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六章 雨中客小说

第七十六章 雨中客小说

发表时间:2022-11-25 09:08:13 作者:繁烟轻

两人回去的路并好走。沧州的天像是漏了一个洞像,雨水一点儿也不停息。林暖暖的仗着有杨诗的检索,才能勉强拉着乔松柏的手,在夜雨山林中穿行。饶是如此,两人是跌跌撞撞的。回家的时候,两人皆是一副极其悲惨的样子。张氏跟林倩倩在门口急切地耐心的等待,却看沧州的天像是漏了一个洞一样,雨水一点也不停歇。。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雨中客》精选

两人回家的路并不好走。

沧州的天像是漏了一个洞一样,雨水一点也不停歇。

林暖暖仗着有小灵的检索,才能勉强拉着乔松柏的手,在夜雨山林中行走。饶是如此,两人也是跌跌撞撞的。

回到家的时候,两人皆是一副极为凄惨的样子。

张氏跟林芳芳在门口焦急地等待,却看到两个泥人走了回来。

“这是怎么闹成这样的。”张氏一半心疼,一半好笑。

林暖暖正要说话,却发现只要一开口,就是满嘴的泥浆,只能委屈巴巴地看向张氏。

“快去冲洗一下吧。”林芳芳也罕见地笑出来了。她与张氏早就烧好了水,就等着两人回来呢。

只是没想到,两人竟然这么凄惨。这不光是落汤鸡,简直就像是从泥浆里捞出来的。

林暖暖废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才把自己浑身上下洗干净。这仔细一瞧才发现,她身上竟然有不少淤青,除了下山的时候摔到了,恐怕也有与乔松柏扭打造成的。

“我以为我们当时没有多激烈。”林暖暖回忆起来,双方出手到自己被制服,好像才片刻的功夫。没想到竟然已经有这么多伤口了。

对此,小灵的解释是频率高。乔松柏也是一身的伤。

“说来说去,主要还是,宿主你不懂格斗技巧!”

林暖暖翻了一个白眼,得亏没懂,不然真的就杀人了。虽然当时她是下了决心跟死手的,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想到这里,林暖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敲开了乔松柏的房门。

乔松柏开门,看到林暖暖时,心中盛满了欢喜。

两人自山林间的事情之后,多了一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亲密感。也因此,替对方上药这种事情,做起来也没有那么别扭了。

不过林暖暖看着乔松柏有些红的耳朵,故意作弄他。

“你知道,我在那边多大了吗?”

乔松柏正细细替林暖暖揉开胳膊上的淤青,那是他勒伤的。听到这话,只是柔和地顺着她:“不知道。”

“我已经五十岁了。”说着,林暖暖心头暗自偷笑,乔松柏一定会吓到的。

乔松柏手停下来了,他心中确实有片刻错愕,不过很快,他说道:“如果你骗我,我仍旧会信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骗你?”林暖暖不服气,乔松柏的反应太平静了。

帮林暖暖把衣服穿好,乔松柏笑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的。”

“为什么?”林暖暖傻眼了,因为乔松柏说中了。

乔松柏心头发笑,林暖暖虽然懂得多,但是人情世故知晓很少,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靠脑子,这证明她阅历浅,故而必定是个年轻的女子。

不过这话,他可不会对林暖暖说。

他只是逗着林暖暖:“无论如何,我现在比你大,你得叫我哥哥。”

“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姐姐!”林暖暖立刻反驳,不过很快,被乔松柏镇压下来,“天色已经晚了,你该休息了。要睡这里吗?”

“耍流氓是吗?”

林暖暖脸一红,夺门而逃,跑回了东厢房。

感受到手中残存的软香,乔松柏心情十分愉悦。不过他听着雨打屋檐的声音,脸色在明灭的灯光中,却晦暗了下来。

最终,他叹了一口气,坐在书桌前,取出了笔墨纸砚……

另外一边,林暖暖却几乎是倒头就睡,以至于小灵的警告,她都听得迷迷糊糊的。

“宿主,降水量已经超过了警戒值。”

第二天一早,林暖暖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

小灵已经在她脑海中闹事了。

“行了,你别说了。”

林暖暖有些头疼。

按照小灵的说法,现在已经形成了特大暴雨。如果持续下去,很有可能形成洪涝灾害的。

可是这件事,林暖暖也没有办法。

自然灾害,只能提前预防,这已经发生了,除了救援,确实没有其他办法了。

因为是个雨天,张氏跟林芳芳两人乐得偷懒,还在床上睡觉。而乔松柏因为昨天淋雨,有些发烧,也在床上躺着。乔伯躲在小厨房里,正在替乔松柏煎药。

所以,平素热闹的林家小院,却只有林暖暖一个人坐在大堂里,听着雨打屋檐,想着大雨的事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辆马车,冒着大雨,停在了林暖暖家门口。

“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林暖暖看到马车停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人都傻了。

外面下着泼瓢大雨,这几位不在家坐着,特意赶了远路,来到自己家,瞧着像是脑子不太正常。

韩子元是第一次来到来到这么破败的地方,眼里写着的全部是嫌弃。不过他看着白太玄、李长信两人神色很是淡然,只能强装镇定地走进了林家小院。

“您三位,这个时候来?”林暖暖看到他们,实在是不太懂。冒着大雨来,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了?

韩子元看着小女孩一副不知礼数的样子,心头不喜,正要呵斥。

却听到李长信温柔开口:“我们有急事找乔兄,劳烦了。”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是李长信的本性。这点韩子元知道,可是他更知道,李长信在女子面前惯会演戏风流。没想到,他竟然对这个小丫头一副谦和的模样。倒是奇了。

林暖暖揉了揉鼻头,打了个喷嚏,惹得韩子元连连皱眉。

“人在里面病着呢。”她指了指西厢房,却没有带三人进去的打算。

吐槽归吐槽,林暖暖大概知道这三个人想要干什么了。

这么大的暴雨,他们估计也心慌了。

在古代,尤其是繁城这种非核心城市,排水系统几乎等于没有设计,现在城内大概已经有“水漫金山”之势了。

这种情况,他们能不急吗?

只是,他们第一时间找上乔松柏,是林暖暖没有想到的。

看着三人进西厢房,林暖暖眉头微皱,但是没有说话。乔松柏的身份,和他打算复仇的想法,注定他一定要接触这些人的。

自己没有资格阻止他。

她只是打着伞,招呼正傻傻坐牛车上的小哥,到屋子里坐坐。

别看现在是夏天,这雨天里面坐着,就算有蓑衣,也是不好受的。

林暖暖看到他摘了斗笠,却是一愣,总觉得这个驾车的小哥,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长桥村的折冲府,当时他就跟着白太玄一起的。”小灵立刻锁定了资料。

白鹿书院的学生?

林暖暖突然知道,这三位是来干什么的。

“出事了啊。”

交给白太玄水渠设计图的事情,林暖暖自始至终,都没有跟乔松柏说过。一来是没时间,二来是没必要。

这三个人,还带着这个学生来,很明显是要问乔松柏水渠的事情。想知道水渠能否撑过这次暴雨的。

而这,就连小灵都因为无法判断暴雨的持续时间,做不出判断,更何况是乔松柏了?

想到这里,林暖暖朝着白鹿书院的学生抱歉一笑,撇下他,一溜烟地跑进了西厢房。

而那边,乔松柏正半躺在床上,听着众人说着暴雨的事情。

这件事,他昨天晚上就有些担心了。因而已经书信一封,准备等雨停了,雇人送给李长信,没想到的是,李长信竟然已经来了。

“娘子?”

乔松柏看着林暖暖溜进来,疑惑又宠溺地看向她。

这时,不光是韩子元,白太玄的脸也黑了。

在他眼里看来,林暖暖属实是不懂事了,男人们在谈事呢,她却跑来捣乱。终究不如世家女大气、懂事。

林暖暖轻咳一声,为了不出事,她还是厚着脸皮,坐在床边:“你们在聊什么呢,我也要听!”

“沧州大雨。”李长信没有一丝要隐瞒的,他对林暖暖有种说不出的亲近与信任。

乔松柏却从这漫不经心的四个字中,听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李长信此时的温柔,在他眼里,显得分外刺眼。

“是啊,沧州大雨。”乔松柏突然握住林暖暖的手,姿势分外亲密:“这暴雨娘子有何高见?”

“范围呢?”这是林暖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

小灵的检测范围太短了,她只能知道降雨量。繁城与林家村靠的算近,根本不能作为参考。

特大暴雨范围越广,形成洪涝灾害的可能性越大。

“这才下了一天一夜。地方哪有那么快上报?”

韩子元心中隐约有了担忧。但是仍旧犟嘴。他们本来只是担心田里庄稼没有收成,让皇帝的“逼民反”政策生效。

可是如果范围足够大,那可不是没有收成这么简单了。

那会是……

洪涝!

李长信想到这里,双目微微眯起,那双风流惹人怨的桃花眼,却像狐狸一样,闪烁着算计。

实际上,洪涝造成的死伤,并不可怕,他甚至觉得完全可以接受。但是洪涝之后,必有瘟疫。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

届时,出问题的,恐怕不止是沧州了。

这是一盘甚至有关天下的大棋。

“没人报,你们不会去催吗?”林暖暖瞪了韩子元一眼。现在确定范围,还是来得及的,可以估算损失。提前制定防护计划。

乔松柏立刻知道林暖暖心中所想,随即安排起来。

“令沧州十六折冲府,立刻上报,确定整个沧州的受损范围。同时派私兵令沧州五县,及其下属的村镇,连夜返报,不得有误。”

沧州的折冲府,归李长信管,他们必定会第一时间上报消息。但是,五县及其下属村镇,实际上是皇帝安插的刺使在管,未必能够立刻得到回复。所以乔松柏建议,派私兵带人去问消息。这样方能快速得报。

知道其中关节厉害,李长信没有犹豫,立刻掏出怀中信物,让韩子元去办这件事情。

韩子元嘴上抱怨着,不必如此着急,可以等各地统计完损失后,再做定夺。却老老实实地接过令牌。

这边,韩子元卸下马车,冒着大雨,一个人骑马回去。

那边,关于水渠的事情,终于被提出来了。

乔松柏听到水渠,立刻看了一眼林暖暖。

而林暖暖立刻低头,撒娇似的晃了晃乔松柏的手。希望这位不要多问。

然后,乔松柏自然而然地与她十指相扣。

“即便是水渠有问题,我亦有解决办法。只要怀亲王担得住!”

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李长信冷笑:“有何不可?”

“方法尽在书信中了。”乔松柏从枕头下取出书信一封,昨天晚上,他已经有所预见了。

他与李长信不同,一开始他就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所以早就想好了,如何帮李长信从皇帝、还有周围各州手上,空手套白狼了。

白太玄看到乔松柏有条不紊的样子,心中皆是惊叹。乔相的孙子,真的是想的极远极深。

因而,他对林暖暖的宠爱,更是令白太玄心头一刺。

这样聪慧的人,应该有更广阔的前景,而不是被一个农家女耽误了。

想到这里,白太玄支走了林暖暖与李长信,打算跟乔松柏私下详谈。

望族联姻本来就是常事,更何况,乔松柏现在族中只剩下他一个人,更需要娶一位世家女,为他铺好路,谋得一片好前程。

乔松柏听到白太玄的话,双目微垂,却也不反对:“那老师有何建议?”

白太玄见乔松柏没有多反对,心中甚是欣慰,懂得审时度势,知晓进退,是个好苗子。

他立刻报菜名一般,把自己心中认为适龄的贵女,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而听到这些名字,乔松柏脑海中呈现的是一副纷繁复杂的关系网。被白太玄点中的人,他在关系网上标注一笔。凭借着与白太玄关系的亲疏分布,那些复杂的关系,好像有了一些头目。

而他心中对于这些世家大族的厌恶,却更甚了。

两个人所不知道的是,林暖暖正在大厅里面听着两人的对话。

“这就是个渣男!”小灵听到乔松柏没有反对,反而接受了白太玄的说辞,立刻斥责起来。

林暖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生气的不光是白太玄挖墙角行为,还有乔松柏回答时那种暧昧不明的态度。

她心眼极小、气量极短,眼里揉不得沙。不止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还容不下一点暧昧。如果不能,她宁可玉碎。

于是就在白太玄介绍到王氏女时,林暖暖踢开了西厢房的门。

“你们知道这里是我家吗?”

说着,林暖暖眼睛红了一圈。

种田之天降良婿

种田之天降良婿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繁烟轻

穿越回古代,林暖暖天崩开局。没啥古代生存技能,还一睁眼就面对即将饿死的命运。雪上加霜的是,她冒出个病相公。 好在她有个随身百科全书帮助。 先是学会了去除河豚毒素,把肚子给填饱了。然后兴办新型造纸厂,秀才举人官老爷,一个个端着银子守着开门。还开发了一个物流产业链,把日子越过越红火。 而她那个聪明的病相公,不但管账一把好手,还替林暖暖把业务扩建到全国各地,甚至于周边各国。 就这么着,林暖暖逐渐坐稳了大周首富的宝座。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昏暗。睁大眼睛仔细一瞧,头顶竟然是一片茅草?。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