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谁人破我仙术?(求收藏求票票)小说

第十二章 谁人破我仙术?(求收藏求票票)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19 20:08:34 作者:憨憨道人

“咦?”当阴突山王看过苟彧的伤势后,立马意外发现了一丝极其。“道长,怎么了?”苟夫人颤声问着,她深怕阴突山王说自己的儿子了没救了之类的话。苟德安是一脸很紧张地望着阴突山王,苟彧但是他的独子,要不然苟彧死了,自己那些银子也不是白贪了吗?阴突山王微“道长,怎么了?”苟夫人颤声问道,她生怕阴突山王说自己的儿子已经没救了之类的话。。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谁人破我仙术?(求收藏求票票)》精选

“咦?”当阴突山王看过苟彧的伤势之后,立刻发现了一丝异常。

“道长,怎么了?”苟夫人颤声问道,她生怕阴突山王说自己的儿子已经没救了之类的话。

苟德安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阴突山王,苟彧可是他的独子,要是苟彧死了,自己那些银子不是白贪了吗?

阴突山王微微一笑,淡淡地道:“发现了有趣的事情,等下再说吧,先为彧儿疗伤。”

说完,只见阴突山王浑身法力一荡,随后衣袍长发无风自动,接着只见阴突山王将手中拂尘对着床上的苟彧一摆。

‘唰’一道灵光瞬间飞入苟彧的体内,如果方鉴在这里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道灵光竟然也是香火愿力化作的疗伤灵光。

只见那灵光入体,苟彧的伤痊愈,面色由原先的苍白逐渐转为正常,最后又变得红润起来。

“啊~~~”苟彧呻吟了一声,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的儿啊!”苟夫人当即扑了上去大哭起来,但苟彧因为昏睡太久,还处于发懵的状态。

苟德安大喜,激动地朝阴突山王道:“多谢道长,道长法力无边,下官感激不尽。”

此时苟夫人也转过身来,对着阴突山王又叩又拜,恭敬至极,口中感谢之词滔滔不绝。

“义父...”苟彧也醒转了过来,扭头看着一旁的阴突山王,叫了一声就想爬起来。

但他此刻的身体十分虚弱,根本无法起身,一旁的丫鬟连忙上去帮扶,但阴突山王却道:“你伤情虽已痊愈,但身子尚且虚弱,还是先躺着吧。”

“是,义父,请恕孩儿无礼了。”苟彧闻言,无比恭顺地说道。

阴突山王含笑点头,然后对苟德安与苟夫人道:“你们与我去大厅说话。”

“是。”一县县令和县令夫人,在阴突山王面前显得无比恭敬。

来到大厅之后,阴突山王坐在上首,苟德安与夫人、师爷坐在下侧,随即又命丫鬟送上香茶果品奉上。

阴突山王看着苟德安道:“彧儿是否去过神庙?”

苟德安与夫人对视一眼,目光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惊讶与疑惑。

随即苟德安道:“犬子两天前是去过青瓶山土地庙,也正是在土地庙山下摔伤的。”

“难道,真的是那土地神干的?”苟夫人脸色一变,不由开口说道。

阴突山王道:“极有可能,因为我在彧儿身上发现了一丝由愿力所化的恶气。”

“嘭!”苟夫人闻言,当即一拍桌子,怒吼道:“我就说是这恶神干的吧!”

说完苟夫人又看向苟德安道:“你拆不拆土地庙?”

苟德安内心是诚信阴突山王的,所以当阴突山王说苟彧有可能是被土地神报应了时,内心的火气也一下窜了起来。

“拆!但不能直接拆,得寻个由头才行。”苟德安这话一出口,一旁的师爷立刻献策道:“不如拆了土地庙,再修一个山王庙?”

坐在上首的阴突山王眉头一挑,但很快便恢复常态,轻轻捧起一旁的香茶饮了起来。

苟德安自然注意到了阴突山王的反应,于是点头道:“这个办法不错!就发榜张告,说阳夏县土地神早无灵愿,应当拆除,另修山王神庙。”

说完,苟德安起身朝上首的阴突山王拜道:“求山王怜悯阳夏苍生,降法身于阳夏县,本官将于青瓶山修建山王庙,令全县百姓供奉山王。”

阴突山王极为心动,他走的就是‘野神’的路子,所谓的野神,就是未经天庭册封,自行在民间聚集信仰的神灵。

野神这条路很难走,但是无论人、妖修士都可以走这条路,如果走成了,那么天庭也会认可你,正式受天箓封神。

如果走不成,也不过是耽误了一些时间,并无大碍。

天庭对野神这种行为并未制止,神灵是庇佑生灵,劝人向善的,一个能够庇佑生灵,导人向善的野神,天庭是不介意他们存在的。

阴突山王仗着自己的炼神境修为,用敲打、拉拢的手段将仇安县土地神纳入自己麾下,又将那些不服自己的妖怪杀死、逼走,这才主导了整个仇安县,将自己的法身落到了土地庙神像上。

所以仇安县的百姓在祭拜供奉土地神时并不知道,他们其实祭拜供奉的是阴突山王,大量的香火愿力,基本都被阴突山王收了过去。

没有仙官玉碟的阴突山王虽然可以用自己的法宝来收纳‘香火愿力’,不过他却没有天庭的俸禄功德,因为他只是一个野神。

而眼下这个机会,如果自己能够一举再将阳夏县收入囊中,那么自己野神的路无疑就走得更加开阔了。

但是阴突山王虽然心动,却不敢冒然答应,这种事情必须谨慎行事。

于是他面对苟德安的邀请,笑着说道:“此事再议,在此之前,贫道还要试试阳夏县土地神的道行。”

对于阴突山王的法力和行为,苟德安当然是清楚的,但现实就是这样,紫正国朝廷中有许多高官大员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野神的背景。

官员们用自己的世俗权力来为野神们谋取信众和香火,而野神们也用自己的法力庇护官员极其家人,这是一种很正常的交易。

但是无论哪个国家,都是严令禁止朝廷官员和野神有勾结的,一旦抓住没有任何人会保你,就连那些同样和野神有来往的官员也不会保你,这是天庭仙官和人间帝王的底线。

“下官明白,明白。”苟德安满脸笑意地说道。

此刻在他心中,阳夏县土地神已经没了,很快阴突山王的神庙就将伫立在青瓶山上。

...

“谁人破我化愿之术?!”精舍中的房间猛地睁开眼睛,语气惊疑地说道。

因为就在刚才,他感觉到自己用化愿之术对苟彧施展的惩戒被人破去了。

方鉴说完之后,再次闭上双目仔细感应了一下,发现破除自己化愿之术的手段,同样是化愿之术。

但是这种化愿之术却和自己的化愿之术有很大差别,具体的差别说不出来,给方鉴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异类化愿术。

“莫非有别的神灵为苟彧脱灾?”方鉴目光一眯,他没有去查土地簿,因为天庭的仙官神灵同样不在土地簿的记录之中。

想到这里,方鉴决定先去阳夏县城内看一眼,看看是哪位神灵与苟家有旧。

于是他起身一步跨出精舍,正要掐动神行术前往阳夏县城,却不料一道残光突兀飞了过来,然后‘砰’地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残光砸落在地,露出一个人影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方鉴惊愕之下连忙走上前去,发现竟是一个人道修士,他连忙将其身体翻转过来,待看清此人面容后,顿时呼道:“周轻函?”

此人正是玉华观弟子周轻函,但他此刻浑身发黑,上半身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伤口中还泛着丝丝黑气,尤其是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青灰色的死气。

“这是...法毒!”方鉴看着周青山身上的伤口与那些黑气,立刻知道他遇到了什么。

所谓的法毒,是一种修行之人才有的毒,也是一种能对修行人产生威胁的毒,世上有‘五行之毒’,自然也就是法术之毒。

而周轻函此刻就明显是中了法毒,方鉴脑海中立刻出现了花妖花伶儿的身影,但立刻被他否定了。

不是花伶儿,且不说花伶儿已被雷部镇压,绝难逃脱,而且她的本体并不是有毒的花类。

周轻函的性命已经岌岌可危,方鉴刚想用化愿之术用愿力为周轻函祛毒疗伤,却发现自己的愿力经过这两天的修行,已经耗光了。

方鉴立刻毫不犹豫地将周轻函抱起,回身飞入三丈精舍内,然后从精舍的架子上取下那方玉匣。

将玉匣打开,一股清灵灵的药香立刻充斥着这三丈精舍,这正是周轻函那日赠送的百年灵参。

方鉴将百年灵参掰下一半,然后用法力磨成药粉,送入了周轻函口中,然后又摄取了一些清水送入周轻函口内,方鉴又用法力助其咽下。

百年灵参,灵气澎湃,药力充足,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功效,那就是祛毒。

我在天庭做仙官

我在天庭做仙官

  • 状态:连载
  • 类型:灵异鬼怪
  • 作者:憨憨道人

地球来的方鉴成了了天庭一仙官,不但有金手指,玉帝也很看重他。因为你我以为方鉴要扮猪吃老虎,去打漫天神佛的脸了?“不。”方鉴地说:“以及维护天道威仪,守持天规玉律,安宁六界四方,我辈义不容辞。”“宇宙万物、六界众生各归其类,人与妖、仙与凡、四生与六道,不能够在一起是不能够在一起!”“修佛就好好的修佛,别一天到晚爱恨情仇,否者天法深严,定让你血泪纷落。”“任何勇于抵挡天威的势力和个体,在超度亡灵他们的时候都绝不能够拿奖!”方鉴高坐穹霄,几道诏令为所有逆天行事之徒送去了温暖:“中执行天律,雷火灭形。”【书友群:742605844】-------------------------------------------。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