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 二等小说

第十七章 二等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2:51 作者:被打的兔子

祁岩本很想说就凭那丫头的资质,当个粗使丫头也就罢了,虽然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家去。“那就给个二等吧。”新桃垂眼砰然“是”,心里有些发凉。厨房里的丫头一般都也没等级,给个三等让柳管家面子上过的去也罢了,世子却给了二等。聆风院里的侍女可分三等,一等四新桃垂眼应声“是”,心里有些发凉。厨房里的丫头一般都没有等级,给个三等让柳管家面子上过得去也罢了,世子却给了二等。。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二等》精选

祁岩本想说就凭那丫头的资质,当个粗使丫头也就罢了,但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那就给个二等吧。”

新桃垂眼应声“是”,心里有些发凉。厨房里的丫头一般都没有等级,给个三等让柳管家面子上过得去也罢了,世子却给了二等。

聆风院里的侍女分为三等,一等四名,二等六名,三等八名,还有若干粗使丫头。这些都是定制,一个萝卜一个坑,提上来一个就要按下去一个。

如今这院子里,一等丫头都是端亲王妃从自己陪嫁的几房人里挑的,最得王妃信任;二等丫头里个个都是王府比较得脸的管家、嬷嬷的女儿,也都是王妃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等丫头也都在府里有些盘综错扎的关系。

能到聆风院当差的,背景都不简单。按下去一个三等丫鬟还算容易,但是要换掉一个二等丫头,却不那么简单。

新桃觉得这事儿有点难办,虽然以柳管家的级别,柳夷光在聆风院补个二等缺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一来,柳管家毕竟一直在府外当差,这在府里和在府外的情况可不一样;二来,这淘换掉哪个都会得罪人,被换下来的人可不会只把过记到柳夷光身上。

他素来浑惯了,祁曜知道,这毕竟是他的家务事,也不好直接插手。却忍不住提醒道:“这丫头太野,回去之后最好先交给王妃调教两天。”

祁岩轻笑一声:“那丫头跟我身边的丫头学个一星半点儿也就够她用的了,哪里需要母妃指点。”

祁曜沉吟片刻,再不多言。也是,跟着端亲王妃总免不了要出门走动,毕竟她那副长相……他看了一眼新桃,这端王世子的丫头可不好当,那丫头看上去是个心眼儿不多的……

新桃被睿王看一眼,心都跳慢了半拍。睿王虽也俊朗,却冷淡威严得紧,让人不敢靠近。这次睿王与世子一起前来庄子,见的次数多了,非但没有亲近起来,反而对他更加畏惧了。

“婢子现在就去接阿柳过来。”

祁岩挥挥手让她快点过去,看了一眼换上的一桌饭菜,却仍没多少食欲。新竹见状,想了想,端来一个小碟子,上面放着一些肉干,黑乎乎的,却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药草香气。又给睿王和世子各添了一晚白米饭。

“睿王、世子,这肉干配白米饭好吃得紧,给您二位尝尝鲜。”

祁岩看着这黑乎乎的肉干,问道:“这是什么?”

“小五说,这叫五香兔肉干。”

“兔肉?”兔肉他可吃过不老少,炮、煲、炙、烙、熬,哪种都尝试过,只是这兔肉干巴巴的一点儿肉味儿也没有。

“是,小五说阿柳自己采了一些草药,晒干了之后味道香香的,跟着兔肉一起煮,这兔肉吸收了草药的香气,味道也好了。”新竹说到这里的时候温柔地笑了笑,这是她第一次到庄子上,觉得什么都很新奇,小五天真可爱,她十分喜欢。

“小五是柳管家的那个胖乎乎的小儿子?一看就是个会吃的。”祁岩笑了笑,端起饭碗,夹了一根细细的兔肉丝到嘴里,咸香的味道就在一瞬间打开了他的食欲,忍不住吞了一大口白米饭。

新竹抿着唇,带着浅浅淡淡的笑意,恐怕世子以后是离不了阿柳了。聆风院里的侍女只要不出什么幺蛾子,都能长久地跟随世子,但是厨房里的嬷嬷、厨娘、烧火丫头不超过三个月就要换上一拨。现在这个阿柳不过是随手做的一道哄小孩儿的零嘴都能让世子胃口大开,恐怕以后她的前途怕是差不了。

五香兔肉很快就空了盘,饭毕,新竹又端了水果茶来,“这茶是柳大娘让人送过来的,说是晚膳后饮用既凉爽又对身体有益。”

不用说,又是那丫头捣鼓出来的。

这古怪的杯具,像粗口的花瓶,小手臂那般粗长的白瓷器皿,上面插着一根小指头粗细的竹子,细看才知道,这竹子的竹节都打通了。

“将新鲜的各色果子放入冰镇的红茶里,简单得很,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种用法。”新竹吐吐舌头,很是俏皮。

柳夷光被带进来的时候,看到两位手里捧着马克杯,对着吸管不知如何下口的两人,心情更糟了。定是阿娘又拿她的东西做人情了。想到阿娘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瞪了她的那两眼,她忍不住又摸了摸还肿着的右手。恭恭敬敬地跪下,行了大礼:“拜见世子,睿王。

“怎的这样客气?”祁曜瞥了一眼她故意藏在袖子里右手,再次抛出善意:“今日是我考虑不周,倒让你白挨一顿打。”

新竹、新桃俱是一愣,不只是她们,就连伺候祁曜的宦人都吃了一惊了,朝她多看了几眼。

柳夷光与他并不熟悉,也只是听哥哥提过他几次,但是她向来是不大相信口口相传的故事,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这个睿王,当然并不是什么慈善家,可他频频向她展示善意,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区区一个小婢女,应该没什么值得利用之处吧?

于是越发谨慎地回答:“婢子出身乡野,不知规矩,该罚。”

祁岩点点头:“嗯,你也算有点长进,以后跟着新桃新竹,多学一点规矩才是。”

“是,婢子记住了。”她轻轻的咬了咬舌尖,脑子里有个声音碎碎念着:我的内心,毫无波澜,毫无波澜。

祁岩摆弄着细竹竿,问道:“这茶具倒是做得有趣,你在这些方面倒是心思灵巧。”

“世子过奖,不过是胡闹做着玩的。”

她这样事事遵着礼数,他也觉得不大顺心。

实在是他不高兴的表情太过直白,她知道自己又惹到老板了,至于哪里惹着他了,她却没有头绪。

天地良心,她从进了这院子开始,步步规矩,哪里让他不满意了?

祁矅似是看出她的困惑,不由莞尔,接话道:“这竹子打通了关节,有什么说法没有?”

“哦,这个啊,婢子的弟弟还太小,拿不了这样大的马……茶具,这个竹子就是给他吸水用,后来阿娘觉得这样搭配既方便又有趣,便让人多做了些。”

新竹立刻识趣地又端了一杯水果茶来递给她。

她更宁愿表演胸口碎大石好吗?无奈地接过新竹端过来的茶水,在众目睽睽之下,吸了一口。

就当是在拍广告了。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 状态:连载
  • 类型:虐恋情深
  • 作者:被打的兔子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开始,阿柳仅仅只是想当个食神;然而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下属认她为主!还让不让她当个单纯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世英年早逝,今生格外惜命,山野长大的阿柳是奴身,所以这辈子是不打算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今日河里捞一道小鱼小虾,明日上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又惬意。被主子点名进府当厨娘,赶紧先找个大腿抱抱。可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