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九章 阴谋起小说

第七十九章 阴谋起小说

发表时间:2022-11-25 09:08:14 作者:繁烟轻

“林喜贵出生于的时候,但是不通常的。天上降了红云彩。”说起这里,王寡妇左看一看右看一看:“这事情,我是据说啊,你别往内传。”“听算卦的说,这是富贵的皇帝命。因为,村长对林喜贵那但是言听计从的。”林暖暖的长啸,她都快忘了,村民们但是普遍迷信思想的。“听算命的说,这是大富大贵的皇帝命。所以,村长对林喜贵那可是言听计从的。”。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阴谋起》精选

“林喜贵出生的时候,可是不一般的。天上降了红云彩。”说到这里,王寡妇左看看右看看:“这事情,我也是听说啊,你别往外传。”

“听算命的说,这是大富大贵的皇帝命。所以,村长对林喜贵那可是言听计从的。”

林暖暖仰天,她都快忘了,村民们还是普遍迷信的。

按照王寡妇的说法,很多事情就说的通了。

村长对儿子如此看重,那必定是相信了算命的说法了。至于村民们反应,林暖暖表示,底层人民还是相当真实的。

谁家有热闹了,他们不瞧白不瞧。但是真的遇上要掏银子了,这什么封建迷信都不好使了。什么皇帝命,他们都不稀罕了。

林暖暖把这件事情,说给乔松柏听的时候。

乔松柏语气里有一丝嘲弄:“皇帝命……京城的那位,可听不得这样的话。”

“却也无可奈何。”林暖暖笑着接话。

历朝历代,皆是如此。中央集权的国家,想要真正的掌控最基层,难度极大。尤其是现在,大周的皇帝,正忙着跟世家望族争权呢。

“可有办法?”乔松柏自从上次雨幕事件之后,问林暖暖这些问题,也毫不避讳了。

而林暖暖这次确实被问住了:“唔……”

“并不容易。实际上,太祖已经做的不错了。如果亲王跟皇帝一心,中央的命令至少能传到折冲府这一带的。不过实际上嘛……”

同姓之间,仍旧是互相残杀,太祖分权给地方亲王的计谋,既没有真正对抗得了世家大族,也没有让皇帝对基层的掌控更进一步。

“要想真正解决这些问题,首先需要的是信息畅通无阻。”林暖暖总结,这一切的一切,还得是科学技术发展。

乔松柏反复思考林暖暖的话,忽而说道:“除了官方,似乎是商人,掌握着最多的信息、拥有最快速的信息传递渠道。”

说道这里的时候,乔松柏目光灼灼的看向林暖暖,似乎是在求夸奖:“所以历代才重农抑商。”

回应他的是林暖暖的震惊与呆滞。

她或许一直就想错了,实际上古代君王,一直在维护自己统治上不留余力。以至于重农抑商这样的政策,还有这样的背后含义。

因为真正让封建君主专制落马的,确确实实是商人带来的资本主义制度。

即便没有能触及到本质,不知道原理,他们也能清楚抓住自己的敌人。

“宿主,你最好能保证,乔松柏不是你的敌人。”小灵再次提醒。它对林暖暖没有杀死乔松柏,还是极为不满的。

作为系统,它不相信人类的感情。它始终认为,乔松柏是个隐患。尤其是林暖暖跟他放开聊一些话题之后。他的进步,太出乎意料了。

林暖暖没有说话。

乔松柏偶尔的灵光一闪,确实也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太聪明了。这样的人,如果与自己为敌,就太可怕了。

但是,林暖暖并不真正的害怕,她也不知道原因。或许是乔松柏那次决绝地说出“不用你动手”之后。自己就对他产生了天然的信任。

“娘子?”乔松柏轻轻的拉着林暖暖的手,他知道林暖暖偶尔的沉默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林暖暖始终没有避讳跟自己谈这些事情。这证明,她始终给自己信任。而乔松柏要做的是,绝对不辜负这样的信任。

所以,在林暖暖面前,他可以不用表现的这么聪明。可以隐藏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还是说出来了,毫无保留。

真心以换真心。

自己永远是她这边的人。

林暖暖轻咳两声,岔开了话题,聊起了纺织厂的事情。

随着女工的增多,很明显,纺织厂需要一个管事。本来是张荷花与钱氏争这个位置的。谁曾想,到最后的时候,她们竟然联合推举了林甜甜。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露出诡异。

只是这件事,林暖暖让张氏全权管理的。她娘是个实诚人,听到众人举荐林甜甜之后,也没有任何疑心,直接就让林甜甜做了管事。

“不过小事罢了。”乔松柏回想起林甜甜这个人,心头极为不喜。但是,这样的人,还是很容易看穿的,有极强的权力欲望。

恐怕,林甜甜用钱收买了她们。

张荷花的优势是对林老三家有恩,钱氏的优势是与张氏是妯娌。这两个人都有落选的可能。

只要林甜甜承诺把管事费均分给两人,那么这两位答应的可能性很高的。毕竟落选就是只能拿女工的工资了。

这种计谋,任何人都能想到。

但是没有人实施。因为,大家都舍不得财,也知道真正的老板是谁。

而林甜甜对权力的欲望更大一些,即便只是虚权。

实际上,就如同乔松柏预料的那样,林甜甜以财换位。

走在田垄上的林甜甜,此时带着的是一股极高的傲气。虽然只是个纺织厂管事,但是她有了一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不过,田里的人,还是不吃她这套的。

现在虽然是农忙,但是林暖暖因为李长信工期的压力,并没有给大家放假,还是要求两班倒。

同时,相应的,林暖暖提前发了工资的。

财帛动人心,这白花花银子摆到眼前的时候。所谓的“赔钱货”,立刻就成了香饽饽。家里人哪里舍得让这些女人下地干活。指着她们好好休息,给家里创收呢。

所以,田埂上,没有林甜甜的“手下”。她摆了半天谱,却没有一个人看过来的。

正经人都忙着割庄稼呢。

所以,这半天,林甜甜,却是吸引来了一个不正经的人。

林喜贵,本村唯一一个,从来不用干农活的男人。他的任务,就是看着他爹娘,还有他那个傻子二姐夫,在地里干活。

这种事情,以往还好,因为他能看到村子里女人们,弯腰捡稻穗的身段。可今年,跟邪了门似的,全村的年轻女人,都不见了。

现在留在田里的,都是些身材臃肿的大妈。他看的直嫌晦气。

这冷不丁,看到站在田埂上的林甜甜,就跟洗了眼睛一样。

“小娘子,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林喜贵平素说话流里流气的。猛然见到林甜甜,更是喜不自胜,说的话,更像是个流氓调戏小姑娘。

林甜甜听到她这话,转过头来。看到是林喜贵之后,脸上却不太高兴,嘴角也垮下来了。

她可不喜欢泥腿子。

而林喜贵看到林甜甜的正脸,顿时惊为天人。这白嫩嫩的,也忒好看了吧。摸起来,肯定比豆腐还滑还嫩。

“小娘子,你叫什么名字啊?”林喜贵速来就是地痞流氓的做派,看到林甜甜不搭理他,他就有些生气了,立刻就去拽林甜甜的胳膊。

猛然被人一拽,林暖暖极为恼怒,大声喊道:“放开我!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林甜甜正要搬出自己的身份来,她可是纺织厂的管事。村子里有一半人家的女儿,被她管着呢。

林喜贵素来横惯了:“你可知道我是谁?我爹是村长。”

这话在林甜甜耳朵里却是一个霹雳:“你是林喜贵?”

看着眼前地痞流氓样的人,林甜甜不愿相信。前两天,她可听王寡妇跟林暖暖说话,这林喜贵,是有皇帝命的人。眼前这人,怎么看都不像啊。

“货真价实!”林喜贵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他对自己的身份很满意。

果然,听到他的身份之后,林甜甜有些软化了。

“你先放开我。”说这话的时候,林甜甜脸有些红了。终究是“皇帝命”这三个字有吸引力。她自报起家门来了。“我是村西头,林老二家的女儿,林甜甜。”

听到美人软语,林喜贵被迷得五迷三道的,随即就撒手了。

而林甜甜却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跑了,只留下风中淡淡的脂粉香。

林喜贵感受到手中的细腻,心中万分懊恼。

这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年轻的女人,都哪去了啊?他爹也是的,说好了给自己找媳妇,这等了半天,却也没有见到媳妇影啊。

想到这里,林喜贵一肚子去,准备去村里“抓女人”,不在地里,就在村里。

只是,女人们要么在地里干活,要么家休息,要么在林暖暖家上工。整个村子里是寂静无声,却只有一户人家有个男人,在院子里无所事事。

赵八两跟林喜贵,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只是赵八两他爹临死前,给他娶了个媳妇,他才收了心思,没有继续做地痞流氓。

现在赵家的大大小小事情,全部都是赵家媳妇在做。他又变成了无所事事的样子。

因而与这林喜贵,几乎是一拍即合,立马厮混到一起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媳妇的问题上。

林喜贵现在确实想要个女人,可是村子里适龄的,却也整日不见影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个我知道。”赵八两冷笑,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了。“他们啊,都去林老三家做工了。”

“你说,这林老三家的女儿,是不是在跟你作对。明明知道兄弟你要娶媳妇了,偏偏把那些女人,往她家厂子骗。”

林喜贵一拍桌子,确实如此!

“而且啊,她扰乱村里头的秩序。你看,本来咱们男人出去干活,女人在家里伺候咱们,很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女人却出去干活。这不是反了天了吗?怎么的,这些女人,是不想伺候我们了吗?”

说着说着,赵八两激动起来了。女人伺候男人,是天经地义了。林暖暖非要闹什么纺织厂,把好好的村子带坏了。

林喜贵比他还激动。因为林暖暖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林家村,是他林喜贵说了算的。他爹死了,必定是他做村长。这林暖暖做什么事情,都没经过自己的同意,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而且,连他爹嘴里也经常提林暖暖,还有她那个会读书的相公!

长此以往,他林喜贵在村里的威望何在?

林喜贵又想到自己回村的时候,村子人只顾着看布匹,没有跟自己打招呼的事情了。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最终,林喜贵发了狠:“一定要治治这娘们。现在我就去!”

赵八两见把林喜贵的仇恨逼上来了,自然是喜不自禁,这是村长的儿子。他就是公法,做什么都是对的。

只是,他要的不是仅仅是让林暖暖长个教训,而是要她死。

所以赵八两对林喜贵说:“现在村子里面很多人都向着她,你得罪了她。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我会怕这个!”林喜贵是土霸王,从来就不怕这些。

赵八两笑得谄媚:“您自然不是怕这个的。但是,我有个计划。让村里人一起对付她才好。”

林喜贵不耐烦什么计谋,但是听到让村里人一起来,这不就是尊自己为主的意思吗?这倒是可以成为他霸业的第一步。

于是也心动地跟赵八两商量起来了。

却说这林甜甜与林喜贵在田埂相遇之后,心中喜不自胜。

这也导致了,她回到家之后,极为纠结。这两个男人,她该选哪一个才是啊。

乔松柏是读书人,而且还是个贵公子,模样也整齐。这样的更像是良人。

——可是他是个病秧子。

林喜贵是个地皮流氓,长得丑不说了,还没有什么学问,大字不识一个。

——可是他是大富大贵的“皇帝命”。

林甜甜把手帕都快揉断了,却也没想出个好结果来。

看着隔壁的房子,她觉得,问题还是出在林暖暖身上。

虽然说,凭借着自己的姿色与温柔,让乔松柏休妻不是难事。

但是这男人都是得陇望蜀的。她总觉得,乔松柏跟林暖暖有些感情了。万一,乔松柏不肯休妻,只让自己做平妻,那该怎么办呢?

这么想着,林甜甜坐不住了。只有她挑人的份,哪有被人挑的份。

她一定要问问,乔公子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看法。她最多只能接受林暖暖做小妾,绝对不接受平妻。

于是,林甜甜风一般地窜到了林暖暖家中。

却看到西厢房内,乔松柏握着林暖暖的手,正教她写大字呢。

一股酸意涌上心头,林甜甜有些委屈,她婉转地喊了一句:“乔公子……”

种田之天降良婿

种田之天降良婿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繁烟轻

穿越回古代,林暖暖天崩开局。没啥古代生存技能,还一睁眼就面对即将饿死的命运。雪上加霜的是,她冒出个病相公。 好在她有个随身百科全书帮助。 先是学会了去除河豚毒素,把肚子给填饱了。然后兴办新型造纸厂,秀才举人官老爷,一个个端着银子守着开门。还开发了一个物流产业链,把日子越过越红火。 而她那个聪明的病相公,不但管账一把好手,还替林暖暖把业务扩建到全国各地,甚至于周边各国。 就这么着,林暖暖逐渐坐稳了大周首富的宝座。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昏暗。睁大眼睛仔细一瞧,头顶竟然是一片茅草?。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