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别扭小说

第十六章 别扭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2:50 作者:被打的兔子

在外守侯的人听见啜泣声,脸上的表情凝重。小五瘪瘪嘴,就要嚎啕大哭,被大哥一把捂着了嘴。“小五乖,宁静一点儿。”众人将希翼的目光投到柳管家,柳管家挠挠头,灰溜溜地遁走,边走边侧耳细听听里面的动静。左拐到院子里,躺在靠椅上望着天边的火烧云。新桃带着一个婆小五瘪瘪嘴,又要大哭,被大哥一把捂住了嘴。。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别扭》精选

在外守候的人听到抽泣声,脸上的表情凝重。

小五瘪瘪嘴,又要大哭,被大哥一把捂住了嘴。

“小五乖,安静一点。”

众人将希冀的目光投向柳管家,柳管家抓抓头,灰溜溜地遁走,边走边侧耳听里面的动静。直走到院子里,躺在靠椅上看着天边的火烧云。

新桃带着一个婆子提着饭盒过来,也感觉到不同往日的气氛,环顾了一下四周,听到房间里柳大娘的骂声,心下了然。

“柳管家,世子的饭食可有备好?”

柳管家眉头轻轻一挑,客气地回道:“已经备好。”说着从婆子手里接过饭盒,亲自将厨房里的饭菜装好,仔细地看了一眼盘中菜的卖相,很是不好意思拿出手。搓了搓手,才拎着饭盒走了出去。

“拙荆手笨,做的饭菜恐怕不合世子胃口。”

新桃只当是柳管家说的客套话,略扯扯嘴角笑道:“柳管家太谦虚,阿柳的厨艺这样好,柳大娘的厨艺定是更好了。”

柳管家憨厚地笑笑,也不多说什么了。目送她们提着饭盒离开,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轻皱着眉头。王府啊,那是连丫头都不简单的地方,阿柳不会有问题吧?只要几年,待王妃给指配婚事也就无碍了。

柳大娘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见她手肿得实在厉害,扭着腰出去了,到门口小声吩咐:“打盆冷水,将玉肌膏化了给她端进去。”

柳晋诚最先响应,往后院那口老井的方向去了。

柳夷光听到门口的动静,立马站起来,用完好的一只手拍了拍裙摆上占上的尘土,走到桌子前坐好,还不忘擦干了眼泪,让自己不要显得太狼狈。

两位哥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安安静静地坐着,除了眼睛红红的,倒是与平时没什么差别。柳晋毅与柳晋勤相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这个阿妹,又在逞强。

小五睁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阿姐没事吗?阿娘没有打你?”

柳夷光抿着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哭音。

“那我就放心了。”小五松了一口气,又捂着肚子道:“阿姐,我饿了。”

柳晋毅一把将小五抱起来往外走,“我先带着小子去吃点东西。”

他们一走,柳晋勤就板着脸,对她道:“手伸出来。”

柳夷光摇头,将拢在袖子里的手藏得更深了。这种事情还是太过丢脸了,比起手心的疼痛,颜面比较重要。

柳晋勤素知她个性别扭,却还是低估了她别扭的程度。这会儿也不拧着她,顺势也教训她几句:“阿妹,你要将世子当主子,咱既要做主子的自己人也要与主子保持距离。”

心里堵得慌,却还是点了头。

柳晋诚端着一盆凉水进来,轻轻地放到桌上,又打开玉肌膏的瓷瓶,挖了一团放水里化开了。柳夷光眨巴眨巴眼睛,大哥也太败家了。这么一小瓶玉肌膏可要二两银子,他这挖一下,可去了半两。

“看着我作甚?还不快将手放进来。”

柳夷光鼓着腮帮子,大哥看上去秀气斯文,但是严肃起来很有威慑力。犹豫着把手拿出来,方才只是手指肿得像香肠,这会儿已经肿胀成一整个老面馒头。

“呵呵,呵呵……”柳晋勤忍不住笑起来。

她无语凝噎,就知道会是这样!不在打击中暴走就会在打击中变态,很不幸,她就属于后者。她的几个兄长是妹控不假,但是,该打击她的时候毫不留情。他们认为自己个性别扭的时候都不会自我反省的么?

“今个儿晚上怕是没有点心吃了,不如就着豆酱吃你这个肉包子罢。”说着还伸出手指头在她的手上戳了两下,一戳一个坑。

突然觉得心好累,柳夷光蔫儿吧唧地将手伸到水中,清清凉凉的触感一瞬间就令她展颜,像是晒干的蔷薇花苞吸足了水分绽放开来。

玉肌膏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虽不是立竿见影去了肿胀,却能止疼。感觉好了一些,她才清了清嗓子幽怨地说:“好饿哦,要是能有一碗面条吃就好了。”说完,又用飘忽地眼神在两位哥哥身上来回逡巡。

柳晋诚在她头上揉了揉,温和地笑道:“知道了,这就去给你做。”柳夷光咧嘴一笑,又瞪了一眼柳晋勤。

气氛慢慢地好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柳家风采,平静而温馨。

主院那边,新桃摆好席面,脸色有些不好了。这菜色怕是连她自己都难以下箸,能给睿王和世子用吗?

果不其然,祁岩祁曜看到桌上摆放着的饭菜,相视一眼,谁都没有勇气先动筷子。

“元朗,我肚子不饿,你自便、自便。”

祁曜:……

新桃见状,忙命人把席面撤掉,换小厨房做的饭菜端上来。

祁岩貌似不经意地问道:“柳管家那边出了什么事吗?今儿这饭菜可失了水准。”

“今个儿这饭菜是柳大娘一早做好了的。”她明知道世子想要问那个小丫头,却偏偏不去接那茬儿。

难怪,并非出自她手。他也并不理会丫头的小心思,只问道:“那小丫头呢,今个儿不做饭了?”中午那顿饭吃得并不怎么舒心,原本还打算回来之后好好地祭祭这五脏庙。

“刚才遣人去问过了,柳大娘生了气,那小丫头挨了戒尺,现在手还肿着呢,大约这些天都进不了厨房。”

什么?祁岩急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混账,谁准她打人的!”那不是这些天都没办法迟到她做的菜了?

新桃心下一沉,那个小丫头竟然已经如此得世子看重了么?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嫣红的嘴唇,水漾的大眼睛看向他。

祁曜的眉头轻轻拧着,他倒是没有想到柳大娘会因这事处罚她。沉声吩咐身边的人赶紧送药膏过去。

祁岩还兀自气闷:“去,与柳大娘说,爷已点了那小丫头到爷院子当烧火丫头,今日起就搬到这边来。”

新桃大惊:“世子,王妃那儿……”

“怎么,院子里进个烧火丫头爷都不能做主了?”祁岩冷然道。

新桃知道自己失言了,她们这位世子只能顺毛捋,半分违逆不得。

“婢子知错了,阿柳毕竟是柳管家的女儿,到了聆风院也应该给个等级。”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 状态:连载
  • 类型:虐恋情深
  • 作者:被打的兔子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开始,阿柳仅仅只是想当个食神;然而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下属认她为主!还让不让她当个单纯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世英年早逝,今生格外惜命,山野长大的阿柳是奴身,所以这辈子是不打算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今日河里捞一道小鱼小虾,明日上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又惬意。被主子点名进府当厨娘,赶紧先找个大腿抱抱。可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