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结局(第1/5页)

作品:《黑暗游戏[无限]

苏禾大步跑下楼梯间,在拐角处停下,端起一把造型诡异的枪,冷冷注视着自己跑来的那个方向。

在【黑暗纪元】熬过了十几个区域,严渊送给苏禾的护体金纱衣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失去了所有防御能力,苏禾依然舍不得扔掉,将它编成一条领巾,系在领口上。

有沉重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咚咚”的跺地声越来越近。

苏禾深吸了一口气,从背包里取出一枚金色硬币,塞进了里那把怪异的枪。

那是一把**,像是用藤蔓组成的,枪口处还盛开着一朵妖艳的玫瑰花。

将金色硬币塞进弹匣,这把黑漆漆的枯藤枪,顿时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玫瑰也随之布满整个枪身。

楼梯上,有一个身材巨大的“虫子”爬了下来,它长着人类的身躯,整个身体却像是由各种各样的虫子拼接而成,它有柔软可伸缩的蛆虫腰肢,有锋利的螳螂双镰,有坚硬的甲壳和薄膜翅膀,有十几对复眼,有长满纤毛的六双腿。

看到这个鬼东西出现,苏禾立即扣动扳。

枯藤枪瞬间开满玫瑰,玫瑰色的光柱从枪口处喷出,夹杂着大量的玫瑰花瓣,直接命了那只大“虫子”。

在满楼梯间的玫瑰香气,“虫子”被这花哨骚气的一枪崩的只剩下满地碎片和绿色汁液。

粉红色的玫瑰枪再次恢复成枯藤模样,枪口的那朵玫瑰也变成了一个花骨朵。

当“血色地球”的系统受到了损坏,世界都融合在一起,变成了【黑暗纪元】之后,很多规则也变了。

就比如说,如今的储物空间,就是苏禾这条裤子的口袋。

受迫于这种条件,苏禾只能一直穿着这条同样的黑色工装裤,哪怕它已经破的被补了十几次,也只能穿着它,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随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各种物资。

在口袋里摸了摸,苏禾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剩下五枚【玫瑰金币】。

就是刚才开枪攻击虫怪用的那种金币,在这片区域里,到处都是变异的虫怪,而虫怪们最怕的就是植物性武器。

【黑暗纪元】里没有什么剧情提示,甚至不一定有活下去的条件,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争取,夹缝求生。

之前的十几个大区,都是苏禾和严渊并肩作战,一路摸爬滚打下来,苏禾对严渊的依恋也越来越深。

严渊也一点点打开心扉,找回了正常人该有的感情,虽然那感情还很淡,他表达情感的方式也很笨拙,但苏禾能感觉到,他也很在乎她,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那种介乎于战友和暧昧之间的情感,支撑着苏禾在这恐怖的世界里生存了下来。

究竟这样毫无希望的过了多久?

年?

好像有五年了。

在这毫无规则,扭曲的世界,苏禾和严渊并肩走过了大概五年的时间吧。

这里的时间规则并不准确,苏禾也算不清自己究竟呆了多久,只能从自己月事的次数大概算一下。

或许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也或许只有一分钟?

两人扶持相依五年,可是就在这个大区里,她和严渊走散了。

他们搜集到的大部分玫瑰金币都保存在了严渊那里,因为严渊擅长用枪,苏禾并不擅长,她就只留了十几枚。

现在走散之后,苏禾不得不拿枪自保,现在只剩下五枚玫瑰金币,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和严渊重聚。

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之,力量规则飘忽不定,严渊有时候可以恢复自己现实

的伤害,有时候又弱的不行,受了几次挫折之后,严渊的蛮勇已经收敛了很多。

这一个大区里,严渊恢复了原本的实力,所以有些飘了,在追击一个大型虫怪的时候,严渊只顾着去杀怪物,忘了苏禾,两人就这么走散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能找到她。

苏禾在满楼梯的花瓣碎片翻找了一下,很遗憾,没从虫怪的尸体里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得赶紧离开这里,玫瑰枪散发出的香气太浓烈,会将更多的虫怪吸引过来。

苏禾在这栋破旧的楼房里穿梭,很快就找到了通往天台的入口。



最新玄幻小说: 始皇传承震惊!她携神兽改命,带飞全族玄幻:开局三处丹田,我也不想无敌啊!穿进修真界后,我成了万恶之源系统:我在亮剑世界爆杀鬼子重生到龙族选妃这一天,我吃瓜始皇家的好圣孙战死后,全宗门都在求我回归重启后,我把太子让给了凡间女隐藏身份后,我在宫中横行无忌假太监:从皇宫开始纵横天下毒士:以身入局,自请女帝诛九族孤王患妻争名夺利世子先别死,夫人有喜了[柯南]掺水真酒自救手册我的独立日万春街凶奶奶是年代文真千金男团选秀,吃瓜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