的该放手了吧。

迈着宿醉后虚浮的脚步,苏清泠走出酒吧,包里电话想起,她满心期待地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脸上的失落一闪而逝,按了接听键。

“清冷,你有没有拿到钱啊?高利贷那些人今天又来找你弟弟了,他现在正躲在这里,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呀!”电话里传来陈媚哭天抢地的声音。

苏清泠厌恶地撇了下嘴,淡淡地说道:“明天,我会把钱给你。”说完,便挂了电话,朝着对面马路走去。

也许是她想的太认真了,竟然连红灯都没看到,一辆灰色的车子从远处冲过来,就要撞上苏清泠。

“苏清泠,你想死吗?”她感觉肩膀被一股大力拉扯,灰色的车子擦着她的身子向前驶去。

冰冷的声音划破她的耳膜,她抬起头,看到了秦慕白那张冷酷俊朗的脸,是秦慕白救了自己,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苏清泠的缓缓抬起手,颤抖着手指,伸到秦慕白脸上,呢喃道:“慕白,我是真的……爱你。”

秦慕白身子一颤,随后冷漠地说道:“上车。”

苏清泠怔怔地看着秦慕白冰冷的表情,转身落寞地坐上了他的车子。

上车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狭小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息,“拿去,这里是一千万,还有什么条件,你说。”秦慕白嗤笑一声,率先开口,并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苏清泠。

苏清泠低着头接过支票,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我答应你,离婚。”苏清泠知道,自己需要这笔钱,离婚,是她最后的筹码了。

“还有什么条件,你说。”秦慕白眯了眯眼睛,冷淡的看着苏凉嗤笑道。

“我想……你陪我,过完25岁生日。”苏清泠垂着眼睑,心中揪成一团,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平缓的语气。

“时间。”秦慕白有些意外,在他想来,这个女人无非是想要更多的钱,自己也在心中给出了一个不会让她拒绝的价码,所以当他听到这样的要求时,清冷的眼眸泛着些许阴暗,他冷漠地扫了苏清泠一眼,表情有些不耐烦。

什么时候?

苏清泠的脸上泛着浓浓的苦涩。

在一起三年,秦慕白从来没有问过她的生日,也许是从来都不曾在意吧,自然不会知道她的生日在什么时候。

“七天后。”

“好。”

秦慕白没有拒绝她提出的最后条件,说完这个字,便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好像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车厢内又是一大段的沉默。

苏清泠鼓起勇气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眸子黝黑明亮,脸型轮廓堪称完美,俊美的侧脸在淡淡的光线映衬下,显得异常冷漠疏离。

苏清泠呆呆的看着秦慕白,拼命压抑着心中的酸楚和疼痛,直到看见他眉头皱起,才狼狈地将头撇开。

那个自己深深爱了十五年的男人,自己背负骂名嫁给他做了三年的妻子,以这种冷漠决绝的方式,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甚至,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他们身处狭小的车厢,他就在她的身边,中间的距离,却好像隔了几亿光年的银河系。

即使自己再努力,不是她的,终究会失去,自己那么努力的爱着,换来的却是满身疲惫,心冷若死。

……

苏清泠和秦慕白协议和平离婚,苏清泠拿了那一千万,其他的钱苏清泠没要,她将支票给了陈媚,陈媚笑眯眯地收下钱,恬不知耻地对苏清泠说道:“早知道秦家这么大方,就再多要一千万了,你弟弟想开个工厂,有了秦家做靠山,你弟弟的工厂还怕做不大吗?”

苏清泠忍不住对着陈媚喊道:“妈,你看看苏文那个样子,不是我说,他这辈子除了坐牢,没有其他的出路,一辈子都是这个鬼样子。”

“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怎么能这样说你亲弟弟,这次他已经知道错了,他会改的。”陈媚非常不满苏清泠的诋毁,大声嚷嚷道。

我宁愿不当这个姐姐,为了这个废物弟弟,我答应了秦慕白的离婚条件。苏清泠的心中无比悲凉。

苏文那种废物,除了拿钱吃喝嫖赌之外,他要是能堂堂正正做人,苏清泠才会觉得自己见鬼了。

苏清泠并没有将她和秦慕白离婚的事情告诉陈媚,这个家,她一刻也不想待着,看着陈媚势利的嘴脸就感觉恶心。

苏清泠转身离开了家,去往医院看望秦老爷子。

秦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怎么好,都是待在秦家旗下的疗养院,因此,苏清泠也会经常过去陪老人家聊聊天。

秦老爷子也很喜欢苏清泠这个孩子。

秦老爷子年轻时也是穷小子,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了秦家基业,因此对于门当户对这种观念,老爷子看的很淡。虽然当年苏清泠借着骨髓要挟秦家,但是后来老爷子发现苏清泠是真的喜欢秦慕白,也是一个非常善良乖巧的孩子,便对她越发喜爱,当初的不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秦老爷子今天精神好很多,见到苏清泠,就握住她的手,慈祥地问她什么时候有喜讯,自己都等不及要抱孙子了。

听到孩子两个字,苏清泠鼻子有些酸涩。

三年来,秦慕白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工具,每次事后都会派人给她送来避孕药,即使自己想要,也是有心无力。

“爷爷,孩子的事情,讲究的是缘分。”苏清泠低头轻轻地说道。

秦老爷子还不知道白清儿已经怀孕了,只是一脸怜惜地拍着苏清泠的手,和蔼地说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慕白他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好。”

苏清泠将自己的落寞深深埋在心底,振奋精神,说了好些开心的事情,直到老爷子说自己累了,苏清泠服侍他吃药之后才离开。

刚走出病房门,就在走廊看到靠在墙壁上抽烟的秦慕白。

看到苏清泠,秦慕白转过头,冷着脸问道:“你没有和爷爷说清儿的什么坏话吧?我警告你,你最好别……”

秦老爷子个性传统,对于做演员的白清儿一向没什么好感,哪怕她贵为白家的千金小姐,也依旧如此。

听着秦慕白的冷言冷语,原来他特意过来,只是担心苏清泠会在秦老爷子面前说白清儿的坏话。

苏清泠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的情感就要喷薄而出,她打断秦慕白的话,直视着他说道:“你以为我会和老爷子说些什么?”

声音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来,有些连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尖锐。

秦慕白眉心不由得皱了一下,大概是听出了苏清泠话语中的讥讽。

他弹了弹手中的烟蒂,冷淡地说道:“最好是这样,苏清泠,你别耍什么花招。”

苏清泠闻言,手指倏地捏紧,而后,又慢慢地松开。

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对上秦慕白的目光,第一次,她的眼睛里曾经的小心翼翼消失了,冷冷地说道:“秦慕白,你放心,我不屑于耍花招,也绝不会耍什么花招,既然我答应了你的离婚条件,就一定会遵守诺言,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

说完,再也不看秦慕白一眼,径直走进了电梯。

秦慕白似乎第一次看到苏清泠这个样子,曾经的她一直以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就在刚才,她居然敢给自己甩脸色。

秦慕白的眼神,变得更加阴冷了几分。

……

白家老爷子生日这一天,秦家也在受邀之列。苏清泠跟着秦慕白一起参加白老爷子的寿宴。

秦慕白带着苏清泠进入会场之后,转身就去找白清儿去了,和白清儿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周围人嘲讽的眼神若有若无地向苏清泠身上瞟过来,让她的脸色有些发白。

那天的白清儿穿着及地长裙,其上点缀着闪亮的晶片,精致的妆容将她姣好的面容衬托得更加立体,好像画里走出的绝色佳人。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白清儿和秦慕白青梅竹马,三年前是苏清泠用骨髓要挟,狠狠拆散了一对璧人,所有人都骂苏清泠是京城最无耻最阴毒的女人。

“啊!我的项链怎么不见了!”宴会刚进行到一半,突然一个贵妇摸着自己的脖子,尖声大叫了起来。

爱若尘埃

爱若尘埃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松爽文
  • 作者:苏穗

多年来我的卑贱跟忍辱负重,却也没换回来半点感情。我否认,我输了,输得很彻底地,却当我意外发现秦慕白对我的感情后,我才明白了,在这段婚姻中,并也没人全身而退。皎洁的月光下,一座豪华别墅如巨兽匍匐,隐隐显露出峥嵘的轮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