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16.狐裘大人小说

016.狐裘大人小说

发表时间:2022-07-24 20:49:16 作者:不是老狗

这伙边军来的人不少,李臻估么得有个三五桌。但他不心急去开说。这群人喝酒时可跟其他人相同,都是奔着肉菜去的,炒豆子这种苦哈哈的吃食否者是兜里没军饷了,否者肯定不可能会点。按照规矩,肉菜,酒水他是不分的。这群人也不像是去饮茶的德行。因为他就没心急,但他不着急去开说。。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16.狐裘大人》精选

这伙边军来的人不少,李臻估摸得有个三五桌。

但他不着急去开说。

这群人喝酒可跟其他人不同,都是奔着肉菜去的,炒豆子这种苦哈哈的吃食除非是兜里没饷银了,否则绝对不可能点。

按照规矩,肉菜,酒水他是不分的。

这群人也不像是去喝茶的德行。

所以他就没着急,继续靠着同福居那根幡柱子,看着街道上的游人晒暖暖。

这会,西市上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他又站了大概一炷香多的时间,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扭头一看……

是昨天那两桌客人之一。

“道长,等我们呢?”

俩老实巴交的汉子眼里透着惊喜。

李臻心说这二位可够自信的,但嘴上还是客客气气的说道:

“二位居士来啦。过冬的衣服可买了?”

“早买完啦,今天的东西都贵。”

一个汉子爽利的笑了起来:

“道长,那现在能开说吗?昨天那故事勾的我半夜都睡不着觉,抓心挠肝的。“

“行啊!”

见来钱了,李臻也就不在墨迹。

这俩人少说一盘炒豆子。

7毛,不赚白不赚。

“二位大爷,请。”

悄悄的变换了一个称呼,俩人立刻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神情,和李臻一起走进了酒楼。

刚进去就是一愣……

显然看到了这三桌边军。

原本兴奋的神色也有所收敛,乖巧的坐在了离他们最远的那一边。

民不与官斗嘛。

而那些个边军也没在意这几个人,他们是来喝酒的,但这会酒菜还没上,正三三两两的聊天,显得乱糟糟的。

俩人坐好了,店小二便迎了过来。

这还没说话呢,其中一人就摆摆手:

“一壶酒,一盘豆子。”

也是熟客,店小二点点头就撤,往后厨铲豆子去了。

而俩人说完,目光就落到了李臻身上。

李臻慢条斯理的坐在桌前,从怀里把手绢,醒木,还有那缠着白幡儿的两根棍都拿出来,一样一样的摆好,便准备开说了。

……

“想不到,这边塞之地,亦是热闹非凡。”

西市马路上,一个头戴纱巾斗笠遮面,身披一件狐裘的消瘦人影用一个很中性化的声音对旁边之人说道。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位身上这件狐裘,光看那成色就知道造价不菲。

好皮子,阳光晒下来流光水滑的,微风一吹,绒毛随风摇摆,摇摆之中那毛色忽明忽暗,一看便知是上等货色。

怕是就这一件儿狐裘,买下一座同福居都不是什么问题。

千金裘!

而一边说,一边行进之间呢,还能看出来这位的腰间别着一把宝剑,宝剑剑柄之上镶嵌着阳光照耀下,如火一般闪耀的红宝石。

远远打眼一看便觉得有股热浪冲天的错觉。

更别提身上穿着那雪白的蜀锦衣了。

就这一身打扮,走街上行人都得避让,不然弄脏了人家的衣服,把家卖了都未见的赔的起。

而这位旁边的同伴呢,看上去也不好惹。

胳膊能跑马,肌肉似铜铁。

大冬天穿着一副明光铠,胸口虎头是威武逼人。

冲天眉,虎豹眼,脑袋上的发髻扎的是根根直立,满脸不怒自威的煞气。

好一员虎将!

但就是这么一位虎将,在听到了来人之言后,似乎对对方几位恭敬,不自觉的身子矮了一截,恭声说道:

“回大人,今日是授衣节,百姓们出来置办衣物过冬,自然是热闹一些。”

“嗯……”

身穿狐裘之人点点头,而因为头戴斗笠,纱巾之下看不到表情。

但话语里却有着几分唏嘘:

“真好啊……妖族无犯,雨水无忧,哪怕只是一座边塞小城,亦是太平景象。薛将军亦辛苦了。”

听到这话,薛将军眼里闪过了一丝激动,可头却压的更低了:

“末将不敢居功。”

说着,他看了看天色,说道:

“大人,今日城守得知大人到来,已在城中最好的蓬莱居备下薄宴,送了拜帖。且末虽苦寒,比不得京城富庶,但本地野味奇货亦有不少。大人若是不嫌弃……”

他这话还没说完,忽然,旁边传来了“啪”的一声!

这一声动静似乎是木头撞击之声,声音虽不大,可薛将军瞬间警觉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俩人路过的这间酒家里传了出来。

这声音不虚,很瓷实,朗朗乾坤听的是清清楚楚: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七雄五霸闹春秋,秦汉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

“啪!”

声音再起。

“虎斗!”

“……”

“……”

看得出来,薛将军有些错愕。

可那身穿狐裘面带斗笠之人却忽然轻笑了一声:

“哈~口气倒不小。”

说完,他直接就往里面走。

似乎根本就不记得刚才这位薛将军所言,且末本地最大的官儿就在某家酒楼等着他一样。

见状,薛将军也不敢多言,直接就跟了上去。

……

“……”

“……”

“……”

一屋子的军卒有点懵。

目光落在那单独坐一桌的道士身上。

小道士面带微笑,和气,清秀。大隋遗有魏晋之风,对于这种“男色”的包容心还挺足的。

哪怕是搅了爷爷们吃酒的兴致,但这伙边军也没恼,反倒有些看热闹的心态,就这么看着李臻,想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李臻一口气压在了丹田。

只觉得体内热流开始剧烈翻滚,游走,带来了阵阵暖意。

经过了一晚上时间,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他并没多惊讶,而是趁着用定场诗把在座之言都给压下来的功夫,开口说道:

“各位,牛鼻子我又来了。”

说着,他拱了拱手,客气了一番:

“今日来的人可都不少,昨儿个这两位大爷来了,今天又多了几桌军爷。今天是什么日子?授衣节。大伙都出来置办过冬的衣裳,而劳苦功高的军爷们也都休憩,趁着这个时候和生死弟兄出来吃吃酒,放松放松。在这里呢,小道我给各位道声辛苦。诸位军爷保家卫国,辛苦了。”

嘿。

牛鼻子说话好听嘿。

平常那些人看着咱们躲都来不及,好一点的喊一声军爷,不好听的直接背地里骂一句丘八。

今儿个这道士夸的心里这个舒坦啊……

而李臻把众人的表情一应收入眼底,心里松了口气,刚打算说,忽然就听旁边的店小二高喊了一嗓子:

“贵客到~~~”

“……”

李臻嘴角一抽。

可却见那伙边军全站起来了,满眼恭敬.

“……?”

他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就瞧见了一身狐裘,和那个穿着明光铠的壮汉。

隔着一层兜里轻纱,李臻都能感觉到有视线落到了他身上。

大隋说书人

大隋说书人

  • 状态:连载
  • 类型:轻松爽文
  • 作者:不是老狗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