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一章 瞎捣鼓小说

第六十一章 瞎捣鼓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3:08 作者:被打的兔子

瞧着王妃关爱和的眼神,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前生缺爱,最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好。“婢子的病这么快能好,都是托您的福。”她可差点儿儿就说出来了“沾了您身上的仙气儿才好回来”这样的话。幸好适可而止地闭了嘴。新竹听了她的言语,心里安安稳稳多了。没想起,在王妃这里新竹听了她的言语,心里安稳多了。没想到,在王妃这里,她倒是方得开,言行也都规矩得很。便笑着同王妃道:“奴婢已经把人给带过来了,爷交代的差事也完成了,奴婢该功成身退了。”。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瞎捣鼓》精选

瞧着王妃关爱的眼神,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前世缺爱,最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好。“奴婢的病这么快能好,都是托您的福。”她可差点儿就说出了“沾了您身上的仙气儿才好过来”这样的话。还好适可而止地闭了嘴。

新竹听了她的言语,心里安稳多了。没想到,在王妃这里,她倒是方得开,言行也都规矩得很。便笑着同王妃道:“奴婢已经把人给带过来了,爷交代的差事也完成了,奴婢该功成身退了。”

妙音啐了她一口,笑道:“也是,聆风院离了新竹姑娘可不行,我呀,这就送您出去。”

听小姑娘斗斗嘴也挺有意思,王妃拍拍柳夷光的手,笑着说:“她们都淘气,你可不要学了她们去。”

柳夷光一偏头,卖萌道:“奴婢可比姐姐们淘气多了。”话一说完,又惹王妃笑了一场。

妙音还真的将新竹送了老远,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柳夷光从食盒里往外拿东西。瓶瓶罐罐地摆了一桌儿。王妃也随她摆弄,这才用过早膳多大会儿功夫呢。

“在庄子上,世子吃到仙草冻时就提过王妃苦夏,临走时让奴婢一定得备着这个,回来做给您尝尝。”柳夷光顿了顿又说到:“世子爷走到哪儿都惦记着您呢。”

王妃一听,脸上的神色果然更加柔软了,打开了话匣子:“他打小就孝顺,我还记得他三四岁时,被皇后接到延福宫,回来之后,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桂花糕来,嘴里喊着‘阿娘吃、阿娘吃’,王爷总说我对岩儿偏爱太过,可是他这样的孩子,让人怎么不疼呢。”

柳夷光默然,王妃把祁岩都惯成什么样儿了。但想了想自家的小五也就很能理解她这份儿心。

说话间,东西都准备好了。奶香浓郁的仙草冻、枣香馨甜的金丝枣糕,光是食物散发出来的味道就已经很勾人了。

没有女人不爱甜品,王妃一看到桌上的甜品就有了食欲。

“这两样点心倒是新鲜样子。”

柳夷光憨笑,谦虚道:“奴婢从小就竟琢磨着吃食了,也就只有这么点儿手艺能拿得出手。”

王妃先吃了一口仙草冻,凉凉的口感,带着些苦味,被奶茶一冲,别有滋味。果然是清热解暑的佳品。柳夷光又夹了一块枣糕,道:“这道点心唤做金丝枣糕,健脾养胃、益气安神,还有瘦身养颜的功效呢。”

王妃以为她说的这些都是讨巧的话,又见她一本正经的,觉得很是有趣,咬了一口,浓郁的枣香从口腔冲到了鼻腔,她原本就极喜欢枣儿的香气,就是吃枣泥都没这么香的。又兼枣糕口感细腻,回味绵甜,更让人爱不释手。竟比仙草冻还要喜欢些。

“难怪岩儿夸赞你做的饭食好吃,今儿我算是沾了他的光。”又问:“留些给岩儿没有?”

“王妃放心,也备了世子的。”

这回,王妃没有继续深究她的过往,只是絮絮叨叨闲话家常。王府的生活很多时候都是极为无趣的,王妃极少出门,一上午接到了三四张拜帖,王妃只让妙音收起来,看起来是不大愿意见人。除此之外,还要打理整个王府,不少事情都等着王妃拿主意。

她只是看着王妃处理家务就觉得累,又想到上次来时,见到的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姨娘们,颇为王妃不值。

“没想到今儿事不少,若是觉得无趣,可去院子里找小丫头们玩会儿。”

柳夷光跟小丫头们哪有什么共同语言,还不如在屋子里待着,还凉快。“奴婢就在这儿伺候着。”

王妃喜欢她这乖巧劲头,揉揉她的头,敏儿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可是片刻也待不住,见天儿的要往府外跑。

“王妃,郡主回来了。”

王妃错愕:“怎么这个点回来了?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话音还没落呢,穿着一身石榴红,挽着飞天髻的寿阳郡主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我的小祖宗,你慢着点儿,也不怕摔着孩子。”

柳夷光被她这一身红装闪瞎了眼,又惊讶于女子的美貌,一双丹凤眼,极为勾人。

寿阳郡主一看到母妃,便将手里的娃儿往她身上一扔,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身后跟着的人忙给她打扇。

看到房间里有个生面孔,瞥了一眼就愣住了,良久便呐呐道:“这个丫头,我看着有些面善。”

“这个妹妹,我见过的。”冷不丁地,柳夷光想起了贾宝玉的台词,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道这竟是豪门惯用的开场白?

王妃淡淡的一笔带过:“这丫头肖似十一娘,你那是还小,怕是对小姨母没什么印象了。”

敏儿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柳夷光面前,围着她绕了一圈儿,眼睛有些红红的,“确实像。”她怎么会不记得小姨母呢?她最喜欢小姨母了,当时府里一群妖魔鬼怪仗着自己有儿子各种出幺蛾子,母妃每天与她们斗法,便将总将她送到小姨母那里。她的性子,也是小姨母养出来的。

现在看着一个与小姨母长得像极了的人,记忆像是揭开了封条,一股脑的涌现出来。

恐怕母妃也不想这个时候谈论此事,也只能压住想要问的话,挤出一个笑容来:“你这小丫头倒是个有福气的,长得这般花容月貌。”

柳夷光忙给寿阳郡主请安,并用“惊为天人”来夸赞对方。

这种明明自己是个身份低微的奴婢,对方却把你当成贵族小姐来对待,这种感觉令人毛骨悚然……让她觉得自己正在陷入一个阴谋里,将要掉进一个大坑中。

“可是,你怎么这个点回来?”

“在府里待得太闷了,带小丸子出来走走,透透气。”

小!丸!子!

柳夷光目光转向那个小娃娃,一脸震惊。面容清秀,粉粉嫩嫩的小娃娃,还真的如小丸子一样可爱。只是这名字,是不是太卡通太不古代了?小娃娃朝她伸出手,要她抱。寿阳郡主见了,又过去抱起小丸子,塞到柳夷光怀里。

“这小子见着美女就要抱抱,倒是跟他舅舅小时候一个德行。”

原来这个叫小丸子的还是个男娃,知道真相的柳夷光同情的看着怀抱里的小可爱。小娃娃也不认生,抱着她的脸往自己嘴里送。

今日做了煮了奶茶,她的身上有一股子奶香,怕是这样引起了小娃娃的兴趣。

王妃听了寿阳郡主的一番话,上去捶了她一把:“哪有你这样这口无遮拦的。”寿阳郡主哼唧了一声,随即将注意力转移到柳夷光身上,满脸纠结道:“岩哥儿院子里的倒是少见你这样朴……素的。”

祁岩是什么德行,寿阳郡主一清二楚。他喜欢的是那种打扮精致的美人儿,看他院子的那些个,哪个不是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体面的衣裳。再看看她,这一身灰不溜秋的样式简单的衣裙,府里的粗使丫头都不会穿成这样。

对比寿阳郡主的霓裳华服,她这个确实太粗陋了。柳夷光低下头来:“奴婢这样有些失礼。”她都两天没有洗澡了,身上黏黏的,穿丝绸的衣衫总觉得贴在身上不舒服,反而这种棉料的衣服穿着发汗,舒服多了。

“确实。”寿阳郡主大笑道:“瞧着岩哥儿不是个小气的,怎么连好一些的衣服料子都舍不得拿出来。罢了,我那儿倒是有些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穿的,回头让人送些过来给你裁两件衣裳。”

“这怎么使得!”柳夷光脸都涨红了,忙道:“奴婢才来王府,今儿新桃姐姐还说要针线房要量身段做衣服呢。”

端亲王妃听了都肝儿疼,诚然已经放弃了将她培养成名门淑女,但听了她满嘴的胡话还是忍不住怒气,这话若是旁人听了,还以为她这是在嘲笑娘家连身衣服都不给小丫头们做呢,这不是踩王府的脸面么。

寿阳郡主听了她的话,又瞧着母妃即将爆发的模样,意识到自己又说了让母妃生气的话,想着要不要转移话题。正好妙语端了茶过来,寿阳郡主忙端了茶喝上一口。茶是温的,不解暑热。喝得直皱眉。

柳夷光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不开窍的了,没有想到寿阳郡主也如此,大约王妃面对寿阳郡主的时候就如同阿娘面对她时候一样,想捶吧,舍不得,不捶吧,很难受。

端亲王妃自己顺了顺气,对妙音道:“去将阿柳做的两样点心端上来。”

“阿柳竟会做菜?”寿阳郡主偏着头看她,眼睛里是笑盈盈的温柔。

柳夷光只顾着哄着小娃娃,突然被点名,囫囵地点了点头,又继续逗孩子。

端亲王妃手往柳夷光的方向点了点,道:“岩儿如今单吃她做的菜。”

寿阳郡主满脸难以置信。

妙语把点心都拿了过来,寿阳郡被仙草冻吸引住,眼睛盯着碗,一点都不顾及皇族的矜持。

端亲王妃不忍直视,将脸朝向另一边,还是阿柳看着让人舒心,大的小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寿阳郡主拿起银匙,吃了一口,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小敏儿,姨母今天给你做仙草冻吃好不好?Bling、bling的仙草冻,不过只能我们偷偷地吃,不许跟旁人说起。”

“糟糕,太久没做,我都忘了怎么做。”

“算了算了,就这么凑活吃吧。样子虽然不好看,但味道你应该会喜欢。”

小姨母是那样明媚的一个人儿,每天都想着法子给她做好吃的,想着法子哄她开心。虽然她做的吃食真的很难看,味道也未必好,但每次看着她为自己捣鼓吃的,单纯地觉得很开心。

原来好好儿仙草冻是这样的,真的如姨母所言,闪闪的像是水晶,凉凉的有雪的味道。

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柳夷光,现在她几乎能够肯定,这个小丫头就是……

小丸子玩累了就睡,端亲王妃让奶妈将他抱到房里睡着,寿阳郡主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郡主,奴婢……”

看着她的脸,再听她自称奴婢,寿阳郡主忽而生了气:“让你坐过来你就坐!”

美人一怒,她立刻就怂了,闷声跪坐到寿阳郡主的边上。

端亲王妃玲珑心肝,又知道她的性子,自然也不难猜到她为何突然发难。就连自己,看着阿柳这个样,心里也不好过。

只有柳夷光,还在揣测着寿阳郡主的心思。这么喜怒无常,不亏是祁岩的亲姐姐。

寿阳郡主也知道自己吓到她了,调整了一下心情,挤出一个笑来:“你长得像小姨母,但你这性子也同小姨母差太多了。”

柳夷光哭笑不得,原来又是一个看着她怀旧的。

她不知道同她长得极像的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性子,想来这种世家大族的姑娘,自然不会像自己这样畏缩。

“阿柳除了这两样点心,还会做其他的点心么?我平时就喜欢吃些甜的,只是我府里的厨子做的点心都不大合口味。”

她对帝都的甜点了解得不多,她病中时,王妃赏的那一盒栗子糕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您喜欢什么样的点心?奴婢看能不能做。”

端亲王妃见她们现在所谈甚欢,便抽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女神不在,单独和郡主相处,她隐约有些不自在。顿了顿又说:“奴婢在乡下长大,也没见过什么世面,都不知道有帝都有什么样的点心。”

“那你这样好的厨艺都是谁教的?你做的这两样点心,我还是第一次见。”寿阳郡主不经意地问道。

柳夷光笑笑,回道:“奴婢打小就喜欢这些,倒也没有特意同谁学过。但凡见过的、吃过的,都能做出来。偶尔自己也异想天开的瞎捣鼓。”

瞎捣鼓?这点倒是和小姨母如出一辙。

这让她生出了一丝希冀,也许小姨母还活着,躲在乡下的某个地方,隐居起来过着她想要的小日子。如果小姨母有女儿,或许就应该是阿柳这样,拥有一身好厨艺。

见寿阳郡主陷入了沉思,她自然也不多话。她问的这些话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说法她能不能相信。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 状态:连载
  • 类型:虐恋情深
  • 作者:被打的兔子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开始,阿柳仅仅只是想当个食神;然而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下属认她为主!还让不让她当个单纯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世英年早逝,今生格外惜命,山野长大的阿柳是奴身,所以这辈子是不打算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今日河里捞一道小鱼小虾,明日上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又惬意。被主子点名进府当厨娘,赶紧先找个大腿抱抱。可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写字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