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猜不对小说

第24章 猜不对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8 06:51:55 作者:甜四娘

“厉霆骁,你喝了多少酒?”苏简溪双颊绯红,看着厉霆骁露出来的蜜色胸肌,有些不自然的把目光落到另外一边。“我喝了多少,你猜猜。”“半瓶?”厉霆骁吻了一下苏简溪,“再猜。”“一瓶

>>>《历少的限时婚宠》章节目录<<<


《第24章 猜不对》精选

“厉霆骁,你喝了多少酒?”苏简溪双颊绯红,看着厉霆骁露出来的蜜色胸肌,有些不自然的把目光落到另外一边。

“我喝了多少,你猜猜。”

“半瓶?”

厉霆骁吻了一下苏简溪,“再猜。”

“一瓶?”

厉霆骁又吻了一下苏简溪,“继续猜。”

苏简溪气结,要是她猜不出来,是不是就要一直吻下去?

看到女人鼓着腮帮子一副傲娇的小模样,厉霆骁从苏简溪的身上起来,顺带把她给扶稳了。

“简溪,如果我的家庭,会给你带来不快乐,甚至是危险,你会跟我离婚吗?”

厉霆骁搂着苏简溪,他已经离开家族三年了,他知道最后还是要回去。

但是苏简溪是他人生中的意外,他不想让这个女人跟着他一起去面对他所唾弃的一切。

苏简溪没有料到厉霆骁会突然间说这些,神色有几分紧张,“厉霆骁,跟我结婚的是你,不是你的家庭,你为我揍沈司明,还有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你,我就算是报复沈司明他们,可能也不会这么轻松,你都不嫌弃我,我为什么要因为你的家庭跟你离婚呢?”

苏简溪反握住厉霆骁的手,她不知道厉霆骁为什么会说这些,但她愿意跟他一起,披荆斩棘。

“真想现在就把你给摁在床上。”

厉霆骁凑到苏简溪的耳畔,性感的声音让人耳朵都怀孕了。

苏简溪像是下了重大决定一般,目光落在厉霆骁的身上,“如果你想的话,可以……”

最后的声音,就连苏简溪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简直是丢死人了,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对男人说如此露骨的话。

厉霆骁看着苏简溪,苏简溪下巴都快戳到胸口了。

“如果那样,你明天怎么拍戏。”

“说得好像你真的能够一晚上一样。”

“试试,嗯?”男人的尊严不容践踏,特别是那方面的尊严,苏简溪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子瞬间腾空,厉霆骁直接把她抱到了床上,继而高大的身子覆下。

这一次,男人的动作异常的凶猛,苏简溪被吻得晕头转向。

甚至她的衣服什么时候被脱了都不知道。

房间里面的温度飙升,迟来的新婚之夜,直接被补上了。

公寓外面,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却一直在门口晃悠着。

厉景琛将脸上戴着的口罩给摘下,看着眼前的公寓,感叹道,“啧啧啧,堂堂厉氏集团的大少爷,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说出去都丢我们厉家的脸。”

站在厉景琛身边的张达却无比羡慕道,“大少爷果然有能力,身无分文出来,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买了房子,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厉景琛踢了张达一脚,“偶像个屁,赶快给夫人打电话,告诉她我哥的一切。”

张达满脸见鬼的表情,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二少爷,要打你自己打,我要是给夫人打电话,大少爷第一个弄死我。”

厉景琛皮笑肉不笑道,“你要是不打,我现在立马弄死你。”

最终,张达只能任命般拿出了手机。

翌日,苏简溪揉着发酸发疼的腰从床上起来,虽然厉霆骁这只大灰狼没有折磨她一个晚上,但是半个晚上也有啊!

苏简溪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在厉霆骁身下又是求饶又是哭的模样,气得狠狠踢了一脚在床上睡的某只。

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节制啊!

厉霆骁似笑非笑般看着走路都有点别扭的苏简溪,非常好心道,“厉太太,需要我伺候你吗?”

一听到‘伺候’两个字,苏简溪就觉得脑袋一片晕眩,双腿更加的软了。

“不需要!”苏简溪恨得牙痒痒,让这只大灰狼伺候她,说不定等等就变成了另外一种伺候了。

苏简溪去卫生间里面开始洗漱,厉霆骁也起来了,老婆没有躺着的床,对于他而言,睡上去的一点想法也没有。

就在厉霆骁打算往卫生间里面走的时候,厉霆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瞬间脸色冷了下来。

厉霆骁往卫生间所在的方向扫视了一眼,往阳台外面走去。

“妈,什么事?”男人的声音低沉,透露出凉薄与疏远。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的存在?霆骁,你都离开了三年,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张达给我打电话,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竟然离我们这么近,都已经三年了,回来好不好?当初的事情妈妈真的知道错了,而且,你要是再不回来,整个厉氏可能都会被夺走,厉氏是你跟景琛的,我绝对不允许其他人分一杯羹。”

电话那端,妇人苦苦的哀求着,语气里面竟然还听得出隐隐的哭腔。

厉霆骁握着电话的手骨节突起,周边隐隐有白印。

“我对厉氏的继承权一点兴趣都没有。”

“妈知道,但是你甘愿把继承权拱手让人吗?他日,要是你继承了厉氏集团,把它整个捐助给慈善机构,妈一句话都不会说,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如果厉氏集团给了别人,我们都是输家,妈被那个人踩在脚下那么多年,就当做是妈求求你,霆骁,回来好不好?”

“我还有事,挂了。”厉霆骁挂了电话之后直接关机,拿出一根烟咬在口中,幽幽泛着蓝光的火光在晨雾中看起来像是随时都要熄灭一般,缭绕的烟雾模糊了男人的表情。

苏简溪洗漱完了之后,就看到了厉霆骁靠在阳台上面吞云吐雾的模样。

高大的身体微微躬着,一双大长腿相互交叠,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阴鸷。

“如果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苏简溪走到厉霆骁的身后将他拥住,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似乎不太对劲。

厉霆骁掐灭了手中的烟,转身反抱住了苏简溪。

“穿得这么少,感冒了受罪的是你。”说完后直接把苏简溪给打横抱起,回到了房间里面。

他替苏简溪将身上穿着的睡裙给脱下,目光在缱绻的风景上面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开始为她穿着衣服。

苏简溪知道这个男人不想对她说,自己也识趣的不再问。

他们似乎认识的时间,也不过三五天。

替苏简溪穿好衣服的厉霆骁看着她明显冷了的脸色,脸上颇有几分无奈。

他想要去捏一捏苏简溪的脸蛋,却被这个女人给躲开了。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剧组了。”苏简溪说完了之后随便穿了一双鞋,往门口走去。

“我送你。”

“不需要。”

厉霆骁:“……”

苏简溪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因为厉霆骁的隐瞒而生气,大概……她是真的慢慢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只是他一副想要隐瞒的模样,苏简溪真的很不爽!

半个小时之后,剧组。

苏简溪抛开早上的不愉快,工作的时候,她不喜欢带情绪。

然而让苏简溪诧异的是,一大清早,剧组里面竟然出现了苏博海,苏欢染,还有沈司明的身影。

沈司明昨天被揍得不清,谦润的脸上不说鼻青脸肿,但也看得出被揍的痕迹。

“爸,你怎么在这?”

苏简溪看着自己叫唤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只觉得非常的陌生。

“简溪,你不接司明的电话也就算了,难道爸爸的也不接了吗?”苏博海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一个劈腿渣男的电话,有什么好接的?”苏简溪冷冷扫视了一眼沈司明,可能是因为心虚,沈司明的头一下子低下了。

“这件事情司明跟爸爸说了,确实是他做的不对,这不,爸今天带着这两个混账东西来给你道歉了。”

“是觉得丢脸还不够大吗?”

苏简溪看着身边慢慢聚集的人群,语调也冷了几分。

苏博海轻咳一声,“要不我们去车子里面说?”

苏简溪真想甩脸走人了,但一想到她现在的处境,僵硬的点了点头。

如果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渣男贱女,还有害死自己妈妈的人,未免惩罚力度也太轻了。

于是,苏简溪跟着苏博海上了车。

一上车,苏欢染就抓住了苏简溪的手,眼泪大颗大颗掉落,“简溪,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那天晚上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是有人设计我跟司明的,我们去医院检查了,身体里面含有烈性药物的成分,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检查报告,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爸,您想说什么?”苏简溪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苏欢染,目光直视苏博海。

“爸知道作为受害人的你很委屈,爸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很生气,不管有没有被设计,司明跟欢染确实是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苏博海目光带着心疼,下一秒却话锋陡转,“他们两个固然可恨,但是公司还有其他的员工是无辜的,不能因为他们两个人的错误,让整个公司买单,天娱集团,我们苏家也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从昨天开始天娱集团的股份一直在亏,已经亏了好几百万了。”

“所以,爸您到底是想要表达些什么?”苏简溪眉头微微蹙起,看来这些人,又想要算计她了。

历少的限时婚宠

历少的限时婚宠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虐恋情深
  • 作者:甜四娘

三无老公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了a国人人趋之若鹜的新贵,苏简溪选择接受懦弱。她的丈夫确实没车没房,但人家有别墅有游轮除了私人飞机啊。都说苏简溪也不是好人,傍上豪门再说,还让苏简溪脑袋嗡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个马蜂窝,全身的所有血液都往脑袋上面涌。。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