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 灾变(四)(第1/2页)

作品:《赘婿第二季

小瀛洲头发生的一场群殴,持续的时间,其实算不得长。

当这骚乱的消息传到主船之上,陆知府还在与一众学子友人谈论有关杭州附近的局势。他今年四十七岁,正是年富力强,官场之上的黄金年龄,如今又是在杭州这等富庶之地当知府,这一任只要不出大的岔子,此后前途便是不可限量。

如今的杭州府西南一带有方腊为祸,但对于陆推之来说,问题并不大。杭州是商贸重地,水运发端,有武德军专门镇守,便是匪患再盛也是被拒之于门户之外。

但当然,对于那些许久未出杭州府,不曾涉及险地的众人来说,方腊之祸,也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般平静。如今杭州西南的众多州县都已经被席卷进去,匀富分地,杀官造反,连带着因一系列秩序崩溃而引起的饥荒,饿殍满地,这些事情,都是在杭州偏安的众人难以想象的,陆推之与坐中数人固然有些消息,但自然无需跟众人说得太多。

这时针对方腊的起义,江南一带,南有陈士胜统领的武威军,北有康芳亭的武骤军,而武德军在杭州截其东路,至少在绝大部分人看来,匪患的扩散,都已经得到控制。而今最重要的还是针对金辽两国开战,国内蓄势欲发的请战情绪,只要七月之后,陆推之这边守住水运粮道,保证国内后顾无忧,异日一战而定燕云,这千古功业,便少不了他陆推之的一份。

“……故此,康芳亭年初用兵,方腊之流遇之,无不望风而逃。此患虽非纤介,但可虑者确实不多。倒是秋收前后,那等大事,还需诸位助我一臂之力才好……”

陆推之说到这里时,便有兵丁进来,朝众人报告了下面发生的骚乱。这第一轮消息自是简单,一入赘夫婿,与丫鬟勾勾搭搭,被人撞破之后,竟然行凶伤人,如今已连伤十余儒生,而最重要的消息,还是楼家的次子楼书恒也被殴打,摔入湖中。

“竟有此等狂徒?”陆推之乃个性沉稳之人,手在身边的茶几上拍了一下,拧起眉头,“是哪家的来人?”

“不知,似乎……并非我杭州人,乃是自江宁过来的商户。”

那报信者说完这些,厅内众人一时间都已愤然起身:“竟有此事?”

“欺我杭州无人么!”

“一入赘之人也敢撒野,陆大人,我出去看看!”

这些人义愤填膺,陆推之也已经皱着眉头起身:“此人现在何处?出了这等事情,莫非安排在下方的军士竟不能制止?”

到得他这等地位,凡事已极少听信一时激愤的片面言语。那报信的军士是见了出事、情况不妙便过来,对于下一步的发展并不知情,只好说“已有人前去制止”。这时厅内已经有人愤然出去,查看究竟,陆推之大步而行,也欲出去看看,便有另一中年男子进来,对他行了礼,这人乃是他身边的幕僚,名叫卓庆然,大抵也在外面看了事情经过,陆推之询问一句:“庆然,那狂徒如何了?可曾拿下?”

卓庆然将方才有人拔刀随后被制住的事情说了,随后微微压低了声音:“……其后袁副将赶到,与其交手,双方拼杀一记,此后对峙片刻那人方才……”

“那人竟与袁定奇拼杀对峙?”陆推之皱着眉头打断了对方的说话,那袁定奇乃是武德军中一名副将,据说武艺高强,陆推之也是认识。卓庆然愣了愣,随后点头。

“只是一刀,未分胜负。对峙片刻后那书生方才弃刀,也是因其妻子赶到,而且人群之中楼舒婉也出来制止双方动手,似乎与这对夫妻认识。学生见此事或有蹊跷,因此来报告大人,不可轻忽。而且那人所持的乃是钱公所发请柬。”爱读免费小说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

“钱公还是钱府?”

“钱公。”

“知道了,且去看看吧。”

陆推之点了点头,如今杭州几家,钱穆汤常,数钱家声名最盛。但钱希文养望,平日走访讲学,平易近人,于各种牵涉利益的琐事却并不插手。数年前杭州大旱,立秋的那场聚会乃是钱希文主导发起,那是因为大局。也是因为他、穆伯长、常余安等人的名望,时任知府的熊汝明才能将那聚会办好,也成为熊汝明日后升迁的最大政绩。

而当年大事过后,钱希文便不再为第二年的各种琐碎操心,钱府的利益,自然有钱氏宗族的众人为之维持。这样的情况下,由钱希文亲自发出的帖子与钱府发出的帖子,当然是有着不同的意义。

这边还未过去,大厅当中,已经是一片吵嚷之声,众人都已经在涌上主船了。若还是在船下,陆推之倒是可以下去,这时候却不必忙着现身了,他在侧面厅堂里等候了片刻,听着那边局势的发展。

这时候众人愤怒的似乎都是江宁人来杭州撒野之类的事情,但想来行凶者受伤者都已经上了船,又有方才的打斗事件,这时倒没什么人再冲动。而人群之中,似乎也不是一面倒的倾向这地域之争,犹有几名年轻人在与众人争吵,似乎是试图为那行凶者辩解。陆推之知道这几人都是钱家后辈,想来那人拿出请柬之后,钱家这几人虽然不知道内情,却也已经开始主动站队。

钱希文在杭州或是钱家声望都极高,但在陆推之看来,这一次钱家几名年轻人的站队恐怕没什么用。地域之别,那人毕竟是犯了众怒,自己只能偏袒杭州一方,而就算拥有钱希文发的请柬,也不见得双方真有多深厚的关系,以钱希文的名士性格,他在乡下讲学遇上悟性稍高之人,一时兴之所致发张名刺、请柬也不是难以想象,要说真有多大的利害关系,可能性却是不大。

他现在一来疑惑钱希文的态度,二来对于这事情也是感到稀奇的。打了十多人,能与袁定奇对峙的,想来该是三大五粗的汉子,但听说却只是一名书生,说是赘婿,随后传来的信息却道他可能是江宁有名的才子。一时间,他倒也有些好奇,想看看外面那人到底是怎样一副样子了。

有热闹可看,众人往船上聚集的速度也是极快,不多时,卓庆然进来说局面已经差不多了。陆推之起身出去,经过船舷时,倒看见了钱家的大管家钱愈,正被人引着往这边来,对这位老人,陆推之并不怠慢:“老先生可是听说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不知钱公的意思如何?”



最新历史小说: 兴晋大宋天朝之裂变旅唐三国:我是帝师王越之子重生为赵昺,我为大宋续命五百年三国:羊奶肉包,我竟黄袍加身了身怀绝世神功,攻略三国美人我的夫君柔弱不能自理新婚夜和离,替嫁医妃宠冠全京城陪葬夜,我让战神王爷起死回生穿成幼崽被小哥哥捡去当小媳妇养全员反派读我心后,我嘎了男女主小师妹有空间穿越之我全家都是反派吃大瓜!瘫子读我心声后站起来了玄门神算卦太灵,火爆全京城!宠妾灭妻,重生我退婚渣男嫁王爷人在修仙界,白月光选择跟反派混搬空敌人库房,医妃带崽流放逃荒穿成团宠小师妹,干翻修真界